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很“真实”?——读《马斯洛人本哲学》

小乐的笔记
2020-04-29 看过

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很“真实”?——读《马斯洛人本哲学》

作者 小乐

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很“真实”?

——读《马斯洛人本哲学》【R1】

第8篇

本文要点:

l马斯洛——我人生的黄金时期

l背离马斯洛

l批判马斯洛的声音很多

l再读马斯洛:尊重悲伤

l“真实”源自放弃自我压抑

我每周都会去做心理咨询,分享自己这一周的生活。上周咨询,我和咨询师聊了聊自己小学和初中的经历,不知为何,咨询过后,我感觉自己变得非常“真实”。

回去的路上我也更加自信,甚至走路也带风。在那一时刻,我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愿望——真实真好,我要努力成为一个真实的人。

事后,我和咨询师分享了这则经历。咨询师不知道答案,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有种感觉,这和马斯洛(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的理论有关。

马斯洛人本哲学

马斯洛——我人生的黄金时期

和朋友,我总说马斯洛是我的起点。他们不理解,这很正常,很多人甚至不知道马斯洛是谁。稍微提醒下“需求层次”或“需求金字塔”,他们也许会记起大学上上过的课。毕竟,太多学科在分析人类需求时都会用到马斯洛的需求理论,因为它太有名了!可是,有多少人又真正读过马斯洛?了解他的其他理论?

青年时期的马斯洛

高二上学期时,我陷入到感情危机中,当时没找到出路,无意间在我妈书架上发现了几本书:《马斯洛人本哲学》、《叔本华人生哲学》......当时一心在意学习成绩、只看辅导书的我,这样的书对我非常新鲜。

我翻了翻,完全被震撼到了。

从高二下学期起,我仿佛变了一个人:我变得更加自信,不再是一味地为了成绩而奔波。

我开始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如篮球、排球、音乐等等;在人际关系上我也从一个内在的、自我封闭者变成了一个开放的、悦纳的自我实现者(当时我就这么认为的)。

我感受到我完全变了,成了不一样的我,我的人生目标也变得非常明确——成为一个自我实现者,发展自己的潜能。

对写作初感兴趣

从那时起我开始热爱写作。一方面,写作是我输出价值观的一种方式,另一方面,我的作文老师经常会在班里读,这让我有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成绩上,虽然不是年级第一,但也是年级第七,不过在当时成绩对我已是过往云烟。

高二,马斯洛带我进入了人生的黄金时期。那时,我觉得我是成功的人。

课堂上的马斯洛

背离马斯洛

不过,好景不长,因为马斯洛理论强调人的发展,并倡导接纳、开放的态度,这使我对各式各样的知识如饥似渴,自然会接触到与马斯洛相冲突的文字和观点。

比如,周国平、禅宗......这些比较“看破红尘”的书(当时一直觉得周国平的书带有种“暮气”),至少在我看来,马斯洛是积极进取的。

最后让我对马斯洛产生怀疑的是马克思。尤其是这段文字: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接触马克思使我开始重新思考

很显然,马斯洛的“自我实现论”、“高峰体验论”在马克思的慷慨激昂下显得十分苍白无力。我开始怀疑马斯洛理论的正确性,因为同马克思的伟大理想相比,“自我实现”是一种只考虑自己成长的渺小的快乐。

接下来的时光中,我一直在思考: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我应该追求马斯洛的自我实现还是马克思倡导的社会价值?

这个问题没有人回答我。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答案。

就这样,我离马斯洛越来越远了,高三起,我不再相信他的理论。有趣的是,从高三起,我也不再有那“成功”光环。

批判马斯洛的声音很多

在大学时候,每每不顺心时,我都会想到马斯洛,想起高中时因为坚持马斯洛理论所享受到的“红利”,那是我人生中的黄金时期。

开始深入学习和研究

大学,学校有图书馆,对马斯洛的认识也更加全面。我自己也曾在大三组织同学,做了关于以马斯洛、罗杰斯为代表的人本主义心理学研究,写了一篇论文,尽管很水,但是对我却是一次重要的成长。

