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严肃文学

丑丑
2020-04-27 看过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代表作《罪与罚》,放在kindle里好几年了,最近找来读,读的过程,不断感叹:这是什么绝妙神仙构思?陀氏到底是什么鬼才?

读完,我立马买了他的巅峰作品《卡拉马佐夫兄弟》。

《罪与罚》,故事发生在俄国农奴制刚废除的时期,大致在清末同治年间。在彼得堡,一个23岁的大学生,因贫穷辍学,急需一大笔钱,受疯狂思想影响,杀害一位放高利贷老太婆和老太婆的妹妹,之后受良心惩罚精神恍惚,最后自首服苦役,获得重生。

这么一听,好像不怎么样,差不多又是一个《复活》的故事?

然而开卷后,故事情节和角色张力,极其引人入胜,里面探讨了许多社会问题,对于各个角色的描写,饱满生动。

在这里,只介绍一个角色,我印象最深刻的角色。

她叫卡杰琳娜·伊凡诺夫娜,三十多岁,是一个获得过勋章的七等文官的女儿,外祖父是上校文官,自认出身贵族。

辗转一番,最后嫁给了现任丈夫,一个贫寒的文官,爱酗酒,在酒精中渴求悲痛,没错,他喝酒不是为了寻欢,是为了让自己更痛苦。

丈夫毫无责任心,甚至会偷家里的东西去买酒。最后丢了工作,自暴自弃。

家里有四个孩子,其中一个是卡杰琳娜的继女,继女不到20岁,为了养家糊口,被迫去做 妓 女。

家里快揭不开锅,房租也欠了很多,孩子穿着破衣服,经常挨揍。但是她还是坚持晚上给家人洗衬衫,一边咳嗽一边洗,衬衫必须干净。

有一天,喝醉的丈夫被马车轧重伤,快不行了。她不紧不慢地拿来枕头,在他头下放好,她绝望说:“他达到目的了。”

她大叫:“可诅咒的生活啊!”她说上帝对他们不仁慈,神父说临终的时刻应该宽恕一切人。

她说出自己承受的所有苦难,最后还咳血。

神父低下头,不再说话。

丈夫去世后,男主人公给了他一笔钱,她用这一笔钱来办回丧宴,即使没有钱吃饭,也要办一场相对体面的回丧宴。

她不断对宾客说自己曾经是谁的女儿,参加过什么贵族公馆的舞会,丈夫认识什么大官,以后会拿到一笔抚恤金,将来她还要办一所女子学校。

她完全靠想象力来安慰自己,一向如此。

比如自己的父亲是七等文官,那在她心目中,她就是省长的女儿,而且她坚信自己的错觉。

有的人因为看不起他们,没来参加回丧宴,她一个劲嘲讽没来的人。

回丧宴上,有人污蔑她的继女偷了钱,她竭力护着可怜的继女。

后来她知道自己根本不会得到什么抚恤金,她大喊:“咱们等着瞧吧!世界上有法律和正义,我要去找!立刻就去找,你等着吧。”她跑到大街上,去找丈夫以前的上司。

然后,她发了疯,强迫孩子们到街头卖艺,让孩子们唱法文歌,因为贵族孩子都是会唱法文歌的。

她摔了一跤,大咳血,去世前,继女想去找神父。

她说:“我没有罪!……用不着神父,上帝应当宽恕我……他知道我受了多少苦!……即使他不宽恕我,我也不管!……”

用她继女的话:“她寻求着正义……她是纯洁的。她那么相信,一切都应该有正义,她要求……即使您让她受苦,可是她不会干非正义的事的。”

用作者的话:“卡杰琳娜·伊凡诺夫娜不是一个不敢反抗的人:环境可以把她逼死,但是在精神上压制她,就是说吓倒她,使她屈服,那可办不到。”

我觉得这是整本书最饱满的角色,生动,真实。

她是人间苦难的代表之一,她很不幸,但绝不是孤立的和特殊的现象。

直到现在,你认识的人中,你看到的新闻中,也许还有这么一个或者好几个卡杰琳娜,只是时代在变,不幸程度不尽相同。

她有着明显的优点和缺点,自尊,虚荣,爱攀高枝儿,势力,嘴不饶人,但也善良,正义,能受苦。

毕竟人是多么复杂,不能好人坏人一概而论。

这样的人才是最真实的。

如果要全面考察一个人,又有几个所谓的好人和坏人?

这让我想起许子东说的,区别通俗文学和严肃文学的一个关键点,就是看小说里有没有绝对的坏人,如果有,那就是通俗文学,如果没有,那就是严肃文学,比如《红楼梦》里就没有一个绝对的坏人。

许老师还说:“看小说就是看我们自己。看通俗小说就是看我们自己喜欢的、自己打扮的外表;看严肃小说就是看我们自己不肯承认的自己的内心。”

类比一下,读通俗小说,看爱情泡沫剧,网上嗑CP,就像开了美颜相机;读严肃小说,看正剧,就如同开了苹果自拍摄像头。

不遂心的时候,人更喜欢捧着一个明明知道是假的东西来自我安慰,因为有时候现实太让人糟心了。

我们不要被化妆和美颜欺骗,仍需严肃文学,让自己清醒一些。

但也没必要成天素颜,也打扮打扮,学会哄自己开心。

ZKF

2020.4.10

0 有用
0 没用
罪与罚 罪与罚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罪与罚的更多书评

推荐罪与罚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