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王沪宁《当代中国村落家族文化:对中国社会现代化的一项探索》

怕登楼
2020-04-26 看过

本书是现任常委王沪宁的的一部学术著作,出版于1990年,作者当时是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主任。本书关注中国农村家族文化在改革开放新时期的整体面貌和变化趋势,是孙关宏教授主持的课题研究,由王沪宁分析全部调查报告写就而成。

在30年后的今天看来,本书并无许多新意,中规中矩写就,是对中国(农村)家族文化的全景扫描。全书整理论述了中国村落家族文化的构成部分(族居、宗姓、备份、房族、族老等)、功能(维持生存、保护成员、绵延后代、内化群体等)基本特点(血缘性、聚居性、等级性、礼俗性、封闭性、自给性等)、存在原因(生产水平、资源总量、自然屏障、社会调控、生育制度等),以及其在现代中国里的趋势。总体而言,因论述较全面,故全书难作深入洞见。但这在30年前大概已经算是很难得的优秀作品了。

读完后对本书有两点深刻感受。

一方面,通读本书能强烈感受到其唯物史观立场,以及由此带来的社会进化论。作者头脑中的文明观背景似有明确的“传统-现代”二分对立。在此基础上,作者将中国的村落家族文化定性为对传统文明的适应性结果,是“古代原始群体的制度的继续”(p30)。家族文化之所以盛行于传统文明,最主要原因被归结为生产力不足和自然资源限制,使人们不得不报团取暖以适应外界条件(adaptation)。而作为传统文明的“遗存”,村落家族文化是不符合于现代化建设的,因此他认定在中国的现代化建设中,长期来看村落家族文化必将消解,而且需要创造宏观环境以促进其消解。在谈到促进其消解的措施时,作者又回到了唯物史观,强调生产力发展和资源供给的增加对村落家族文化的釜底抽薪作用。因此我们看到,作者尽管在本书也指出了家族文化有值得挖掘的潜能,但总体而言,家族文化在本书中是被明确放在与现代文明的对立面来考察的,并且全程秉持唯物主义历史观。这在今天看来显得有些简单化,甚至不乏对传统文明的残忍,但与当时全面中国推进现代化的语境是相符的。

另一方面,在读书中也常感受到本书的时代感。在本书出版的1990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被认可和推广的时间不久,那时候人们检验这个新制度时常常将之与前不久的公社化时期作对比,看其为中国社会带来了什么新变化。本书也凸显这一特点,经常谈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村落家族文化带来的新变化(与公社化时期对比)。例如,作者认为,改革开放后的家庭承包制为村落家族文化带来了暂时的恢复。尽管作者多次强调“消解是历史趋势,回复是特定现象”(p279),但家族文化的复兴与改革前公社化时期的“去家庭化”的组织制度下的家族文化相比,是非常明显的现象。又如,作者这样解释当时乡村的无序状态:改革开放后公社组织撤退,家庭承担起了生产职能,但无法承担起公社(正式体制)的社会调控功能,导致社会调控功能落空。我感觉这些改革前后的对比分析应是对公社化时期的农村社会有鲜明记忆才会洞察到的,所以读本书能体会到其鲜明的时代感和历史语境。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当代中国村落家族文化的更多书评

推荐当代中国村落家族文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