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神秘时刻,愿你不要遇到

玉杯琥珀
2020-04-27 看过

属于作者的炫技小说,应接不暇的心理和动作描写,显示出高超的语言驾驭技巧。像是一架精巧的显微镜,把主人公那种身不由己,完全被命运所砸中,被欲望洪流所夹裹的那种起初挣扎,却义无反顾的选择顺从内心的冲动,甚至转身拥抱这种突如其来的激情,描绘的非常细致。

一般来说,这种突如其来的激情,往往就是地狱撒旦的召唤,因为它肯定是不符合主人公所长久适应的公序良俗,否则也不可能会有起初的挣扎,和最后被抛弃时的深刻痛苦,但更因为如此,所以这种真挚,这种吞噬一切的激情,才显得尤为动人和拥有不可抗拒的力量。公序良俗,在此刻相比之下,只是一个孱弱的影子罢了,在心头一晃而过。所以,女主人公必定会屈从于心中熊熊燃烧的大火,甚至会“一下子拿定了主意”,对一个仅仅见过不到二十四小时的年轻人,就要委以终身,就要抛弃一切名誉,财产,孩子和家庭,去追随这个年轻人。

其实与其说追随这个年轻人,不如说她是追随于她内心最原始的渴望,那种不管不顾,只想要自己所要的渴望。因为人从出生开始,就被教导各种社会礼仪和规范,老了还要承担各种责任,符合各种社会期望。说实在话,的确是一个很循规蹈矩,又很boring的存在。就像女主人公,出身优渥,丈夫疼爱,两个孩子,一切都在正轨。然而,丈夫的突然死亡,命运突然裂开了一个口子,她突然间没有了目标,没有人教导她此刻应该怎么过,更没有人告诉她,什么是她自己真正想要的。所以她从一个地方游荡在另一个地方,去赌场观察形形色色的人,来消磨时间。然而,就在这个当口,命运露出了神秘的微笑,它觉得此刻就是收网的时候了,派出了一个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狂热,激情到乃至于扭曲的年轻人,他当然要面容姣好,当然既要有孩子气般的圣洁,也要有魔鬼般的致命吸引。没有人能抵御得了这个,或者说,没有人能抵御得了内心最狂野,最真我的冲动和放纵。

我觉得,任何称之为人的存在,并不是理性去规导感性,而是感性应在理性之前,理性服务于感性。否则人就是一个履行各种责任和期望的机器罢了。

所以,女主人公必定会堕落。这是毋庸置疑的。只要她是一个女人,在这个情况下,她必定会追随而入地狱,此刻她铁石心肠,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一个女人的二十四小时》如此,《包法利夫人》如此,《安娜卡列尼娜》如此,《歌剧魅影》的绝唱亦是如此。

但是,遗憾,抑或必然?这些女人的结局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因为只要她仍旧是一个母亲,一个lady,仍旧生活在这人世间,而没有真的入了地狱,了断了凡尘俗世的羁绊,她必定会遭受痛苦的反噬,自责和旁人的嘲笑贬低。就像是一只蝴蝶,它以为自己已经被那个神秘时刻所碾碎,灵魂已经自由的无所不往,然而实际上,它仍旧牢牢的粘在了社会这张大网上。之前隐退的那个孱弱的公序良俗,正慢悠悠的踱着步子走出来,一遍又一遍的,缓缓的展现它的力量,一遍又一遍的,用另一种方式去摧毁女主人公的“新”生活。

所以,《包法利夫人》自杀了,《安娜卡列尼娜》卧轨了,《歌剧魅影》则是选择了阳光下的子爵,《一个女人的二十四小时》则幸运的发现这个年轻的魔鬼回到了赌场。

我能说什么呢?我只希望,可爱的你不要遇到这种神秘的时刻。

以及,我怀疑茨威格内心是一个女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