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历史的分析

长大
2020-04-28 看过

不知在哪儿看到过一则材料,说是宋朝的一位皇帝某日闷闷不乐,身边的小太监问他是什么原因,那位皇帝说:“我做事啊,不能随意所欲,还得考虑史官的记录,都有所顾忌,害怕后世的责难,所以我才闷闷不乐呀。”可见,历史学家的书写,诚如孟子言“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针砭时弊,春秋笔法,评判似乎成为历史学家的特权,然而作者对此种观点提出了质疑。历史学家可以根据事实进行自己的分析,但此种分析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或者是上帝视角展开的,相较于是非善恶的评价,历史学家更多的是需要理解。“理解是历史研究的指路明灯。”(80页)理解是包容,是体验人世间千变万化的差异,只有对事件有一个全面真实且深刻的理解,才能谈得上是理解。所以理解需要直到,需要对历史上的材料遗存有深刻清晰的认知。“忽视合理组织原材料的重要性,从长远的观点来看,就等于否定时间,也就是否定了历史本身。”(82页)对于各类材料的分析离不开人类意识的参与,人在书写历史,在以自己的认识与思考去体会历史的变迁。“历史学最终要阐明的论题是人类的意识,对历史学来说,人类意识的内在联系,人类意识的错综复杂,人类意识的影响,正是现实本身。”(84页)人的意识会影响甚至是左右人的选择,从而影响历史发展的进程。历史繁芜,历史错综复杂,历史总是一片混沌,形形色色的材料与浩繁如烟尘的材料散乱的堆放,更考验着历史学家的分析能力。“如果人们希望有所发现,就要经过系统的选择,这以后,不仅对问题的陈述会更具体,而且也能更清晰的显示事实之间的联系和内在变化。”分析的第一步是对于历史材料的重组。 人文学科似乎都有一个特点,即大部分的概念都是构建出来的,都是后世依据社会状况而定义出来的。那么随着具体语境的变化,这些概念的内涵就会相应的发生变化。“事物发生变化,其名称却未必发生相应的变化。因为所有的语言都具有因袭传统的特性。”(89页)此种语境下的内涵未必适用于另一种状态的概念,僵化的沿用常常会损害历史表达的正确性。另一种情况是,“事物的名称有时也会因时间、地点的不同而发生变化,这种变化是与该事物本身的变化相脱节的。”(90页) 因此,对待一些固有的术语与名词,需要正确的理解其含义,必要的时候加以解释与说明。针对语言,他并不是一件用来记录的工具,相反,语言本身也是史料,例如具体的文风转变,宗教改革运动中的拉丁文向各民族语言的转变实则反映了教权的衰弱。“但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将语言现象与一定的时代、社会或作者的习惯用法联系起来进行考察。”(94页)不过随着前人的探索与整理,目前已经有许多的术语拥有了普遍性的意义与价值,这也大大方便了历史学家的研究。 关于分期,以不同的参照物、不同的标准来看待也就有不同的结论。“民族史中国王的更替成了分期的界限;政府中,革命成了历史分期的标志;现在,有以重要的历史现象为依据;”(100页)分期体现了一种判断标准,必然以一个长时间段的总体特征为依据,变化成为了分期的唯一参照物。作者对此的态度是:“我们似乎是要把任意选择的、如钟摆一般千篇一律的节奏强加给历史,这种所谓的规律性与历史本身的发展是完全不相符的,也是行不通的。”(103页)因此不得不对历史进行分期时,需要着眼于“最能反映事物本质的东西”(103页)那么历史学家所要追求的最高标准的前提则是它的“相对性”作者在这一部分的要求则是:“事实要求的测量标准能适应其节奏的变化,界限又要有很大的回旋余地。”(107页)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历史学家的技艺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学家的技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