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个温柔又哀伤的童话

乔奇
2020-04-27 看过

《打火机与公主裙》,文如其名,很俗,很温柔,很亮丽美好,我很喜欢很喜欢。

杜拉斯在《情人》中写道,“我遇见你,我记得你,这座城市天生就适合恋爱,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李峋和朱韵,性格上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却拥有着同样叛逆,张扬肆意的灵魂,所以他们能走到一起,他们天生一对。

两人性格上有几对有趣的互补点,姑且拿来一说。李峋是个顶着一头杀马特金发,叛逆不羁的主儿,他第一次登场做自我介绍的场景简直笑死人,一个群嘲的笑容,一句欠嗖嗖的“我叫李峋,是今年的高考状元”如一声响雷,震撼了包括朱韵在内的所有人。他简单直接,不怕得罪人,因而也反感那些虚头巴脑的“表面功夫”,记得朱韵和他的第一次交锋,就是彼时还披着“乖乖女孩”外衣的她前去去劝他上自习,结果被人状元华丽丽地用“过河死”的小游戏摆了一道。朱韵当时的内心死nmlgb,说出来的话却小心极了!

“你这个……”朱韵想了想,小心地说:“你这个游戏设计得是不是,稍稍有点不合理啊。”
李峋没有说话,拍拍裤子上的灰。
朱韵笑了笑:“被球砸中是死,过河也是死,弄错了吧?”
“没有。”
他低着头,咬着烟,说话声音显得有些低沉。
朱韵:“那怎么玩都会死啊。”
“对。”
“……”
朱韵谨慎措辞:“那这游戏是必输了?”
“嗯。”
“那为什么还让我玩?”
“看你不顺眼。”
wtf?
朱韵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
“因为我看你不顺眼。”
标标准准普通话,声音还挺好听。
朱韵愣了半天,才又问了一句。
“为什么?”
李峋终于拍完身上的灰,直起身。
朱韵觉得自己这个时候还能注意到他皮肤很细腻,也是没谁了。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拿掉嘴边的烟,淡淡地说:
“你这人,太他妈假了。”

两人在待人接物这方面的反差非常明显了。朱韵特别可爱的地方在于,明明是个内心叛逆又野蛮的小姑娘,但由于成长坏境的关系(即被掌控欲爆棚的大魔王妈妈长期压制),她很懂得忍耐,让情绪隐而不发,所以就算内心戏多到爆表,她依然能够维持表面上的“波澜不惊”。然而这种波澜不惊的演技,在咱们黄毛状元眼里显然不够看,那句“你这人,太他妈假了”如同一把手术刀,生生划开了朱妹伪装多年的面具。以此为契机,朱韵在后来与李峋相处的过程中,也在不断成长,从敢于发自内心地对王宇轩说“王宇轩,你好烦啊”,到义无反顾地顶着家庭的压迫和李峋在一起。这一切,都表明了李峋对朱韵的影响和她自己的成长。

合适的第二点在于,李峋给了常常犹豫不决的朱韵前进的动力。如王宇轩所说,朱韵从前“像只喜欢偷懒的兔子,等着阿姨下命令,她每下一项,就执行一项,多一点,都不肯做”。而李峋的坚定自信,他的“淡淡的,坚不可摧的方向感”,正是朱韵一直以来缺乏,并渴望着的东西。葡萄美酒夜光杯,少年天分充盈,兴之所至,亦可以随手往墙上砸。他说“我从来不需要爬山,我在哪,哪就是山顶!”,他说“所有事,都只有在最开始的时候才是它原本的样子,越往后,就越偏离。但仍是值得努力的,因为我们努力,可以让它不偏得更远。”他“走着一条不是很轻松的路,但步子却迈得比所有人都更干脆。所以他比所有人都走得更远。”世界上,有太多的人不明白自己要什么,因而他们挣扎痛苦,陷入迷茫无助的旋涡。李峋恰恰是少数,真正知道自己的目标为何的人,他的内心和他的字一样,一笔到底,毫不犹豫,果决而明晰。所以从小到大,很少有自己选择的机会,一旦拥有,便又容易踟蹰不前的朱韵,爱上这样的他。也因为这样的爱,她爱上了自己的专业,爱上了他的梦想,并把他的梦想和自己的牢牢维系,也成为同样愿意为梦想勇往直前的人。因为爱,而获得了前进的动力,这是多么了不起!

朱韵一直是个矛盾的人,既脆弱又骄傲,防备心极重。她习惯于躲闪逃避听命于人,直到李峋出现。他从一个奇怪的角度全方位百分百地契合了她的需求,她才能安心张开羽翼,借他送来的东风,一飞冲天。

恰恰也是他们从未改变的同样目标,使得多年后他们的重逢与再度交心,水到渠成。

下面再说说两人的相处模式。如果只是粗浅一读,这本书会给许多读者带来“两人地位不平等,朱韵卑微而李峋不爱她”的印象,但事实上,李峋对公主的爱绝不比圣骑士给他的少哪怕一分,这种观感只是由两人性格引起的相处模式的特殊所导致的。

