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记录

狂奔
2020-04-28 看过

我们都太急,所以在碰到新技术增加了信息渠道数量,新闻机构的受众减少以至于他们无法预测这个行业的未来发展方向时,在裸体与吉他中他们选择求助于裸体这种短平快的获得新受众的方法。 我之前断言,世界无法客观,因为我们使用的语言体系乃至于我们解释的意义符号本身便无法客观,所以新闻工作者的报道必定无法实现客观性。 此断言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可是,最原始的新闻客观性概念并非如我想象的这样。 回归到最初,当客观性观念最早被引入新闻工作时,它并没有暗示新闻工作者不受偏见的影响,而是恰好相反。 客观性的最初含义是新闻工作者无法做到客观,但是在方法上可以做到客观,所以关键在于规范和约束生产方式而不是目标。 许多新闻机构所采用的不偏不倚的语气,那种我们熟悉的貌似中立的新闻写作风格,并不是新闻工作的基本原则。 原始的客观性观念应该反复强调。 在最初的客观性概念里,中立并不是新闻工作的基本原则。中立只是一种语气或工具,其目的是说服受众相信传播的内容是准确的或公平的。 然而长期以来原始而深刻的客观性观念却被人们解释的混乱不堪,以致逐渐消失。很多作家在作品中用这一概念暗示新闻工作者曾经是客观的,但是可想而知,他们会发现这个观念无法实现。 大量新闻工作者并未真正的理解李普曼的观点,不久新闻工作者开始将客观性祝为幻象,并将其丢在一边。他们依旧基本处于“偶然的目击”状态。 客观性并不是目的,而是手段。 如科学实验里可复制的操作手段。 另一个影响很大的观点则是公共论坛。(不展开了) 而对于记者是否表达情感这本书里给出的两条原则也非常的值得思考。 当其他反应都违反人性,感情是唯一自然的反应时,可以表达个人情感。 第二个规则是,但探索问题以及研究信息的意义是为了在更大的语境中进行更深入的研究时,不宜加入感情。 觉得第二条非常重要,因为目前的新闻现状是煽情过度,大家都在传递一个又一个的情绪,所以新闻工作者决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再作为一个情绪的被传染者或是传染源。正如中立的背后是貌似真实的标榜,制造煽情的背后可能只是商品吸引注意力的角逐手段。 新闻成为商品,于是我们无法再相信新闻。 我们对新闻怀揣着这么多的期待,以至于我们希望它不仅仅停留在信息的传递层面。要求从来都是为了好而生,只是也像木心先生所说,艺术成长于格律,死亡于自由。我们看见这些原则,坚持这些原则,根本是为了大家无须记得这些原则,它根植于血液,无需被反复重申。 这是我的期望。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新闻的十大基本原则的更多书评

推荐新闻的十大基本原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