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游戏》为什么没有出现期望的一幕,一个自杀者眼中的世界

时三省
2020-04-29 看过

《寂寞的游戏》为什么没有出现期望的一幕,一个自杀者眼中的世界

拿到《寂寞的游戏》这本书,首先感到疑惑的是,一位能写出屡屡获奖作品的小说家袁哲生,为什么在38岁的时候,就以自杀结束了生命,文如其人,从他的作品中,一定可以寻找的答案,我是这样认为的。

慢慢的阅读这些稍显晦涩的文字,期望能够发现袁哲生悲观厌世的文字基因,仿佛这基因就是一种必然,只有它存在,才能致使作家的自我毁灭,我是这样认为的,然而,犹如小说描写的那样,我没有等到意料中的尖叫,只能自己嚼手中的糖,这就是作者给我们的世界,一个寻找不到灵魂的世界。

这个世界是寂寞的,没有人会关心你的存在,即便按照规则游戏,也可能会被忽视。

我躲在树梢上,躲得很好,自认为可以像其他人一样,被发现时,可以尖叫起来,然而,却没有被发现,期望中的场景没有出现,我只能自己结束躲藏,这是一个没有人参与的游戏,我只是在和自己捉迷藏。

这样的场景描写在小说中比比皆是,“我”一直在期待什么,然而,却什么也没有等到。

老师也一样,他给了流鼻血的学生一张纸条,要给学生家长一些说明,谁想,说明的对象根本不在乎他儿子是不是上学了,而我,要对这位好友一些关心,却得到了不耐烦的对待,当场还有一些尴尬,也许还有点无所适从。

无人关注你的存在,这也许就是一个寂寞的世界,我们只是在和自己玩着寂寞的游戏,就面对寂寞而言,好友显然比我做得更好。

他用废品改造出一个潜水艇,怡然自得的玩着潜水的游戏,不需要观众,更不需要掌声,他的心是宁静的,我也跟着模仿,甚至被老师责罚,打上“游手好闲”的标签。

这就是作家给我们展现的世界,无所适从,而且还有些无序,包括抗争,包括爱情。

狼狗,是“我”儿时的伙伴,他是一个令全世界都躲着他的人,因为,他与这个世界密切的结合,和他父亲互相咒骂,让讨厌的人举椅子半蹲,一次次的进监狱,也一次次的在身上增加刺青,这并不是消遣寂寞的最好方式,至少,监狱不是一个受欢迎的地方。

相对伙伴,“我”还有一些追求,那就是爱情,多么美好的邂逅,心中的女神竟然提供了帮助,还能和她一道走过一小段路,这是多么令人幸福,直到“我”勇敢的表白,在她的抽屉里留下一张纸条,幻想能一起参观展览,事与愿违,只有期望,她永远没有看到那张纸条。

这就是小说《寂寞的游戏》中那个十三四岁少年的世界,懵懂初开,却遇到一个无法理解的世界,按照规则游戏,却等不到意料之中的尖叫。

世界可以忽视我们,然而,我们却不可以忽视世界。

在《遇见舒伯特》,“我”要去探望自己的老师,当初反对“我”放弃继续学业,要去当记者的老师,竟然不认识了“我”,不得不以采访的名义,才能接近他,可是,双方的交谈竟然没有一句能对得上的交流,老师和“我”完全成了陌路,再也无法走入彼此的心灵世界。

无法主动走进他人的生活,我们却不得不面对生活的安排。

《送行》中那位看着自己儿子被戴上手铐的父亲,那是他的大儿子,一个企图离开军营的逃兵,正在被两个宪兵押着,他无法为大儿子套上衣服,父亲的身边还有一个小儿子,要送他去学校,期望他早一点温习功课,然而,小儿子所期望的是,早一点能和朋友打棒球,而他却一直都没有等到同学的到来。

这就是我们不可以忽视的世界,我们期望能在生活中遇到什么,发生什么,因为我们还活着。

这种感觉在《父亲的轮廓》中,更显得突出,父亲是一个相对懦弱的人,只能在“我”入睡之后,进入房间,给“我”留下一些安慰的话,还有一些钱,父亲的背后,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母亲为什么那么强势,后来父亲为什么离家出走,以致命丧路旁,小说都没有交代,我们只知道,这是一个被生活的车轮裹挟着前行的父亲。

我们必须生活在一个世界里,不管我们愿不愿意,都将被裹挟而行。

没有等到意料中的尖叫,游戏在寂寞中结束,这是生活的安排,是我们不得不接受的结果,面对生活,我们却不能随意的放弃和反抗,这样做的代价太大了,忽视生活的存在,对人而言,是做不到了,袁哲生在他的小说里描写人的寂寞和无奈,人只能是一种被安排,被操控的命运。

