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书有风,翻书有声

可无
2020-04-27 看过

虽然这是我的书,但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果。

内容是读过之后的评判,这篇只说书本身。 这本书的设计,是鲁明静女士,佼佼给我发了几本她做的其他书后,我就很放心了,每个作品都还原了那本书最好的样子。 果然,交稿的时候,眼前一亮。 你们有没有发现,山居类型的书,很难做出新意? 市面上,多数山居生活类的书籍的封面设计,逃不过这几种思路:一种是风景照,一张很美的山林图,有时候加点穿着古典的人物,或者加点生活日常的器物,或者就是单纯的一些器物、有点生活野趣的局部;另一种就山水意象,不管是插画还是水墨,反正,想点题,就要出现山。 这两种其实都有点看图说话了,太直接。所谓设计,应该是审美+创意,而创意,则应该是出其不意的。比如君涛前几天给我说,有鹅山居的logo不应该是鹅,太直白了,不高级,应该是个鹅蛋,一个蛋形圆就行了。 这是设计。所以我觉得一个好的设计师,做出来的东西,不应该只是符合你的预期,而是超出你的预期。很明显,鲁明静女士的这版封面,就是后者,出其不意,有设计感,有清晰的定位,有和定位相符的气质,而且还很年轻。

开本、装帧、定价、签名版、手写信

先说开本

这几天看到当当有几个差评,思路之清奇,令人措手不及,虽说众口难调,但有些读者的点还挺有共性的,有种不得不重新审视的出乎意料。 之所以意外,措手不及,是因为完全和我对书的审美需求错位,比如开本。看到好几个留言说开本太小了,又薄,没前两本大,感觉是在评价大碗鱼的碗太小,份量不够,这让我蛮伤心的,毕竟那是我写了两年多,才凝结而成的 书。 (不过也有人说小时,是在表达善意的诉求,比如希望章节能再多一些,读得时间更长一点,这种善意,也是看得见的,只是说那些以够多、够大、够厚的实惠角度来评判一本书的用户。) 当然这是感情层面的,是我个人的情绪,不值得被一个陌生读者的去体谅。 但我想说的是,就实用层面来说,开本小,本身就是为阅读考虑的。 正是为了方便阅读,才把书做小了一号,因为就手感来说,这个开本一定是最适合阅读的,适合装包里,放床头,一只手抓着公交、地铁的扶手,一只手端着的书。 握住它,就像握住一只鸟。 当然,除非有人买书,根本不是为了读,就是为了字多、大,实惠。

书的封面为了保持这个尺寸应有的手感,印刷完,设计师专门嘱咐不让过油,这样纸张就会保持它,纸的质感。(而且少了那层贼光,视觉上也会稳谧很多)但这样同时带来的麻烦是,装订时工人必须带上手套,非常小心地把封面放在装订机上,才能不把封面蹭脏。
握住它的手感,就像握住这只鸟。

然后 看装订

出于对开页图片的呈现,以及阅读时可以完全展开的舒适感,这本书采用了比胶装费工但更高级的 “裸脊线装” 拿掉外封之后的内封,是一面古典、静穆的蓝。

而且这个蓝,还有着非常漂亮的背和线

裸脊锁线的材料 ,一般使用的都是白线,但设计师讲究,让印厂特意去买了和内封纸张颜色一致的蓝线。

其实所谓的匠心,就是对细节,或者说根本用不上、看不到的那个面的用心,就像收拾厨房时,爱干净的妇人,每次洗完碗,会把墙面与橱柜之间的缝隙都擦一遍。

设计师:什么线可能没人在意,但我在意。

所以鲁明静女士,的确是这个行业非常优秀的设计师。记得当时给公度看他做的书,公度说:“这些书做的,可以用道德词汇评价了——'设计很干净,看得出教养'”。

每一页都可以完全铺展

因为既然是图,就应该是有空间的

观书有风
翻书有声

拿掉外封,内封是另一种 朴素,静穆且单独成立

朋友拍的,好看吧?质朴,稳谧。

但这么质朴精致的工艺,却有读者拿到后,说是质量差没粘牢,封皮会掉…

这就尴尬了……

定价

这本书定价是58。

除了封面纸质、裸脊锁线,工艺的讲究,这本书的内文纸选的也是成本比普通胶版纸,更纯质的雅致纸,装帧和用纸以及对印刷和最终呈现的要求,都是中信这个团队以及设计师对这本书,最基本的尊重。

