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怠的现代人

等待下一站
2020-04-28 看过

现代社会,我们对自己拥有了更多决定权,但为什么现在我们变得如此的紧张和忙碌?

乔治豪威尔的1984,描述了一个充满绝对禁止性的规训社会,在那里否定性的情态动词“应当”控制着一切,但是当今社会并没有往一个极权社会发展。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种社会形态,这种社会形态由健身房、办公楼、银行、机场、购物中心和基因实验室所建构,它名为——功绩社会。

功绩社会逐步消除了戒律和律令,成为了一个自由的社会。功绩社会会使用了另一个积极地情态动词“能够”。然而这个“能够”却造成了现代社会普遍的倦怠感。

(绩效社会的核心特点就是:效率最高化,生产最大化)

作为现代晚期社会的个人,我们工作的目的更多在于获得乐趣或者为了超越自己。我们并非遵循他人的指令行使,而是更多低听命于自己。我们成为了自己的雇主,从而摆脱了负面的、发号施令的他者,但是这种脱离他者的自由并非是一种单纯的释放或者解脱。在这里,自由与枷锁同时降临,规训社会的“应当”产生了种种规定和禁令,与之相比,自由的“能够”甚至带来了更多的束缚,“应当”尚且存在界限,“能够”却没有边界,它是﹢∞,它导致的束缚无穷无尽。

当我们听命于自己时,首先导致了一种奖赏危机。奖赏作为一种认同机制,需要他者或者第三方作为前提条件。我们先在既是自己的雇主,又是自己的雇员。因为我们同自身竞争,我们将在负罪感和匮乏感之中来回摇摆,达到获得奖赏的休止点成为不可能。

在功绩社会中,剥削不再是以异化和来自他者的形式进行,剥削变成了自由和自我实现。这里没有作为剥削者的他者,而是自我心甘情愿地压榨自身,基于一种完善自我的信念。这种剥削伴随着一种自由的感觉,个体实现自我,直至死亡。也许以前的社会比现在更为压抑,但我们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更加自由。

除了上述的自由的枷锁,还有一点就是现在信仰的缺失。生活从未像现在这样短暂易逝,过去由宗教信仰带来的永恒的感受消失了。我们为世界编制的故事失效了,世界赤裸裸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也赤裸裸地面对这个世界,如今生活变成了生存,生命转变成了消费和社交。在赤裸的、易逝的生活刺激下,我们变得过度活跃,以一种歇斯底里的态度去接受过饱和的信息和投入生产,我们逐渐变得难以忍受任何无聊,但正是由于丧失了安宁,积极生活变得绝对化,我们才会如此怠倦

至于怎么摆脱这种过劳式倦怠的方法……我没搞懂,作者提倡人们去感受《试论倦怠》中提到的根本性倦怠,把这一种特殊的闲适,放松的无为作为一种救赎?????

0 有用
0 没用
倦怠社会 倦怠社会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倦怠社会的更多书评

推荐倦怠社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