该怎么做,在我们内心之中需要这样一个答案,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就是那一个效颦的东施。

为什么会有一种期许,其实,就是我们依据所认知的规则,幻想践行这些规则之后,得到某种结果,这种结果是曾经得到过某些人的验证,即便那些规则是不成文的,是我们一厢情愿的。

我就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在寄宿制学校求学的时候,某一天,班主任老师来检查晚自习,他听到某个同学生病了,不但没有责备,还亲自到寝室里探望那位同学,后来的某一天,我也感冒头疼了,也缺席了晚自习,也知道那天是班主任老师查夜,躺在床上,期待着老师的到来,甚至还打了腹稿,要好好在老师面前说上几句得体的话。

然而,直到睡觉铃声响了,都没有等到老师的脚步声,时隔多年,当时那种落寞的感觉仍记忆犹新。

我们不是生活在世界的中心,没有人会围绕我们转,即便有某种规则,也不能就注定他人必须遵守,有时,很有可能会被无视。

这让我想到了那位效颦的东施,她很想得到别人的赞美,以为把手放到胸口,做出疼痛的样子,就会有人怜惜,没想到却成了千古笑话。

我们无法走入别人的内心,也注定不能决定他人的行为,特别在今天,没有那么多的因果,也没有那么多的必然,事情有多样性,情况也更加的复杂,人们拥有更多的选择,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世界,要想都认识,都掌握,这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袁哲生用他的笔,给我们展现了世界的复杂性,特别是我们的精神世界,在这其中,他找不到一种解决的方式,感到无奈,于是,他想到了灵魂,人应该有一种灵魂,顺着灵魂,可以认识一个人,并发现他所遵循的规则,从而,调整自己的期许,谋求想要的结果,更好的与人相处。

灵魂,缺失了吗?也许,人的身上真的存在一种灵魂,作者不过是用自身进行着一种新的体验。

人有没有灵魂,这在小说的序言中做了一些概述。

如果人有灵魂,那么在行事中就会有规则的限制,就会有所畏惧,对规则的敬畏,遵守规则,那么,我们每一个人都按照规则行事,整个社会不就井井有条了吗?

人究竟有没有灵魂,在小说的序言中,用了称体重的方法来进行探究,其实,就我看来,灵魂不是可以量化的,既然是一种行为处事的规则,这应该是在人们日常生活的习惯之中,对规则的遵守和敬畏。

正如陈忠实在《蓝袍先生》中描写的徐慎行,他的夫子思想已经融入生命,慎独的理念成为他立身处世之本,这就是他的灵魂,离开夫子思想,脱下蓝袍,他就不会走路了。

同样在这部小说里,还有一个家里很穷,客人来了也要去借板凳的人家,却一定要坚持人而无信不知其可的信条,强迫女儿嫁给小时候许配的人家,无论女儿是否真的喜欢对方,在听到女儿要悔婚,他竟然喊出,今后怎样在这个村子里立足的话语。

我认为这就是灵魂,中国宋代的理学就是国人灵魂的概括,只不过,在新的时代,对理学进行了彻底的扬弃,而我们新的价值观还没有形成,所以,有了一种灵魂缺失的感觉。

袁哲生是台湾作家,在台湾,社会的多元致使价值观难以形成,于是,人们就感到一种迷茫,乃至于想进行一种尝试,用自己的生命来证明灵魂的存在,来祭拜缺失的规则,来安慰孤独的灵魂。

写到这里,忽然间找到了作家38岁就自杀的原因,无奈无助,想体验灵魂是否存在,以自己的身体进行一种尝试,用生命唤醒某些真诚的东西。

其实,作为一名作家,能写出优美的文字,有那么的多的读者,对生命的探索,对人性的发掘,仅仅是提供一个参考,而不是范本,自己没有走进一个死胡同,不钻牛角尖,这才是作家的社会责任感。

同时,作家首先也是阅读者,能从各种不同的文学作品中,体验出不同的人生,自然应该对生活中的得失有一种泰然处之的态度,也即是所谓的见多识广,能深入理解作品的精神世界,也能跳出来,俯视这种生命状态,从而形成对人性的认识。

袁哲生用独特的视角来看待社会,分析人性,用优美的文字展现真实的生活,给我们提供新的生命体验,然而对袁哲生的自杀,感到惋惜。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寂寞的游戏的更多书评

推荐寂寞的游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