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放弃活着的理由

一颗小豆豆
2020-04-29 看过

他始终都在寻找着,一个放弃活着的理由。

文人们总在追求“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无论哪一种,都要做到机智,才算不枉费人间走这一趟。39岁自缢身亡的袁哲生不同,他这一生的命题似乎都围绕着“死亡”展开,凝视死亡,从渴望躲藏的少年,到浑浑噩噩的中年,他一直生活在生与死的灵魂交界处,不断被拉扯着,想张开嘴呼救,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声音。

他一直都在为自己找到死去的理由,这其中有各种情感交织导致。

关于亲情,在《父亲的轮廓》中,这个理由被直白地揭露:“在我不觉生命有何可喜的脑筋里,的确曾经生起过自杀的念头”,而这个念头产生的年纪,不过是在十二三岁。北宋范仲淹曾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被视为品德高尚的代表,可是真正的无欲无求是否就代表着生命无何可喜呢?人这一生中,始终在被各种欲望拖拽着,渴望金钱,渴望权力,渴望健康,渴望情感,然后这种渴望在推着你向前,做出下一步的选择 。可对于这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来说,日复一日被母亲以一些小事向其兴师问罪此类的琐碎打扰,生命了无生趣,进而生起自杀的念头,唯一给予安慰的是自己父亲。在偶然的夜晚,父亲来到“我”的房间,留下一张纸条,聊以安慰。父亲是懦弱的,他和“我”一样被母亲控制着,不敢反驳,父亲的存在令“我”自杀的念头逐渐消失。可是作为“同类”身份存在的父亲却在中了一笔大奖之后出走离家,最终死于一场离奇的车祸。之后,“我”自杀的念头再次生起----

《木鱼》中,“我”是个中年男子,大腹便便,衣着邋遢,与妻离婚独居。毫无疑问,他是个失败的人,在前妻面前没有话语权,在孩子面前没有威严感,唯一让他感到温暖的,是那些与母亲之前的回忆,可母亲,已经去世多年了。人常常说,父母在,人尚有来处,父母去,人便只剩归途。他渴望得到母亲所处那个世界的安宁---

关于爱情,《密封罐子》中,他与妻山居在偏僻小镇中的一间日式木屋,院内有一株山茶花,他与妻在镇上的学校教书,每天与孩童作伴。妻子一直未曾怀孕,他也不清楚妻是否愿意怀孕,时光河流就这么平淡地流淌,直接七年后妻意外离世。他挖出多年前他与妻一同埋在山茶花树下的密封罐子,里面有两人想对对方说的话,当时他只当玩笑就留下一张空白纸条,可那挖出来的罐子里头,只剩下他的那张。妻早已将她自己的拿去了,至于她写了什么,永远都没有人知道了。婚姻中,他不曾懂妻,妻也未曾懂他,就如同那个提着铁罐灯笼追寻孩子的那个夜晚,他远远地看着妻的影子,并永远地丢失了她。

通篇文章字句幽深冷静,看似平淡,却有深意,我尚未能读懂一二。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寂寞的游戏的更多书评

推荐寂寞的游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