而且除了实体店,或者有特殊的附加值,网店卖的书从来没有过原价的,这是常识了。显示原价的,基本都是当当或者京东在做满100减50的活动,没有活动时,多是7.5折,40左右,这是图书网上销售渠道的基本规则。

不过“买书不是买菜”的责怪,

其实是一种,非常苍白又没有意义的宣泄

情怀都是个人的,有一点我们不得不承认,

就是这个时代,确实很少有人以惜物之心

去尊重一本书了。

所以在审美的错位和误解上,

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只是觉得出于对这本书的尊重,和对中信这个团队以及设计师努力了这小半年的回敬,

至少应该把这些用心,分享给那些看不见的人。

签名

当当的预售,我签了三千册,一半左右写了个我觉得意象不错的词语,另一小半在衬页右下角写了个“二冬”,后来写的多了,觉得“二冬”太无趣了,不过是个人名而已,于是就写了大概有两三百本的“沐暄”。

因为我当时想的是,“沐暄”,这个词是非常温暖的词,意象很好,而且,沐暄堂是我的斋号,就是冬天晒太阳的地方。“暄”,是冬天的太阳;沐暄,就是冬天晒太阳的意思了,多温暖啊。

而且,在古代,斋号基本都是同人名一起使用的,所以,说“沐暄”是我本人的别称,也成立了。只是我没想过,现在很少有人这么用,于是就令当当的销售接到了好些个说没有签名的投诉差评。挺让人沮丧的,但有一个现实需接受,这是我的过,毕竟不能给每个偶然买到沐暄的都解释一遍。

手写信

这个信件,每本书里都有。这本来是书里面的一篇文章,原标题是:“有关写作的一些经验” 后来觉得,直接写对写作的理解,读起来有点说教了,会令人反感,于是就接受了设计师的提议,手抄了一遍,改成了一封写给我妹妹的信。

也就是说这封信,只是我借用教我妹妹写作的嘱咐,写出我对写作的看法。所以“小颖”只是一个假借的对象,虽然这个名字确实我是妹妹,但在这封信件上,都不重要了,说是写给每一个读者的,也成立。

回答完这几个问题

再来看书。

一本书是有呼吸的,这个呼吸有两层。

一种是章节与章节之间的顺序,就是说,一篇文章单独读的时候,是很好的,但放在一本书里,和几十篇文章同时出现的时候,就不能那么任意了。因为在几十篇文章的顺序里,一篇文章其实就是整体里的一小段。所以每篇文章或者每个章节所应该出现的位置,剪辑时所需把握的节奏感,便是如此。

二是设计本身的,配图、留白和断章,其实都是节奏所需。

其实和布展一样,布展,并不是挂个画就行了,布展是在用空间呈现作品的语境,用节奏呈现观展的韵律。图书设计、排版、编辑,所考虑的都是这些东西。

以此书为例

(彩蛋太多了)

外封的准确性已经说过了内封一打开,首先看到的是一面静穆的蓝上面有一根细细的银色灯线(这根线不是印刷的,是一种工艺,叫“烫银”,是压上去的)
这个灯线是我的一幅小画放在这里,就成了一个隐喻拉一下,书就像灯一样打开了
接下来扉页,是一个印章 何效义给我刻的一枚闲章:沐暄
翻过来,是一个小花和一张有“沐暄”两字的牌子
可能没人注意到,为什么是这个小花因为这朵小花,就是后面插图里,那个正在晒太阳的小花
左这朵小花,右边是沐暄牌匾细心吧?
被线分隔的纸被纸分割的线
然后翻一页,是满树的柿子
再翻过去,就是一个开页从上一页摘下来的一枝
就像一个缓缓切入前奏接着就入文字了

以及它藏在角落里的静寂

然后表明主题
这本书的简介和后封里,写着书的内容:二冬全新作品 | 随笔+摄影+手写短句+静物小品所以就像展览一样进门之前先看点小品
花花草草
小品看完该上文了
标题
目录
以及它藏在角落里的静寂
这是我去年底画的一个鹅
原画有点大,一米乘一米
然后是第一章

直到最后一篇以后记山居七年的叙述结束

正题内文中,所有标题后面带个小相机的,都是有配图的
里面每个章节都有两个手写的短句以及……………………………………(中间的内文和彩蛋就不再剧透了)
直到最后一篇以后记山居七年的叙述结束
以月光画句点
然后是读完书后的缓冲余温餐后甜点
最后再见
2 有用
1 没用
山居七年 山居七年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山居七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居七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