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迷会鉴书团】局部地区天天下雨

迟与缓
2020-04-28 看过

无数网友曾经调侃过中国最惨的地方叫做“局部地区”,因为这里天天下雨。就像最神秘的部门叫做有关部门,从来搞不清它在哪里。而作家真梨幸子笔下的人们——尤其是女性们——却仿佛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活在这个被名为恶意的雨水淹没的地区。

说到真梨幸子,非台版书读者第一次见她当是在同为本书所属的“大鱼文库”于2018年出版的由五位笔名中有“幸”字的作家合著的短篇集《幸福盒子》。然而在这本怎么看收录的作品风格都是治愈系的书里,真梨幸子却像是故意玩中文谐音梗,交出了一篇让读者阅毕直呼“致郁”的作品,看得当时的我忍不住点了一首《说好的幸福呢》发出灵魂拷问。

随着叙述性诡计这一推理小说诡计被作者和读者携手玩坏,如今推理迷们已进入一个动不动就会“一下子中了叙诡吧.jpg”的时代。而若问起被誉为“日本当代致郁系推理小说女王”的真梨幸子作品中最常见的诡计是什么,想必很多人都会回答“叙诡”。由于此类诡计行文的特殊性,读者读完一般不是感到惊愕就是觉得坑爹,但她的作品给人的感觉却是恶寒。就像我一开始说的那样,真梨幸子笔下的人们活在天天下着“恶意”之雨的局部地区,体内流淌的血液很自然地也掺进了对他人的恶意,这种恶意并不是夸张的、极端的,相反它既自然又普遍,而可怕的也正是这一点。

在《引恶之名》中,真梨幸子对恶意挖之掘信手拈来几乎到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步,比如她写小学时的佐竹纯子借互看成绩单之名交换了自己和筱田淳子的成绩单,并事先将成绩单上自己的名字用修正液抹去写上了淳子的名字,孩童时期人们由于善恶观尚未确立,其表现出的的无机质的恶往往残忍得令人触目惊心;写母亲因孩子无休止的哭闹而抓狂、崩溃、甚至萌生杀意;写压力大的人们通过浏览论坛上宣泄情绪、散发着堆积如山的牢骚的恶臭的帖子——亦即他人的不幸来为自己寻求慰藉;写表面相处和谐的两人中的一人在另一人不在的场合嚼舌根,对其他人说另一人的坏话;写丧偶式照护婆婆的儿媳在操劳中神经绷断开始虐待老人……就连明明是被叮嘱“刚看完牙医不能吃甜的东西”还吵着要吃隔壁陌生人点的蛋糕的孩子的问题,却责怪陌生人故意点蛋糕害孩子嘴馋这种恶而不自知的流氓逻辑,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同样随处可见,更别提那些出于我们嫉妒或相处不来导致的厌恶情绪而做出的攻击他人的言行,或是被明知会给他人造成伤害却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甚至反而跃跃欲试的炫耀心理牵动的举止。

也许生而为人,本身某个部分就是坏掉的。只不过正常人随着成长拥有了向善之心,逐渐学会了控制自己的负面情绪不让其肆意发酵,学会了以尽可能不伤害他人的方法消解自己心中想要破坏什么的施虐冲动。就像憎恶着丈夫上司的妻子的福留顺子,虽然一度迁怒到交由自己代为照顾的上司妻子的孩子身上,高举婴儿在杀意的悬崖边缘几乎跌落,最终却并没有把孩子摔在地上,而是陪她玩举高高的游戏哄她开心。可怕的不是我们心中存在阴暗面,而是我们无法抑制它。正因为这些恶意最初是那么微小,那么自然而普遍,没有人可以完美到不曾有过一刹那的动摇,所以在见证书中所培育的这朵恶之花结出恶之果的过程中,我也在不断地进行着自我反省。

在五个JunKo自己的那一“幕”戏中,每个人都将自己摆在了受害者的位置,但在其他人的人生中,她们却毫无疑问是加害的那一方。被伤害的人后来成为了自己最憎恨的伤害他人的人,这或许是作者在书中所写众多的讽刺中最大的一个。扩散的恶意就像蝴蝶,轻扇翅膀却可能造成风暴。我们或许没有能力斩断已形成的恶意连锁,但至少,不要让自己心中的恶之种发芽壮大。

10 有用
0 没用
引恶之名 引恶之名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引恶之名的更多书评

推荐引恶之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