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杨白话版资治通鉴》的平民阅读观念

出版评论
2020-04-27 看过

《柏杨白话版资治通鉴》的平民阅读观念

王海峰

司马光编写《资治通鉴》的初衷,是鉴于往事,资于治道。此后该书成为历代帝王的治道镜鉴宝典。进入新中国、新时代,关于《资治通鉴》的翻译,版本甚多,一版再版。白话版《资治通鉴》的主要读者在民间。而《柏杨版资治通鉴》可谓当下最具民间阅读观念与价值者。从编辑出版角度看,《柏杨版资治通鉴》完成了一次全方位的《资治通鉴》白话普及与文化传承工作。我们以2020年初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36卷本《柏杨版资治通鉴》为例,分析作者和出版者的编写与编辑细节所体现的平民视角、阅读观念及当代镜鉴价值。

总括起来,这种平民阅读观念主要表现在以下8个方面。

1.难字注音、释义。《资治通鉴》初版距今已900余年,文言句读与难字不便大众读者阅读,成为平民阅读中华古籍的障碍。《柏杨版资治通鉴》将汉语3500常用字之外的难字注音、释义,附于字后,可谓方便之至。例如:柘树的柘(浙)字,注音,并释义为“桑树的一种,叶也可养蚕”。一些姓名中的难字,直接注音,如唐文扆的扆(乙)字。比较方便与细腻的是,该书中即便很多难字首次出现时注音了,但因这些难字在图书中跨度较远,普通读者易忘,编者便进行了重复标注。这让一般读者备感体贴,三五次之后,诸多难字便自然认识了。

2.短句翻译,流畅且便于理解。纵观《柏杨版资治通鉴》,其将文言译为白话后的分句句子长度,大都不会超过15个字。长句均用标点断隔,这使得译句读来上口,节奏感强,便于理解。这样的例子随便翻页即是:“春季,正月,后梁帝国皇帝朱友贞,下诏命令宣武战区司令官袁象先,增援颍州。袁象先赶到,南吴军队即行撤退。”短句翻译,配合镶嵌句中的注解、释义、注音、标注、评议等辅文,不显冗繁拖沓。

3.官员职级、伦理称谓等均转换现代语境,匹配不失呆板,诙谐不失准确,明晰不失系统。这一点算是《柏杨版资治通鉴》的一个特色。此前诸多白话版《资治通鉴》虽然翻译了一些官员职级、隶属和称谓等,但均止于翻译,与现今时代结合不紧密,很少顾及读者心理感受与现实理解,且现代话语表达的融合度和普及度均未深入平民阅读语境。例如,《柏杨版资治通鉴》将“吏部侍郎”译为“国务院文官部副部长”,将“中书侍郎”译为“副立法长”,将“同平章事”译为“二级实质宰相”,将“团练使”译为“民兵司令”,将“翰林学士承旨”译为“皇家文学研究院院长”,等等,所有官职等均转换为此类现代称谓。此外,对于一些难理解的伦理称谓也有“转换”,如:在“倢伃”后注释为“小老婆第五级”,在“元妃”后注释为“小老婆群第一级”,等等。

4.注释严谨,考据存疑。翻译之事,精准之信是第一基础,达、雅是更高要求。而精准的含义不单要忠于原文愿意,也要对原文愿意进行思考或考据。从这点上看,《柏杨版资治通鉴》具备了诸多考据学色彩与精神。例如,南吴王杨隆演派使节带“猛火油”给契丹皇帝。《资治通鉴》原文对“猛火油”并无过多解释。柏杨版则考据存疑注释道:“猛火油似是石油,宋王朝沈括所著《梦溪笔谈》,曾首次提及,说是用黑烟灰制墨,但述律之事,恐怕是摇尾系统为了宣传她的天纵英明,凭空编造。否则,五个月后,契丹即行围攻幽州,为什么不把‘猛火油’拿出来一试?”再如:《资治通鉴》写宋齐丘密语徐知诰时,称徐温长子徐知训为“三郎”,柏杨版进行了注释存疑:“长子应称‘大郎’,不知什么原因称‘三郎’。”这种疑问,普通读者必然会有。多闻阙疑或考据存疑,也便成为柏杨版资治通鉴适合平民阅读的一个特点。

