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入世

二佳的养乐多
2020-04-28 看过

黑塞所构思的玻璃球游戏是一种以音乐等艺术形式为主体、同时也囊括了世界上所有学科的所有知识、因此而拥有无穷无尽的变化模式和操作方式、从而达到了对称和谐统一的以大小色彩各不相同的玻璃球为工具的游戏,他始终没让我搞明白这游戏的规则、过程或者别的什么信息(当然!这不是一本游戏说明书!),而在他的乌托邦世界中,这个游戏俨然已经成为了某种精神宗教,一种超然物外的艺术存在,围绕着它形成了一个悠然自得的小世界,而故事就讲述了主人公可乃西特在这个乌托邦出世又入世的证道之路。

出世,入世,这种思想在黑塞——一个二十世纪前半叶的德国作家的书中出现时已经不会让我过度惊奇了,甚至有一种亲近感,但是不得不承认,随着阅读的深入,我跟着可乃西特的人生历程经历了他一生的灵魂感悟时,不由得对作家的深刻哲思感到钦佩,他的思想也进一步刷新了我对于这种自小浸淫其中的文化的感悟。

可乃西特是一个对艺术——尤其是音乐——有着过人的敏感天资的人,一开始这种天赋只是一项混混沌沌、未经雕琢的璞玉,包藏在质朴天然的石胎之下,偶尔露出耀目的光华,但也只是匆匆一闪,引人注目,却未能得到正确的开发。直到他遇到了音乐大师,这位无论是在艺术上还是在人格上都具有崇高魅力的长者慧眼识珠,承担起点拨可乃西特的使命,而作为一个天生有其责任和天赋的人,可乃西特也在极短甚至无言的教育之中实现了顿悟、进化、升华或者说“唤醒”(这种伴随了他一生并且对他的思想历程起到了决定性帮助的方式是如此浓郁地流露出佛教禅宗的思想),他跟随大师进入了一个艺术的世界——卡斯塔里,一个自生到死都浑然自成、以高贵的艺术建设为体系、以崇高的精神追求为目标、以玻璃球游戏中体现出的哲学性思考为宗教的精英世界。他在这里接受精英教育,并且如愿以偿地成长为堪当大任的精英,为自己的精神世界辩论、自豪。然而,在此过程中,他接触到了“外面的人”——也就是以物质生活为主题的俗世的人,普林尼奥的观点是他遽然意识到在这样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超然物外的精神世界之外,还有一个更加广阔也更加富有魅力、虽然可能不那么美好可是却真实地、亘古地存在着的物质世界。最初,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抵触,但是,随着资历的渐长,他在精神世界当中的修行日益加深——甚至成为了高高在上的玻璃球游戏大师,却越发地感受到一种虚无和乏力,预感到这种纯精神修行的崩溃,他越发强烈地对那个物质世界产生了好奇。

这种精神与物质的对抗可以说是古往今来体现在无数中国文人身上的天人交战(西方艺术家当中那种隐士型的人物也有好几位,但是更宽泛来说,我认为他们更具有实务性),别具一格的是,中国文人大多先无选择余地入世,历遍官场浮沉、家国兴衰、世事繁败、人性丑恶之后跑到终南山的别业、跑到三径就荒的草庐、跑到西湖的扁舟或者干脆跑到和尚庙“出世”去了;可是黑塞笔下的可乃西特不同(相当程度上一定影射着作家本人),他先是在精神世界当中达到了一般人眼中的大师水平,却在巅峰中感到脆弱和这种高处的虚假、不实,于是他强烈地产生了入世的欲望,希望透过某种苦行僧式的修行,来夯实自己的信仰、进一步唤醒自己的灵魂。两者出入世的顺序不同,最终达成的思想高度会怎么样,我们不知道,因为黑塞没有来得及给出答案,就让可乃西特在刚刚踏入凡尘的第一步中溺水而亡了。

