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者的爱好

赵客
2020-04-27 看过

这本《笺墨记缘》被收入“大家书话”丛书,其实和“读书”的书关系不算大,和“书信”或者“书画”的书联系更紧密一些。作者方继孝喜爱收藏名人手迹,在上世纪改革开放初期即已经开始穿梭于潘家园和其他地方的各古董摊和旧书摊,和很多旧书贩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全书共二十五个故事,即是他若干年来收集到的名人墨宝过程。

方先生的收藏颇丰富,胡适、钱穆、陈寅恪、巴金、茅盾、冰心、老舍,甚至曲艺界的侯宝林、郭全宝等等的手稿、信件、填写的表格、运动中的交代材料等都被其收入囊中。这些书札、文件、档案很多是上个世纪被各国有单位当作废纸论斤卖掉,被人看到其中的价值,便开始了民间的流浪生涯。若有幸被人慧眼识得,从废品站中摇身一变,成为文物,否则便如泥牛入海,从此不知所踪。至于为什么这些珍贵的文物会被以此种方式流传出来,或许和“读书越多越反动”而导致人们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有关,又或许因为当时很多老先生依然健在,这些文物还不被认为有什么价值。仅以方先生收集的一套知名人士对《汉字简化方案》的修改意见为例,十多年前就曾被估值八万多元,只怕现在已经水涨船高。据说文改回刚卖出这些档案中的一部分时,被周有光先生得知,还曾经骑上自行车去追赶那个收破烂的小贩。

除了这些零碎信笺笔墨,方先生还历时十多年,收集了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的《我的前半生》若干版本:1958年的油印本、1959年的大字号十六开“未定稿”本、1960年群众出版社的“灰皮本”、1962年的“溥仪修正本”、1963年的李文达与溥仪的“修改本”。这些版本并非一次集齐,而是零零散散逐渐成套。从书中图片可见溥仪修订时,写在眉角及侧边的清晰字迹,可见这位“花匠”的一丝不苟。这篇《“延津剑合”的〈我的前半生〉》发表后,即有群众出版社的编辑联系,沟通后决定出版“溥修本”,即2013年的《我的前半生(批校本)》。

文中还提及一段黄裳和温州富商潘亦孚的公案。很多人认为黄裳因贪财,将张充和的书法《归去来辞》和胡适的书法《贯酸堂的清江引》卖掉,因此为黄裳引来不少非议,乃至升级成为笔战。方先生说同为收藏界的友人W先生曾告知他,黄裳确为了给妻子治病而卖掉,但曾与潘亦孚约法三章——不能转手卖出,只能自己收藏。然而潘先生并未守诺。

方先生这本书,大约收藏爱好者读来会有更深的体会。

0 有用
0 没用
笺墨记缘 笺墨记缘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笺墨记缘的更多书评

推荐笺墨记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