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东西方,古代的道德观念其实是相通的

怀玉
2020-04-28 看过

这是我最近阅读过的最有意思的一本西方文学小说了!(成书时间是十九世纪上半叶)

原本于书丛中瞥见,随手拿来,只是打算翻翻。谁料翻阅几页之后,不觉间,便被开篇的《卡门》给吸引进去了。

不多时,才赫然发现这本书可不是《卡门》,而是《卡门——梅里美中短篇小说选》。(可见我一开始的大意,连副标题都给忽略掉)

阅读《卡门》、《科隆芭》与《马泰奥·法尔科纳》这本集子中的前三篇,我可以于其中瞧见十八、十九(或许还有十六十七世纪?)世纪早期时候,西班牙、意大利、法兰西早期的风土与人文,徜徉其中,不觉令人有置身彼时的欧洲大陆之感。

《费德里哥》篇则是一则欧洲古老的传说无疑了,真是一个绝妙的故事!主题到底是褒是贬?我甚至没有看出来(我认为也不重要),套用时下的网络语言来表达,这是一个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尾的故事!

《塔芒戈》篇,在大海中,船上,黑奴贩子塔芒戈,操纵一伙黑奴反叛白人,最后一伙人又因为不会开船而自相残杀于茫茫大海上。如果由后人来看,且只单单看到事件本身的话。

便可用上述的大概语言来描述。但是一旦了解了当时的黑奴们的心理,作者梅里美于其中描写的黑奴们当时的心态,比如物神崇拜即是。

假如同样是因为不会开船,对于现代人的心理观念来说,便是我这个作为主体的人不具备开船的知识,便不能操作作为客体的船,仅此而已。

作为解决办法,现代人会去想怎么获得开船的知识。

但是,当时的黑奴可不这么想,因为物神崇拜,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庞然的大物,这一艘船,是属于白人的。

梅里美描写道,他们现在杀了白人船主,这艘大船便不会带他们回去他们的故乡了!

因此,他们的解决办法是去祈求,祈祷,希冀这个大船能原谅他们的过错,与神风一起,带他们回故乡。

由此我当然又想到,我们每一个人的确都只是活在一个所谓的“观念的”世界罢了,叔本华的“世界是我的表象”这句话的确不假。

同样一个客观世界,同样一个行为,不同的观念下的人会作出不同的选择,会有不同的解释。

如果只看到事件本身,不代入事件当事人的观念的话,那么便不可能对事件(其实是历史!)有一个真正的、本质的认识!

历史不止是事件的历史,其实更是每一个人的观念的历史!

所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有时候,反过来说,上层建筑也可以决定经济基础。

再接下来的《一场掷骰子的赌博》、《双重误》与《伊尔城的维纳斯像》这三篇相对而言比较无趣。

一场掷骰子的赌博与双重误的故事舞台都来到了当时的所谓的上流社会里,这几个爱情故事,说实话, 这文明的“模样”。

相较之下,反倒没有前几篇——那波西米亚的自由女子卡门,那所谓蛮荒岛屿科西嘉岛上的科隆芭兄妹,马尔泰法尔科纳老头,没有这些蛮荒人的故事有趣了。

最后一篇《炼狱里的灵魂》,亦可以称作唐璜传奇。

其实故事的内核在中国古代传奇里,相同的故事其实也不少。

但毕竟是异乡的故事,披上了异乡的人文,仿佛是第一次读到一般,读罢掩卷,竟令人怅然,颇有一股荡气回肠之感!

此类的“因果报应”的故事(在中国古代故事里,便是这么作归类的),东西方实际上相差并不大。

可以想见,封建与农业文明下,是一种道德。自然而然发生出来的,它是相通的相同的。

工业社会以后,再加上资本主义的精神——尤其是在当今,全球进入所谓的现代社会,在全球化的浪潮下。

只是经济全球化而已吗?现代社会下对应现代社会以前,不是又是一种道德观念吗?

以百分比来计算(粗略估计),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现代社会的道德,也早在全球流行,潜移默化的植根于每一个现代人的大脑里了吧?

在这个时候(想通了这一点),又还论什么不同的人种、民族与国家呢!?

0 有用
0 没用
卡门 卡门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卡门的更多书评

推荐卡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