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唤行客,终有人在黑暗中替我们渡来光明

木木小德
2020-04-28 看过

淮上的作品破云1和2,两个可以独立来看的故事因为几个人物的交叉关系而串联,故事里面两个核心人物江停和吴雩也成就了两个故事里面最戳人心底的故事线,江停和吴雩的起始命运是那么的相似,都来自一个被毒品毒害的村落,江停小时候因为结识了黑桃K,而被吴吞收养,吴吞为了自己的目的资助了江停读书,在黑白的势力间游走,一个灰色的身份,天平的两端一端是金色的财富,一端是黯淡的清贫,但是在江停的心里始终能保持一份坚定,不单单源自自身,也有来自警察队友的信任。江停可以有着三个队伍的选择,在警方、吴吞、黑桃K三方之间游刃有余地周旋,他的每一次反水都毫无征兆,甚至可以为了救严峫而举枪杀死十几条生命,他的行为中并没有世俗框架和责任的捆绑,只是随心,正如黑桃K对他的评价“完全不讲物欲,只追求感情”。

破云的故事逻辑更严谨一些,而吞海完全是因为吴雩的存在,让你忍不住去读完他整个故事,而吴雩这个人物也更惹的人心疼。

吴雩相较于江停的纯粹简单,完全是矛盾体,他强大又自卑,他可以在毒贩的生活圈子游走二十余年,又肩负画师的使命十二年,可是当遇到步重华,对方在他心里是那样的完美,他躲躲藏藏凡事都不敢发表一个意见,他坚毅又细腻,他历经生死和刺杀,对于吸毒的刘俐却也是发自内心的关照,而他那份对弱者痛苦的感知,也正是他内心深处的向往。

吴雩从小没有稳定的生活环境,只有那一句他以为背弃了的诺言,他想去质问那一句“说好的带我走呢?,或许是这一带有“仇恨”的执念支撑了一个孩子在毒贩中过活多年,有什么比给了一个孩子希望又将希望碾碎更残忍。

而长大后与解行的再次相遇,两个人却早已在敌对的阵营里,一个是毒贩一个是实习警察,仅仅是那一句“ 你是阿归?你是不是阿归?!”,便抚平了吴雩埋藏了十几年的情绪: “我一直在等她。”

“她知道,所以她去找了你两次。”

解行替他母亲完成了那个诺言,他把吴雩从罂粟田的那一边拉回到这人世间。吴雩的人生有了对平静生活的渴望,张博明撬动了他内心的枷锁,又迫于形势无奈答应了那个充满未知的盘算,回到了毒贩一方,做了一名没有身份的卧底。

紧接着解行退学,踏上救赎吴雩的路,而吴雩换出来了牢房中的解行,两个人一同进入了毒贩队伍,共同肩负起卧底“画师”之名,可是身份暴露了,解行用死亡再次为吴雩带来一束阳光,让他又在黑暗中孤独的走了十年的岁月,吴雩一个人延续着两个人的生命,佯装这没有暴露、没有遇险、没有死亡,只有“画师”一把插在金三角深处的尖刀。

吴雩孑然一身,生命中没有信赖也没有依靠,最初的活着为了等那个诺言,后来和解行的再次相遇,生命中有了微弱的光芒而又随着随着解行的死而燃烧殆尽,他在任务的最后,为自己留了那扇通往自由的门,他只想着离开所有人的视线,即便是后来在津海,他打黑拳,数着那用血换来的钞票,也只是想着在自己的家乡俢条廉价的水泥路,建所小学,他不想在任何的地方留下自己生活过的痕迹,唯一的计划就是离开,他想逃离的不仅仅是一个地方一个警局,而是那些残酷痛苦阴暗又纠结的过去。

江停和吴雩都成了捣碎毒枭的尖牙,除了主角的光环也来自于他们内心深处对毒品和毒贩的痛恨,影视剧和小说中,许多毒枭的角色都有着相似的台词“我做的只是生意,把东西卖给需要的人,我没有强迫他们吸毒,他们是自愿的”。记得电影门徒里面有个场景,德华带着彦祖骑着大象去了秘密的制毒基地,在那里用糖果分发给当地的孩子们,孩子们在地上开心的捡着糖果,收割鸦片膏的人们对他确是膜拜的感情。大学药植物园里种过一片罂粟花,真的美,美的东西大抵都是有毒的吧~

毒贩的残忍不单纯的是用毒品麻痹了人的肉体,更残忍的是剥夺,他们用毒品制造了贫困,用贫困剥夺了人们求知的机会,让许多人摆脱命运再无可能,残忍掠夺的不单单是物质和身体,更多的是那些人的灵魂,失去灵魂便再无回头的可能了。现实生活中的毒贩可能比小说中的更为残忍,透过小说的文字我们也可以感受到卧底的那份艰难,行走在黑暗中,每一天都在刀锋上拾得短暂的生命。看完小说,有种在阳光下生活特别幸福的感觉,这种平静的美好也是很多不知名的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

案件中有个感触颇深的插曲:人头骷髅案牵出来的邪教组织,现在在许多乡村中也是存在的,也说不出究竟是什么让现在仍然有人去相信那些“过灵床。”“人灵合一”的谎言,不知道是什么造就了这种根深蒂固的愚昧,只希望在未来能有什么力量能够给深陷泥潭中的人们一个能够接触阳光的机会,或许他们能够撬动他们求知的欲望,最终打破这愚昧的桎梏,而我们在没有能力这样做的时候,只希望我们可以不嘲笑和鄙视这种愚昧,鄙视这种愚昧,和助纣为虐也无分别。

5 有用
0 没用
破云2 破云2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破云2的更多书评

推荐破云2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