美即怨敌

三只小猪爱读书
2020-04-29 看过

01

三岛由纪夫(Yukio Mishima,1925年1月14日 - 1970年11月25日),原名平冈公威,出生于日本东京,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今东京大学),是日本当代小说家、剧作家、记者、电影制作人和电影演员。崇尚唯美主义,作品辞藻华丽,工于古典笔法。主要作品有《金阁寺》、《禁色》《丰饶之海》等。

他一生著有21部长篇小说,80余篇短篇小说,33个剧本,以及大量的散文。其中有10部曾被改编成电影,36部被搬上舞台,7部得过各种文学奖。西方媒体常将其与海明威、达芬奇相提并论,在世界范围的影响力甚至超过川端康成。他是著作被翻译成英文等外语版本最多的日本当代作家。日本设立了纪念他的三岛由纪夫文学馆。

被烧毁的金阁寺

美即怨敌——浅谈《金阁寺》

“金阁犹如夜空中的明月,也是作为黑暗时代的象征而建造的。因此我梦幻的金阁以涌现在其四周的暗黑为背景。在黑暗中,美丽而细长的柱子结构,从里面发出了微光,稳固而寂静地坐落在那里。不管人们对这幢建筑物做什么评语,美丽的金阁都是默默无言地裸露出它的纤细的结构,必须忍受着四周的黑暗。”

——三岛由纪夫《金阁寺》

02

重建后的金阁寺

《金阁寺》是日本作家三岛由纪夫创作的长篇小说,于1956年连载于文艺杂志《新潮》一至十期,并于同年推出单行本。该作讲述生来为口吃苦恼的青年沟口从贫穷的乡下来到金阁寺出家以后,终日沉迷于金阁之美,幻想在战火中与金阁同归于尽的壮美场面。然而战争的结束使这一愿望永远化为泡影,绝望之余,他毅然将金阁付诸一炬。《金阁寺》取材于1950年金阁寺僧徒林养贤放火烧掉金阁寺的真实事件。林养贤口述其犯罪动机为“我嫉妒金阁的美”。

三岛由纪夫,无疑是日本近现代文坛乃至世界近现代文坛最具争议性的一位作家,每每提及他,人们总是难以给出确切的概括,任何对于其思想及行为较为绝对的结论,往往是能够被轻易推翻的。在这里,笔者先不做过多赘述,有机会再同大家分享笔者对其的一些研究与思索。发表于1956年的《金阁寺》无疑是其最负盛名的作品之一,这部作品在艺术表现上一如其一贯风格,依然是一副独属于三岛由纪夫的笔墨——奇思妙幻的构想,云谲波诡的情节,诗意充盈的描摹,汪洋恣肆的文字,不厌其烦、发人警醒的哲学思辨等等,虽未能像其“人生最后杰作”《丰饶之海》四卷那般将这一切特质展现到几乎完美的程度,但不得不说,这样的风格实在独特,全篇的文字简洁有力而同时显得威严华丽,在日本作家中,这种风格显得相当突出。

三岛由纪夫生前照片

笔者来回读过几遍《金阁寺》,所产生的感悟实在太多,其中相当一部分恐怕主观性过强,故在此,且向大家分享阅读此书后的两层解读。

其一,仿若落樱凋零般的寂灭之美。提起日本这个国度,便免不了想到樱花,在我们的印象中,樱花的情态似乎即象征着日本的美、日本的风韵。在笔者看来,樱花确实能代表日本的某种独特审美——寂灭之美。诚然,每当早春樱花盛放之时,片片粉嫩花瓣沐浴在温和的光线下,微风将其娇羞的清甜气息送到每个角落,这样的情景自然是美好的,纯洁而高尚。然而,樱花之美恐怕不仅在于情态,更在于其短暂的生命。在最为绚烂之时零落,此种情景无疑展现出一种悲情的美,瞬间的美是残缺的美,残缺的美是永远萦绕于人心头挥之不去的美,如若樱花终年盛放,它的美只能是情态的美,而一瞬间消逝的短暂的美,富有更多的意义。《金阁寺》中,主人公沟口一方面沉溺于金阁的美,一方面在战后执着于烧毁金阁,“假如我将这明治三十年指定为国宝的金阁付之一炬,这便属于纯粹的破坏,金阁势必无可挽回地归于毁灭,从而将人创造的美的总量确凿无误地减少一部分。”这样的心理无疑指向了寂灭之美的概念。当然,展现这种寂灭之美显然不是《金阁寺》所要表达的终极思想。

其二,美即怨敌。《金阁寺》中,在天皇宣布投降的当晚,金阁寺住持一如往常给主角在内的一众僧人讲课,所讲内容是禅宗一桩公案——出自《景德传灯录》卷八《池州南泉普愿禅师》的“南泉斩猫”,说是南泉普愿座下东西两堂的僧人争要一只猫,南泉普愿禅师遇见后对众人说道:“众人得道,即救取猫,道不得也,斩之。”随即将猫斩杀。普愿弟子赵州和尚外出归来后,普愿把经过说给他听,赵州和尚听了,脱下鞋子放在头上走了出去。普愿说:“刚才若你在场,猫儿恐怕就能得救。”此为禅宗千年难关,历来众说纷纭。然而,结合小说情节,我们不难发现这一禅宗公案即是整部小说的缩影。南泉和尚斩猫,是因为他认为美与道无法共存,这只猫是可爱的,是美的象征,然而它引发了两堂僧人争执,丧失了理智而面红耳赤的争吵,因而美是会诱发出邪念的,美是理智的怨敌,是道的怨敌,南泉和尚认为美与道相斥,故而将美摧毁,将道的对立排除。鞋子本是方便人行走的穿着物,举在头顶,便丧失了原本存在的意义,即毁灭美的形体,美这一属性永远不会泯灭,美是永恒的,要使美与道并存,必须接纳美作为怨敌邪恶的属性。原本作为方便人行走的穿着物顶在头上之后只会碍事,正如美引发出人的恶意则会背弃道,美无法根除,只能够被接纳。小说中的柏木对主人公沟口说:“或许有朝一日,你成为南泉。”沟口正是无比懂得金阁的美,方才将它烧毁。

“由吹奏者完成的短暂的美,将一定时间变为纯粹的持续,义无反顾,绝不重复,虽如蜉蝣一般短命,却是生命本身完美的抽象,是创造。再没有比这种美更同生命相似的了。”三岛由纪夫在《金阁寺》中如是写道。即便不依附于作为媒介的实体,美已然永恒。

书目原文赏听 经典音乐推荐 更多精彩内容 敬请关注我们的公众号:三只小猪在读书

1 有用
0 没用
金阁寺 金阁寺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金阁寺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阁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