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人头”都回到1996.10.13。

她與襯衫
2020-04-28 看过

长篇小说《小区》太适合拍电影了,简直是浑然天成的剧本,我都能想象到那些空镜、那些转场。局外人陈江、小区的观察者“猴子”、二狗阴郁的面容,这些角色都具有独特的典型性……看似复杂,其实纯粹得只剩下迷人。 《小区》先于《大裂》这本集子,可以看出胡迁前期的小说对于伤痛的揭示更为直白,我是喜欢这种几近憨直的直白的。 某些对白确实有些不符合人物身份,但这就像戏剧的表达方式,用语言揭露内心思考吧。毕竟虽然黄枪不太可能会这么说,但这很像他的思考,从前文可以看到,黄枪是个很有思考的人。但我觉得,胡迁这篇小说中,每个人物的思考路径,仿佛都是隐含作者的思考方式,显得比较同质化,仿佛他们都只是为了替隐含作者发声。 陈沉的形象应是作者对自己的认知,可以说是自己童年的分身;而黄枪类似于隐含作者,作者借他说出自己的思想和态度。陈沉和黄枪互为参照,是作者的幼年自我和中年自我的相互观照。而这种复合语调,正是这篇小说最重要的地方。 很贴近我的心灵了。写得真好啊。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象席地而坐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象席地而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