先解释一下产生这种观感的原因。李峋的性格中有个有趣的矛盾——他一方面自信坚毅,包容自己的一切,另一方面却乐于在人际交往中保持着极为保守、被动的姿态。这种保守,疏离,其实是不自信的一种体现。(瑟瑟发抖,我居然敢说李大爷不自信,但事实就是如此,毕竟人无完人)李峋热衷于“掌控一切”,然而感情恰恰是仅他一个人掌握不来的东西——予他人真心,也代表着给了别人伤害自己的权利。加上坎坷的成长经历令他过早明白世事之无常。他便更愿意以警惕的防御姿态示人。与杀马特恰恰相反,朱韵的母亲是个爱孩子又有些刻板的中学教师,父亲则是省教育厅副厅长,在这样一个满含书香的环境中平安成长起来的朱韵,内心强大,满怀热忱,甚至因被保护得太好,颇有几分不知人间险恶的天真和脆弱。(李峋敏锐地看穿这点,所以叫她“公主”,不只有调侃,不止因为爱,也因为他也知道这份纯粹的珍贵难寻)

两人性格上的这点反差在两次表白中体现。学生时代的李峋谈过许多恋爱,但无论是柳思思,还是朱丽叶,与他都只停留在“放松心情而不上心”这么一层。柳思思说“他不追人,也不甩人,当然也不留人,都是女生自己来自己走”,这体现出李峋对爱情态度的“悲观”。而朱韵的告白,说是朱韵主动,不如说是李峋一步步“循循善诱”引导的结果。他花时间陪她参加比赛,在她难过时熬夜制作破解软件哄她开心,末了再欣欣然放把火,扯一个“徐黎娜马上要和我表白了哟”的小谎,吓得我们的公主慌慌张张地把表白变成了冲锋陷阵的战场。但,即使他能随便又大胆地告诉一众教授“因为爱”的理由,却不肯告诉当事人他浓烈地烧了半年的爱。于是这一步,公主来走。她说,“李峋,你选我吧”她说,“我绝不背叛你”。看小说看到那段的时候,我恐怕比书中人李峋笑得还要大声。公主的表白,极简单,极直接,却也极动人。在两人的关系中,她迈出了最后的,最重要的,也最需要勇气的那步,并在往后的许多年里,始终如一地践行着自己的承诺。

真公主,一诺千金。

时间往后推了6年。彼时李峋和朱韵为了曾经的伙伴高见鸿,做出了撤回律师函的决定。尘埃落定,千等万等,我们终于迎来了,令人热血沸腾的李峋的表白!他说“我从来不跟女人表白,以前我喜欢上谁,总会想办法让她自己找上门来。”,他说“。朱韵,以前爱怎样就怎样吧,你要不要重新跟我一次。”当李峋终于愿意为了眼前的这个女人放下所谓的矜持和戒心,明白了交付真心和为爱勇敢的重要性,作为观众的我心中亦有一种沉甸甸的感动,时光没有磨去那个少年的棱角,但让他成长。当年的李峋在迎来了等待半年之久的表白后恶狠狠的说,“我他妈终于等到你服软了”,我们何尝不是陪着朱妹,在多年后,迎来了李大爷的“服软”!朱韵的那声“要,我要!我要!”,也带着一如既往的勇敢,串联起横亘在两人间多年的光阴,让他们真正义无反顾地再度走到一起。

其实书里有许许多多的细节很值得挖,初读没能发觉,再读时简直甜到我牙酸。而所有的细节都在悄悄地告诉读者,他们的爱从一开始就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之上。篇幅原因,在此先不作展开。

下面用书里的一段话为两人关系的分析作结。

李峋对她而言是个特殊的存在,亦或许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曾有过这样一个人,他跟所有人都不同,世间没有任何理论可以阐明他,也没有任何道德能够束缚他。在她的世界里,他站在金字塔的顶端,是一切的参考。
  水流滑下她的身体,她想起柏拉图曾提出的假设——
“原来的人都是两/性人,自从上帝把人一劈为二,所有的这一半都在世界上漫游着寻找那一半。爱情,就是我们渴求着失去了的那一半自己。”
  他拥有她缺少的一切。
  信心、勇气、力量、自由。
他不像她那样容易迷失沉沦,他永远有坚定的方向,永远不会怀疑自己。
朱韵迷恋跟他在一起的感觉,那让她觉得自己也能鼓起勇气面对一切艰难。

有人说,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是找到相爱之人,与之共老;也有人说,最幸福的是为心中之梦想,奋勇拼搏——如果这两件事情能合为一体呢?这就是《打火机与公主裙》。如书中所说,在最飞扬恣肆的青春年华里,“他们没有浪费一分一秒,始终看着同一方向,洒金拼搏的汗水,做尽快乐的事。”他们为爱拼搏,为理想奋斗。这是种怎样的感情?豆瓣上有一篇《la la land》的影评令我印象深刻,它的标题是“在纯粹的梦想面前,任何善意的非善意的同情都自惭形秽”。是啊,实现梦想本身就已很难很难,能找到一个愿意与你并驾齐驱、不管不顾地追寻梦想的“傻瓜”的人,又有几个?Twentine的文风向来冷静清远,却依然温柔地向我们展示了这么一个爱与梦想相伴相生着的美好童话。他们缺点多多,他们“平凡普通”,他们恰好相遇,他们完美契合。

真好,好得让人流泪,好得让人嫉妒。

大多数小说都会选择在主角最意气风发的节点收束全文,而《打火机》偏写尽了李峋与朱韵的身后事。日月如流,斗转星系,时空变幻,沧海桑田。我们明明也算二人故事的见证者,最后却也只能从李思崎的视角,恋恋不舍地看看他们这一生。

有些荒唐,有些哀伤。

我想,这是属于作者Twentine的傲娇。明明编织了一个美好的童话,末了却还是要在你心上划上一刀,飘飘然告诉你,再相爱的人,也没能相依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人,终究不敌岁月。

有些路,终究还需自己走。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