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明媚,今天出发

乡下来的姐夫
2020-04-27 看过

我想你心里肯定有这么个人,曾经亲密无间,像友情像爱情,你们在一起很久,只是现在,因为一个你知道或不知道的原因,你把TA丢了,而且不知如何寻回。

我们无法寻回,是因为过去太久,早已忘记当初分开的原因,也因为过去太久,不确定对方是否记得或需要我们这份来自多年以后的问候和抱歉,更是因为过去太久,早就没有办法给自己一个确信的理由,重新出发。

成年人的生活是一个不断自我隐藏的过程,活得越是艰难,表现得却越隐忍克制。我们对外人说的越来越少,向内心储存的越来越多,我们哭的越来越少,一笑而过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们考虑的越来越多,尔后出发的越来越少。

听过身边朋友说起最多的梦想之一,是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为什么想出发?”“就想出去散散心,出去走走,安静安静...”“为什么不走?”“没准备好...”这才是我们的常态,真正想等到一切准备好再出发时,其实已经注定我们哪里都去不了。

迈出脚,把一只脚放到另一只脚前面,向前走出去,这些原本是本能的事情,却不得不惊讶它实际上做起来多难,而吃也是一样的,说话也是,还有爱,这些东西都可以很难。

年过70的哈罗德出发于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出发,直到加油站的小姑娘用善意的谎言骗他说:去接受一些你不了解的东西,去争取,去相信自己可以改变一些事情。就抱着这个简单又滑稽的拯救二十年前分别并身患癌症老友的信念,他开始向前。

所有人都认为注定失败,因为他什么都没有,除了衬衫、领带、帆布鞋和一副太老的躯壳。

二十年前的丧子让妻子莫琳把一切责任归咎于“木讷且不负责任”的哈罗德身上,二十年,他们陌生地活着,像房间里彼此看不见的两个幽灵,然而出发多日后的这天,莫琳驱车赶上正在行走的哈罗德,真诚又讽刺地说道:我想你回家,但你已然成为大家眼中英雄般的朝圣者。“我并没比谁好,真的。谁都可以做我做的事。但人一定要放手。刚开始我也不懂这一点,但现在我知道了。要放开你以为自己离不开的东西,像钱啊、银行卡啊、手机啊、地图之类。”他看着莫琳,眼神明亮,笑容笃定。

放下的,不只是地图手机,更多的是那份对儿子戴维已经离去的不可挽回,那份对妻子深爱却又相互伤害的歉疚,那份对自己的原谅,以及对自己的全盘接受。

87天,627英里,一步一步走到贝克里,见到老友奎妮,她因癌细胞的转移而导致右颧骨边长出的巨大肿瘤已让哈罗德完全认不出旧日模样。二十年前,奎妮主动为自己承担因丧子之痛酗酒而犯下的错导致离职,二十年后,他坐在浑身插满管已说不出话的奎妮身边,尴尬到只能起身离开。

奎妮走了,带着微笑,在他来的第二天。

送别奎妮后,他和妻子携手漫步海边,因回想起初见时的一句话捧腹不已,我不知道那句话到底说了什么,但我知道那是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话,只因那时太快乐了,所以觉得好笑。

朝圣结束了,又远没有结束。

也许当某天我们也纯粹地,走下车,真真切切用双腿走路的时候,绵延不绝的土地一定不是我们能看到的唯一事物。

也一定会发现,慢慢走,停下来听一听,其实没有什么人,包括自己,是可怕的。

最后,借用本书中最爱的一句话:重新养育一些东西的感觉,真好。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个人的朝圣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人的朝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