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和真诚

RunAwayQ
2020-04-28 看过

最近上法医课,除了些法医专业书和小说又把这本拿出来看。很多法医都说dead man do tell truth,但他说dead man do tell tales。

很多步入社会了的前辈都带些感同身受的无奈、亦多有身为过来人的优越地吐槽,说医学生总是太过于理想化,总是对自己的工作充满了过高的憧憬。没有经验确实是要承认的,但遇到能关照我们记得讲医德、身体力行把这件事做得同我们的想象相差无几的老师们,仍然还是更加敬重和喜欢的。

威廉姆·R·美普斯教授就是这样的人。

他具有优秀教授必备的幽默风趣,同时在事关尊重和真相的问题上极尽郑重。看到他说“我从未见过哪个凶手使用过烛台,我没见过任何人使用烛台!这种讲究的东西显然只能见于英国。“的时候也忍不住笑出声,翻去封面确认一下这果真是个美国作家。而大多数法医工作者都爱给常用的骨架起花名穿新衣,或许为了减轻验尸台上躺着的东西所带来的恐惧,就像我们会叫拼骨大赛赢来的塑料人体模型“小白”还把它打扮成海盗。

一个能说会道的检控官试图拿示范用的一具人骨模型开玩笑。
“你管这具骨架叫什么?”他问我。“你给它起了什么花名么?”
“骨架。“我回答,”我就叫他骨架。“

他看到的不仅是骨骼形态、骨灰组成,更努力去接近被害人甚至凶手在犯罪当下的行为和心理。他所保有的信念始终是还原真相,惩恶扬善。这样的过程有时是很残忍的:

在大多数案件中,我需要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想象他们在死时发生了什么。……但是在分尸案中,被害人已经死去了,我必须让自己成为那个刚刚杀了人,正在分尸的罪犯,并从他的角度审视一切。你为什么要砍向那里?我问自己。你用了什么工具?你有没有停下来喘口气?你着急吗?你有没有厌弃手上的这种工具,换上另一种?

他能够看到一个分尸者作案时侯的心里脉络,他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牙齿打着站,把头和四肢一块一块地切掉。光是这样的文字,都让人难受。

他替总统开棺验尸,检验过疑似的沙皇和征服者皮扎罗,在混杂的尸堆中辨别过美军和越南士兵,见过残忍的毒枭手段以及诡秘的焚尸现场和遗书,这些故事都很精彩,但我更爱他对待所有案件的一视同仁兢兢业业,一如既往的细心、稳重和坚持。

我希望每一个案件都有答案。

我想我们应当敬重满怀尊重,信仰真相的人。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与骸骨交谈的更多书评

推荐与骸骨交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