我了解到,批判马斯洛的声音很多。不仅是马斯洛,甚至马斯洛所在的人本主义流派,过分使用现象学的方法、缺少实证的风范(不是说不讲究证据,只是方法上。看看现在心理学教科书,再看看马斯洛的,很容易发现区别)是其硬伤。

同时,还不乏有人对马斯洛观点的质疑:如需求层次划分的准确性、自我实现者的特征带有马斯洛自己的偏好色彩、马斯洛研究的样本范围等等。

人本主义——这一心理学的第三思潮,还真是众矢之的。

再读马斯洛:尊重悲伤

咨询后的那晚,我又翻了翻7年前读过的书:

马斯洛认为驱使人类的是若干始终不变的、遗传的、本能的需要,这些需要很容易被扭曲,但是却是人类天性中固有的,文化不能扼杀它们,只能抑制它们。

马斯洛将人的需求分为三大互相重叠的类别:意动需要(Conative needs)、认知需要(Cognitive needs)和审美需要(Aesthetic needs)。其中意动需要就是我们常看到的需求金字塔: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爱与归属的需要、尊重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金字塔

马斯洛观察到,需要满足时,机体会出现很多无目的行为,允许自己变得懒散、松弛、被动,允许自己享受阳光、玩耍嬉戏、观察微不足道的事物、漫不经心等等。

自我实现的人对世界的看法也会不一样。世界对他们来说不是危机四伏的“丛林式”世界,而是可行的高统治世界,人人都有对世界和他人的感情,有大哥哥般的责任感和对世界的信任感,而非敌对感和畏惧感。

后退并不一定是我们的敌人

马斯洛看到人身上具有双重引力,一方面是前进,一方面是后退。但是,马斯洛并不以后退为敌。

“学会尊重和理解这些力量,就使得帮助自己和别人健康成长的可能性变得大多了。”(111)

《马斯洛人本哲学》P111

这样的看法同样体现在对一些负面的情绪上——如悲伤和痛苦。马斯洛认为,我们必须正视合乎需要的悲伤和痛苦的问题以及它们的必要性。

“如果悲伤和痛苦对于人的成长有时是必要的,那么我们就必须学会不要机械地去保护人们免受痛苦,抛弃痛苦始终是坏的观念。”(95)

“悲伤和痛苦有时可能是好的和合乎需要的。溺爱意味着不让人们经历悲伤,保护他们不受痛苦。在一定的意义上,溺爱反而意味着不太尊重个体的完善、内在本性和未来的发展。”(95)

《马斯洛人本哲学》P95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段。

“真实”源自放弃自我压抑

那么回到最初的的问题:为什么在上次咨询中我会有种强烈的“真实感”?

我读到马斯洛的这句话:

“有时人格问题可能是:一个人在竭力反抗他的心里支柱,或是反抗对他的真正内在的本性的压制。”(95)

对自我压制说‘NO’

我忽然意识到,真实感,源于对自我压制的反抗。

很多时候,外在经验内化的自我会给自己提很多要求,比如,不随便倾心于他人,不随便评论他人,沉默是金......

但是,自己本性却是——想要同他人有更亲密的关系;想要有深层次的交流;想要表达内心真实的看法,哪怕对别人是一种批评;想要发表自己的意见,哪怕很声音很微弱......如此种种,均相违背。

这次咨询之所以让我有种强烈的真实感,便在于我没有在乎平日经验对自己的要求,而只是说了我心里想说的话,表达了想表达的情感,说出了我想说出的观点。

晚年时期的马斯洛

为什么我会在面对“真实感”时想到马斯洛?或许正是在黄金时期我就曾体验过这样的感觉,潜意识里储存着这样一种联系——“马斯洛人本主义”不压抑本性,成为你自己想成为的人。

为什么马斯洛是我的起点?或许这是一个答案吧。

参考书目:

【R1】成明.马斯洛人本哲学.九州出版社:2003.

编辑|yz

喜欢我的文章就给我点个赞吧~欢迎收藏转发给更多可爱的小伙伴阅读,你的鼓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马斯洛人本哲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马斯洛人本哲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