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魔法学,认识论,“知识”这个概念的本身及其发展

llh362880
2020-04-28 看过

如果在2020年有人出版了一本“科学的指导手册”,那它或许甚至拿不到一个版号——同样,若是有人提议说“科学会是有用的”,那他的同伴肯定以一种尴尬又不失厌烦的眼神看着他,就好像在看一只猴子。

但这才过去不到500年,甚至更短。1527年,阿格里帕(Heinrich Cornelius Agrippa)出版了一本反击科学“不够确切,且空虚”之类言论的作品。那时候科学,science,还是一个拉丁语单词,“知识”,被独立拿出来作为一种新的认识论——即人类似乎有可能去获得一种不那么不稳定的认识——相比其他的来说。于是问题产生了。“科学是什么?”、“科学有什么用?”、“为什么我要去思考关于科学的东西?”、“它的主要原则是什么?”、“从哪开始?”

科学是什么,如何比较它和魔法学,并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内。但1943年的克劳利或许发现自己位于某种同样的处境中。即便作为一个非常多产的作家,但克劳利语言的晦涩难懂也常常被提及,即使他或许是第一个能将这些知识带入一个勉强可理解领域的人。而与一位对他好奇的人的通信使得他觉得有必要进一步使得这些东西变得容易理解,并鼓励其他人写信询问他各种问题。于是就有了现在能看到的,这部合集。

“It is a fatal mistake to discriminate between the spiritual importance of meditation and playing golf.”——Liber CLVII

对每个人来说,在某种知识真正进入他生活,成为他生活可实践的一部分之前,都是无意义的。魔法学也是一样。克劳利特有的认识论使得他描述的东西看起来就像一种艺术,存在于幻想之中,能够被现代心理学完美解释。但这只是因为他特有的知识,使得那些对他来说非常具体、实际的东西,对他人来说变得不可理解。他在他的作品中始终强调这一点,即任何术语、划分、定义,都是专横的、出于方便而被人为设计成那样的。科学也是一样。在字里行间寻找真实性必定会失败。人应该借用这些他人的经验、划分,结合宏观与微观宇宙,来建立起自己的“科学”,自己的“魔法学”。

因此,就像现在科学能够存在于每一个能找到的层面一样,即使这在阿格里帕的那个时代是无法想象的——魔法学也存在于每一个能想到的位置,因为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关于人的本质,即“意志”的。吃是我的意志,喝是我的意志,行走是我的意志,即便是每一次呼吸,都是和整个宇宙相斗争并和谐的意志。

那么,这条通往至高圣所的路径就开始了。

0 有用
0 没用
Magick Without Tears Magick Without Tears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Magick Without Tears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