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来探讨的书,结果发现自己也是个容易被煽动的人

Red
2020-04-28 看过

《狂热分子》埃里克·霍弗

可以不同意 可以驳斥谩骂 但不要放弃独立思考

—- 分割线 —-

*以下论述的“群众运动”的意思比较宽泛,包括但不限于本意“有广大人民参加的政治运动或社会运动”,还包括了社会上许多人参与的一些事件等。

本身读这本书是很早以前因为g d的事情,想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行为,有组织且破坏性强大,对大多数行为者自身没有个人益处。看了第一半因为事情耽搁了,最近才重新又看了一遍,又赶上的疫情,227,这本书看的也未免太过于恰到好处,但就书而言,最符合的还是g d事件。

思索一下,有一个很奇妙的结论:

我们可能为利益铤而走险,盗窃、抢劫、贩毒,但绝不会为利益慷慨赴死。

能让人甘心赴死的永远都不是个人的实际利益,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一种信念等等这种略显虚无与主观的东西,护国的卫士,逆行的医护,守护孩子的父母,怕但还是要去。

(以上举例只是为了说明愿意牺牲的缘由,并非群众运动)

这便是开始一场群众运动所必需的目标,一项神圣伟业。神圣伟业一般不是那么实际客观的东西,是通过一项实际的运动,一项改革去达到所要的理想层面的东西,例如平等,例如自由,例如信仰。让参与者认为自己绝对正确,感受到自己的价值与意义,并愿意为此将生命托付。

其次便是参与者。

所有能组织起来的群众运动参与者其实都是同一群人,他们有可能在不同的群动运动中流动,甚至移动到与原来目标截然相反的组织内。他们出于某种原因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无可救药,无论是什么活动,只要能让他们忘记自己,好让自己生的责任、恐惧、缺陷都能被掩埋。投身于一场绝对正确的战役,让自己获得无穷的力量,认同一项神圣伟业,来获得自豪,尊严与希望。

这种论断受制于作者所研究的实际事件,可能主要产出于极端性质的群众运动,如改革,战争。若是放在当下的并没有激烈到此种程度的群众活动中,参与者多可能是在生活中有失意、打击、孤独或者是其他负面情绪的人。但同样可以确定的是,参与者一定会认为自己是某件事的受害者,抱有这种受害者心理才会去反对。这就展示了一个群众运动最大的凝聚力是因为共同仇恨。而人们判断一个集体,通常是以起最低劣的部分作为标准,这就更容易加深这种仇恨情绪。

凝聚这一群人,“言辞人”的存在就是必要的

“言辞人”通常是拥有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与共情能力的知识分子,他们会提供其他参与者行动起来的精神指导,并收获来自参与者的肯定与尊重。所以真正的“行动者”和“言辞人”在很多时候是割裂的。

战争或是改革时期的“言辞人”通常是郁郁不得志,希望通过以此来开辟路径,展现自己的抱负,其实在本质上来说,还是以受害者的姿态,希望实现私人的,个人的想法,但这个想法最终催生了一个更大的共同想法。正如g d事件在前方破坏的是一批人,而发声的人则在背后。

而近期的互联网事件就很有时代特征。不再是少数人发言多数人行动的时代,好像每个人都成了“言辞人”。但实际想来,还是跳不出少数有条理性,有说服力的发言占据主要阵地,其他多是听信然后仿照传播,或是执行一些行动。有些许不同的是,这里的“言辞人”基本站在了最前线,与“行动者”共同进退,与事件的“领导者”角色有些许重合,这可能是由于互联网上的群众运动大部分时间都是以“文字输出”的形式进行。

于是一场群众运动诞生了。

那群众运动是怎么结束的呢?

首先,口水仗是不会有结果的。这其实从最近的事件里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为什么群众运动中的人们往往对于理性的分析不屑一顾?对于放在眼前的证据选择视而不见?

“他们无法被说服,只能被煽动”。书里用宗教活动来尝试解释这些问题,确实非常有类比性。

“教义不是让人去理解的,而是让人去信仰的。可以理解的教义失去了一种力量,一种确定性就缺少了可信仰的力量。不要用脑子,而是用心,应该用感觉去理解教义。”

“但凡忠实信徒都有闭眼塞听的能力,信仰的力量不在于让人有能力移山,而是让人看不见山。是将人与其自我与现实隔离,拉起一张帷幕。”

另一方面,有一部分参与者可能已经不是因为相信而坚定不移,而是因为害怕而更加坚定不移。事件开始以来所发生的所有的事情都必然留下后果,如果不坚定,就必须承认自己的错误,赎自己的罪,他必须说服自己,自己所做的事是正确并且值得坚持。所以很多时候都让人感受到:参与者会有一种傲慢,他们认为世间所有的事都符合一个公式,他的公式,轻蔑的看否定他的人,不去深入反思。

所以结局只能是:(g d是不敢谈论,还是谈谈227吧。。。)

一方完成自己的诉求,完成整个群众运动的积极阶段,开始进入维稳阶段,例如那人被资本抛弃能算作是一个阶段性目标的成功。执行难度在于如何对资本造成实质性的打击,以及切断资本再投入后恢复自身的路径。

另一方以强硬的态度解决:就像炸号,完全消灭,直至大部分声音的消失。但此处有几个难点:

1 执行方并不是无成本执行,需要不断投入资金,这就需要有资本投入,但这与资本需要更多营收相左,资本方是否能成功平衡好收支。

2 资本方的收入来源,归根究底是粉丝,所以粉丝就成了资本方完成此项操作的最终力量来源,粉丝的资金是否能在时间内持续供给。

3 持续的删除言论操作会不断激发另一方的凝聚力,拉长整场对战,也会增加资本的消耗。(站在我个人角度,本来消除不利舆论原来的操作应该是在事情未完全发酵之前将此湮灭,而不是在事件完全爆发之后企图掩盖,现在这样不是适得其反么?)

很显然不用我放马后炮,双方早已就以上问题开展了自己的解决方案。

一方包括:“开发票、抵制代言等”。

另一方包括但不限于:“发新单曲来回笼资金”。

当然还需要双方的“言辞人”持续发言,稳定整一个积极过程,以免因为积极过程过长而流失部分参与者。

以上两种结局,当共同仇恨得到部分疏解,稳定状态在出现新的有创造性的目标之前,很容易分散,自然也就算结束了,除非有下一次。

或者还有一种结局:第三方强硬介入,结束这场事件,后续转入地下。

(以上只是主观概论,可供讨论。)

本书并不是十分科学考究,更多像是一种随笔与个人观点的畅谈,是一本思考之书,是与作者的对话,我也并不赞同书中的某一些论断,或是有些说法并不适合现在比较常见的群众运动,以上只是写了一些我主观上比较能理解的部分。希望大家对待这本书可以赞同,可以谩骂,但请不要放弃独立思考。

—- 分割线 —-

自己脑子里盘旋着几个观点感触很深:

1 自由是沉重的,自由包含着责任,而参与群众运动的人就是抛弃了自由,趋向于服从,而转嫁这种做决定的责任,获得了抛弃自我的自由。

我发现我自己就很有这种倾向,说明我也是一个容易被煽动的人吧。虽然表述中多少会夹杂着主观感受,还是要努力保持客观才行。

2 做不好自己事情的人,就越喜欢管别人的事,因为做不好自己的事会被批评,但没有人会来批评你帮助别人。

好好关注自己。

0 有用
0 没用
狂热分子 狂热分子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狂热分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狂热分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