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无声处戚戚有感

erwei
2020-04-27 看过

这本书放在书橱了很久了,近来借工作调整之际也是疫情期间读了一遍,书很好一晚上即读完了。

如果不写点什么给自己留下来的话是对不起作者的,也是对不起这本书的。写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书籍和量子之间的关系,书籍或哲学也必然是一种能量,包括音乐等其他艺术形式,以后再联想吧。

书归正传,回到作者的话题吧。很感人,作者用一个两代人的悲剧来阐述了坦诚和承担的关系,谁人能不犯错,但是在错之后如何来纠正,如何来救赎自我,才是最重要的。或许错就是上苍给我们的一个历练的过程,你一次没有达到要求,就两次三次,但多次后上苍也就放弃你了,如果是自我升级了,那就是不一样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就是这个道理。

《弱小的人都会犯错误,而且是流着泪犯的,但罪过就像一座山压在弱小的人的肩上,有人翻身醒过来了,把罪赎放下来了,有人继续背负前行。不论背负与否,这就是真实的人生,我们必须敬重那些可以放下救赎的,也必须敬重那些背负前行的,因为个体是不能完全相同而论的,个体的选择就是选择本身,所以尊重个体的选择本身就是尊重本身。》

而书中更吸引我的是阿富汗的整体故事,借小故事基本梳理了来龙去脉一遍,与叙利亚的故事又是何尝不是一样的。。。。。在新冠肆虐全球的时候,人民又是显现的多么渺小。上苍保佑了我们,保佑了我华夏大地有和平、稳定的生活,没有什么战争,没有什么社会动荡,这就是我们最低的要求,感谢。而新冠带来的保守主义的抬头,给我们这点小小的要求到来了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性,我不要也不想我们大家呆在一个所谓类阿富汗的国家里,除了政治和强权谁又能保护保佑我们。

《阿富汗的故事:创立-发展-和谐-富裕-突然动荡-多变动荡-长期动荡-遥遥无期-恢复正常期待》

必须回归到宗教的真善美的力量上。在苦难面前,只有自己直面面对自己的处境,或苦或累或难也是无法去逃避的,这是宗教就是一种类似于救赎的工具或信仰的归宿。多年来一直看的加缪的一个小册子,西西弗的神话,信仰可以创造对抗外部环境的强大力量,虽死而无憾;而近来读王阳明的传习录也是若此,致良知即行。

《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论述相同,冲突下善的闪现如圣光降临直射人心》

蹉跎已近半生,刚过四十而立的年龄,时代陡然在我们面前展现了他的不确定性。上述说的要求保佑等等都是理想的理论的,如果不确定的时代到来了,我们怎么样来面对,我们做好了准备了吗?我想说的是我们还没有,因为从我们70年代人之后,乘上的是祖国迅猛发展的列车,而没有骑过马也没有推过车的我们,所以更需要反省自我,谨慎处事。时代感是气势汹汹铺面而来的。

《当我们回首往事的时候,不知觉已身在舞台上了,泪水模糊了双眼》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追风筝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追风筝的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