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如江涛,人如苔草

薄荷在1998
2020-04-28 看过

如果第一幕戏的墙上挂着一把枪,那么第三幕结束前这把枪必须打响。

故事完全符合契诃夫之枪的规则。只要是出现过的人物和故事都会在某一处发挥其作用,没有一个角色是闲置的。比如第一部中饽哥儿原本家业殷实,但因为父亲孙大郎烂赌几乎把家产败光,后娘在饽哥儿父亲再一次烂醉烂赌之后将他推进河里。第三部开头,在讲述步兵司指挥使温固如何动用军费来“回易”谋取私利时,把温固一帮军卒做局让孙大郎赌输店宅的故事讲圆了。就像是摔成两半儿的玉环,一半在第一部,一半在第三部,两半一拼才是个圆。

写到第三部,作者渐入佳境,故事也就愈发精彩了。私以为,阅读体验的排序是清明3>清明1>清明2,故事精彩程度的排序是清明3>清明2>清明1。第一部故事太散,人物代入感不强,五个故事几乎是完全独立并行的,常常是一个谜团讲到一半切换到另一个案子,再讲回来的时候已经记不清之前讲了什么,谜团勾起来的好奇心被间隔太久的文字冲得淡了。清明2几乎是冯赛一人贯穿所有案件,故事的脉络很清晰,但案件的表象和线索几乎是分散的,只要到了揭露真相的时刻才会把线索和答案一股脑儿地抖落出来,读者参与感不强。清明3在节奏感和参与感上略胜一筹,案件和诸多谜团还是穿插着铺陈开来的,但单个故事之间的间隔不会太长。每段故事会均匀地放出一些线索,在间隔之间引着人去琢磨,跟随角色一同推理,于是就有了些猜的乐趣在里头。关于代入感,语言上的小技巧也十分精妙,比如文武双全的梁兴,在精神振奋时会引经据典,或是念上几句诗,而写到混混雷炮因为从厢军晋升到禁军而狂喜时则是“从腚到顶,忽然打通了一般”。

第一部和第二部都有角色过于单薄的问题,尤其是女性角色。而到了这一部,女性角色们突然大放异彩,再不是清一色的逆来顺受,羸弱如菟丝草了。有雷珠娘这样身世坎坷的女子,娘家、夫家无一善待她,青梅竹马的情人对她的真心里也掺了八分利益。她柔弱却不软弱,看清身边人利益为上的真面目后竟能设计连环杀局。也有紫玉这样看似风光无限,内心却始终残破的火爆女子,任性肆意,亦正亦邪。到寻子案时,丁豆娘这个角色甚至盖过了斗绝梁兴的风头。京城中三百多小儿失踪,哪家父母不是如剜心割肉般疼痛。丁氏夫妇在孩子失踪后的表现对比太激烈,身为军人的丈夫脆弱得不堪一击,没日没夜的逃避,一幅一蹶不振万念俱灰的狼狈模样。丁豆娘自然也是痛的,但想到自己是做娘的,哪怕走破了三双布鞋,哪怕夜里独闯凶案现场,哪怕凶徒暗中威胁,只要有一线生机,做娘的就不肯放弃。

幕后的阴谋如脊骨,将故事中小人物的命运和机遇串联起来。明有方腊叛乱,暗有摩尼教刺杀官家,漩涡中心,整个北宋早已是千疮百孔。如江涛般汹涌的时局之中,谁能摆得脱苔草的命数呢。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清明上河图密码3的更多书评

推荐清明上河图密码3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