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谈跑步时 我谈些什么》

兔子路边雯
2020-04-26 看过

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

痛楚难以避免,而磨难可以选择。

村上春树,一个可望不可及的名字。翻开书的第一页,觉得他就是那些有着可爱灵魂的小倔老头。

我爱上了作家的村上春树。爱他的坦诚,爱他的直白,爱他不死的青春,更爱他作为一个跑步者的倔强。

看球挥杆,裤腿一拍——我要当作家。眼神里是我没有的果敢,所以我仰慕他。放弃餐馆,孤注一掷——我要当全职作家。态度里是我没有的庞然若无,所以我钦佩他。最后一件,坚持跑步,最出乎意料的一件。

人们以前总是固执地认为,人生倾尽全力去做好一件事就行。但是,在这里仔细一想,正是个被人多少有所不同,人才得以确立自我,一直作为独立的存在。是我,不是别人,这就是我的一份重要的资产。心灵说受的伤,便是人为了这种自力性不得不支付给世界的代价。换一种方式思考世界,你会找到你自己的。

我们的人生不应该仅仅围绕着我们应该成为谁而活,或许摸索出来自己是谁才是最重要的吧。唯一途径——坚持。问问你心缝里透进来的阳光,问问他们都是什么。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放手去做,但一定要坚持。我们要做那个接盘者,在这光没有全部透进来的时日里,稳步前行,最后用自己强壮的臂膀去接住最后的果实。你问我失败了怎么办,放心吧,你做的努力不会像成功的结果看起来那么简单了,他会刻在你的骨头里,在你需要他的时候平平无奇地走路也会散发出独特的香气。

最近常常在想,我到了20岁或是30岁乃至以后,会不会有人问我我怎么看待18岁的自己?我害怕成长,害怕以后的自己干坏事,害怕成为不是自己的自己?说到这,我的左手拉了拉我的右手,听着村上春树说:“不拘什么,按照喜欢的方式做喜欢的事,我就是这样生活的,我都不成改变。我这样一个人,又能向谁所求什么呢?”我的顽固,每每任性妄为,又常怀疑自己,哪怕遇到了痛苦也想在其中发现可笑之处,是这些特别的小缺点绽开了我。人固有一死,至死都是18岁。

就这样像村上春树一样过着吧。季节周而复始,岁月流逝不回,我又增长一岁。勇敢地面对眼前的难题,全力以赴逐一解决。将意识集中于迈出去的每一步,有时还要以尽可能的眼光去看待问题,尽可能地去眺望风景。我毕竟是一个长跑者。

愿我的名字后面,也有着不一样的反转标签。至死都是十八岁,何况我现在也就十八岁。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的更多书评

推荐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