5.附详解时空地图,并对照古今地名,详加注释。在时间上,柏杨版资治通鉴于每一年“述史”之初,都开列了处于大小分裂之中诸侯国部的纪年,这形成了一个比较直观的比照。在空间上,对有领地国土变化之处,均做了详解地图。在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柏杨版资治通鉴》中,还附以时空地图,以历史上重要事件为节点,为读者建立一个立体的时空。不论是环形图、线型图还是空间图,都为普通读者了解历史精读原著做了有益辅助。此外,在古今地名对照上,该书可谓尽详尽广。这样的例子随处可见,此不赘述。该书还对一些特殊地名做了注解,如“狼山”一地,注解为:“江苏省南通市南,当时尚是一沉积小岛。”如,提到地名“石壕”,注释为:“河南省三门峡市东石壕镇。杜甫诗《石壕吏》,就是这里。”再如,原文“玉局化”,注释:“地名,在成都市城南杨柳堤。据说是道教大师张道陵成仙之处。一五五年,太上老君李耳跟张道陵到这里,忽有一张高大而四脚弯曲的玉床,从地面冉冉出现,李耳就坐上去讲解《南北斗经》。李耳离去后,玉床再缓缓降入地下,不见形迹。古文称‘高脚弯曲’为局。”古今历史、地理人文、传说演变,都在柏杨版资治通鉴中不时浮现。

6.解释国际历史背景。柏杨版资治通鉴不止于翻译原文、延伸注解、详谈演变,而且涉及国际历史背景,例如在译及7世纪60年代唐王朝政府高句丽王国时,用大约300字注释了朝鲜半岛的政情、国情及演变历史。这种拓展已经超越了单纯的翻译、注解范畴,可谓纵横捭阖,开拓读者视野。

7.多用互著之法叙述与提示读者。章学诚在《校雠通义》中提出文献学的“互著”与“别裁”之法,这也同样适用于史学。柏杨版资治通鉴很多地方采用类似互著的方法,叙述历史与提示读者检索。只是柏杨的“互见之法”并非为了文献的“兼收并载”,而是为了使读者贯通历史事件,畅晓人物遭遇,勾连起因结果。例如,在第34卷翻译“守门官”时注解道:“守门官类似东汉王朝的郅恽,参考三七年正月。”这种“参考”与类比,表现了一种“融通”的历史观,也令读者体会历史的某种相似与贯通。这颇见体系,也很难得。

8.“柏杨曰”别具一格,为柏杨特色,内涵丰富,见地直接,且尖锐、深刻。这类似《史记》的“太史公曰”。“柏杨曰”的特色可以分成几个方面。第一,发现问题。例如,在“柏杨曰”中提出:“所有传统史书,包括《资治通鉴》在内,从来只记死亡人数,不记受伤人数。死者已无知觉,善后工作不过埋葬,而伤者怎么抢救,怎么治疗,医生何在,药品是否有备,所有史册都没有这方面的记载。”这是一种对历史记载的诘问。亡与伤的性质,及二者背后的历史差异、境遇及人权是否有别,是值得深思的问题。第二,陟罚臧否。在评价刘皇后棍打其父刘山人时,“柏杨曰”:“当忘恩负义的行为被视为稀松平常,甚至还受很多人赞扬鼓励时,这个社会就会受到天谴,而且是无情的天谴!”这表现了“小分裂时代的伦理特质”,这也是“无穷无尽的动乱之源”。第三,总结义理。有“柏杨曰”这样总结:“一个人强烈而急躁的私欲,会造成盲点,看不到应该看到的东西——即令一根针刺到眼睛里,也毫无感觉,他只看到他想看到的和立刻可以满足他私欲的东西。于是盲点不断扩大,转化成意识形态,提供为盲点辩护的理论基础。而这正是周围清醒的人无力感的主要原因。”这是比较常见的总结方式,自然也有感慨、评价与嘲讽等。事实上,更多的“柏杨曰”并非集中来说,而是附着于译文之中零散叙述。例如,在正文注释中评价王郁对耶律阿保机的进言为“一派汉奸口吻”;也还有许多评价,是论及历史事实、人性美丑、风俗政令等方面问题,不一而足。

通读《柏杨版资治通鉴》,如阅读跨越1300余年的历史小说。人物、战争、权谋、政令、风俗、地理、天文、传说、百姓、饮食等,均在分分合合的历史叙述与详细注解及评议中缓缓展开,真相与物理显露在注解中,人性与权谋浮现在评议里。这是一套可以作为历史故事来阅读的具有平民视角和当代镜鉴价值的图书,只是它过于真实,过于漫长,过于深刻,有时不免令人捶胸扼腕,痛心疾首。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柏杨白话版资治通鉴的更多书评

推荐柏杨白话版资治通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