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李影心

方知
2020-04-28 看过

李影心是现代文坛的神秘人,我最初是在萧乾主编的《大公报·文艺》和凌叔华主编的《武汉日报·现代文艺》中得知此人,但所知也就是他的文章,就连毕生致力于现代文学史料研究的陈子善都对他生平、本命、经历一无所知。不过,要谈论现代文学,绕不开京派;谈论京派文学,绕不开书评;谈论京派书评,同样也绕不开李影心。

陈子善评价他的书评是“描述性和抒情性”,擅长文本细读,将作品放置在作者整体创作进程加以考察。不过,我觉得他的书评更有价值的地方,尤其是对当下的读者来说,是他的写史倾向。他在评价一本书的时候,非常重视创作和出版背景,他对朱自清所编《诗集》的评论,几乎就是一部新诗简史。又如,在评价儁闻《幽僻的陈庄》时,他提到了当时文坛“农村问题”的潮流。他认为当时很多作家“应时”创作农村小说,但是没有观察和体验过,写出来只是臆想。而儁闻好在对农村人是深刻,“精力的可佩”,这是他作品的长处。而可惜的是,他并没能将深刻的认识表现出来,缺少了艺术品应有的“整个的感人的力”。

我们当然可以就文本本身做出优劣评论,但是某一环境,孕育某一文学,尤其是现代时期,诸多文学样式都在探索之中,用今天的标准来看,大概都不值一提。但是或许,没有这些真诚的失败尝试,便没有后来的发展。回归文学场景,更有利于对作品作出客观的理解和判断。而对于脱离历史语境近百年的我们来说,更是需要李影心这种着力于语境描述的书评,进一步了解文本。

该书收录的书评,一半是小说,一半是诗歌,还有一篇散文。从评论的角度来说,李影心在小说方面更为成功。他的诗歌评论,和他对李广田《诗的艺术》的评价一样:“更像是解诗,而不是论诗。”较少有明晰的观点和批评。此外,由于时代的原因,他的语言生涩,句法欧化严重,不习惯民国文风的读者可能会有佶屈聱牙之感。

不过总的来说,李影心的这十几篇书评,构建出了一个他的阅读空间,展现了他“书评家的趣味”;以史和评相结合,描摹了现代文学的一角,有其独特的意义。而他和京派同人一道,在混乱的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依然坚持创作纯文学书评,不被其它力量所裹挟,亦十分值得敬佩。

希望随着史料的发掘,能对这位神秘的书评人了解更多。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书评家的趣味的更多书评

推荐书评家的趣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