这个结局让我特别惊讶,这本书的篇幅不算短,再加上我特意放慢了速度仔细研读,花了两天时间才读完,可是当我读到这一部分发现正文已经结束的时候,还是觉得别扭突兀:这才讲了一半怎么让他死了呢?还是一种这样带着几分滑稽色彩的方式!难道黑塞讲了半天,讲了一辈子(此书是他老年回溯一生精神思考的花了十二年心血的结晶),到最后却落足到了一种命运式的荒诞了吗?他的入世呢?他的体验呢?他的唤醒呢?他不断地离开了隐居的“中国长老”和艺术成圣的音乐大师、浸淫于宗教和政治事务的神父和亚历山大大师,他寻找一条自己的道路(不得不说,我也想在他的道路中找到我的拯救,因为我在阅读时意外地发现可乃西特想要离开卡斯塔里这一在他眼中业已僵化停滞、无法给他的精神更多有益的帮助的体制从而前往真实的生活中体验的渴求与我目前想要离开学校深入世界的渴望如出一辙),可是,吧唧,他神秘地被淹死了。这算什么?

正文后面还有相当于全书四分之一篇幅的内容(这本小说的形式很奇特,用传记方式来写故事,有大量的引文、遗稿或者以后来的立传者的口吻来评价传主的话,其实这些都是虚构的——基于部分原型虚构的,可是让人读起来十分信服,不仅相信某个历史阶段发生了副刊文学那样黑暗可怕的艺术废墟事件,也有玻璃球游戏这样一种体现了人类艺术和知识完美融合的宗教性艺术形式,更有这些光芒璀璨、福泽后人的大师们的存在),是约瑟夫·可乃西特的诗歌和前文中进行了交代的他在青年时代所创作的三篇传记遗稿,其中最吸引我注意的是第三个故事,它像极了我们的南柯或者黄粱,“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瞬间一梦中历经了一生荣衰起伏,最终大彻大悟,跑到树林子里面修行去了。我无法准确地揣度出赫尔曼·黑塞这位极具智慧的思想家作家最终用这个故事为可乃西特的故事也为自己的一生落下尾章的全部寓意,不过我也试着透过它来猜想可乃西特的死的背后的东西。可乃西特的一生追求,不断地“唤醒”,不断地进化,在精神修行上不断地前行,可以说他的最终目标是灵魂精神的和谐完美,圆融,是老庄的道法自然,而正如道家的太极鱼,这本书中也不断地流露出“双极性”的阴阳思想:精神上达到某种极致以后渴求俗世的体验、完全地出世之后又要完全地入世……因此是否可以这样解释他的死:在完全的彻悟以后就是完全的死,抵达生之极限就是死之归途,“有”的另一面就归向了“无”。在可乃西特这样一个一生追逐的精神完美的人决定抛开自己业已修炼充盈的精神一面赤身裸体地进入另一面之后,他已经不再需要再付出什么形而下的行为,这种智慧和感悟就可以使他瞬间达成完美,而在完美之后,就是祥和的死亡(唯一的归途)。

《玻璃球游戏》创作于1931年(开始构思)到1943年(完全面世),忽视它的背景是绝对不可取的。德国这段时间是什么情况呢?稍微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了,希特勒的法西斯势力疯狂地发展并且使欧洲各国乃至全世界都陷入了一场罪恶而崩坏的泥淖,这在书中介绍玻璃球游戏的历史发展时也有所影射。作家当时无疑已经敏锐地看到了那个社会的瓦解、思想的崩溃,于是黑塞构想出了这么一个乌托邦,这么一个利用东方智慧追求精神完美的故事,以期唤醒人心中对质朴之善、之美、之平和的追求。如今,我们身处的时代的思想状况实在没有好太多,因此,这本书必将因为它内在的智慧内涵而不朽。我也可以肯定我现在解读出来的这些东西等我再过几十年、十几年、甚至几个月再重读,就会截然不同,对于这不同,我无比期待。

(2016/12/21)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玻璃球游戏的更多书评

推荐玻璃球游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