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是散落人间的星,我们要《活着》

静大头
2020-04-28 看过

家珍与凤霞

这是一本让我觉得无话可说的小说,言语让我觉得自己苍白肤浅。

我数不清自己读了多少遍余华的这本《活着》了,就我自己感触最深的部分,我还是想写些什么。

还记得读这本书的时候,是深夜。

我开着一盏小灯,室友已睡去,我躺着,翻阅着。

温柔的夏夜,体院宿舍一片漆黑,寂静无声。

偶然间传来阵阵微弱的昆虫叫声,夹杂着我断断续续的抽泣。

我想聊聊我最有感触的一句话,我想它也会伴随我一阵子吧。

“二喜、有庆不要偷懒,家珍、凤霞耕得好,苦根也行啊。”

这段话曾出现在小说的开头部分,好像并没什么感触,继续往下读。

待到一切云淡风轻,尘埃落定之时。福贵给自己买了一头牛。同样的话,我仿佛读懂了。

这是福贵对他的牛说的话。

与其说是福贵对一头牛说的话,不如说这是他的自言自语。

他把这头牛当成了自己,给他起名同为“福贵”。

“这牛究竟有多少名字?”

“这牛叫福贵,就一个名字。”

“可是你刚才叫了几个名字。”

“我怕它知道只有自己在耕田,就多叫出几个名字去骗它,他听到还有别的牛也在耕田,就不会不高兴,耕田也就起劲啦。”

说完,福贵笑了。

他或许是想告诉自己,那个跛脚的、老实的女婿二喜没有被四块水泥活活压死。

他或许是想告诉自己,那个年纪小小却懂得为家里分担压力光脚上学放学的儿子有庆,没有为了献血而抽血抽到脸色苍白全身无力,没有活生生被抽干血液而亡。

他或许是想告诉自己,那个善良心细的女儿凤霞,生了苦根后没有大出血,也没有离开这人世。

他或许是想告诉自己,那个得了软骨病的妻子家珍,当初紧紧握着福贵的那双手仍在为自己深爱的丈夫缝衣做饭,那双手没有变凉。

他或许是想告诉自己,那个生下来就没了娘的苦根,还活蹦乱跳得在田地间玩耍,没有发烧,也没有吃豆子。

他或许是想告诉自己,二喜、有庆,家珍、凤霞和苦根都还在这世上,都还在陪着福贵。

但最残忍的是只有福贵自己知道,其实他什么也没有了。昔日的财富、权势、妻子儿女、女婿外孙,一切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福贵自己,和福贵这头牛。

人间的疾苦并不相同,夏目漱石有“今晚月色真美”,林清玄有“人生的黑夜也没什么不好,愈是黑暗的晚上,月亮与星星就愈是美丽了”,而余华却“月光照在路上,像是撒满了盐”。

世间有多少疾苦是道不出的呢?有庆死的那个夜晚的月光究竟是什么样的啊?家珍逐渐变凉的手终究有多凉?凤霞流了多少血?二喜死时怎么会嘶吼自己儿子的名字?苦根这个名字到底有多苦?

也罢。

在时光叠影越来越多的日子里,我们顺着岁月的长河逆流而上。我也才结束人生中的第二个十年。想起我离世的奶奶,意外过世的挚友。这一生我们会遇到很多人,家人、朋友以及爱人。他们爱你,但也会离开你,更会离开这世界。即使人生苦痛,满目疮痍,即使活到最后孤独为伴,无人问津,好好地活着,便是《活着》。

当你经历了这一生,不过是化为尘土。

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陪伴那尘世间仍思念你的人。

0 有用
0 没用
活着 活着 9.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活着的更多书评

推荐活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