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做孩子

野子
2020-04-26 看过

偶然看到姜二嫚六岁写的一首诗:晚上 / 我打着手电筒散步 / 累了我就拿它当拐杖 / 我拄着一束光。当时没怎么在意,后来发现另一首诗也出自这位小朋友之手,成长 / 这俩字 / 长得 / 很孤独 / 连偏旁都 / 没有。这才开始关注这个小诗人,找了很多她的诗看。

小诗人语言清新,处处透着纯真,读起来又不失趣味,甚至有些诗意向深远,直击人心。

《茶香》

我拿着一杯茶

闻了很久

茶香

迟迟

没有赶来

这些诗很日常,大都从生活小事中来,带着一种生活的烟火气息和家庭的温馨氛围。

《目光》

我给在老家的奶奶

打电话说

我现在正看月亮

你也看月亮

这样

我们的目光

就会在月亮上

相遇了

以前没刻意关注过小孩子的诗,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带有偏见——小孩子写诗没有深度。但是几年前六年二班王乐乐那篇作文改变了我的看法,里面有句至纯至真的话:“你走了,我没什么好送给你,河边也捡不到一颗像心一样的石头。”除了为之一动,也让我意识到自己的浅薄。

顾城诗选里有一句话:生命与生活无关。比起成年人,孩子看得见的还有限,但并不代表他们看不见生命。

令人值得反思的是,孩子看不见的世界是尚未经历,而成年人失去了一双孩子的眼睛是被这个世界所侵染。一旦生命被生活绑架,我们就离生命越来越远,看不见生命原本的样子。

而孩子往往能看见本真。

年轻的时候我有很多欲望,也爱做梦,近些年随着年纪增长,阅历增多,生活的真相也逐渐浮出水面。看见社会的浮躁和人心的丢失之后,才发觉朴实、纯真的可贵。成长是一个不断得到也不断失去的过程,我们得到的越多,失去的也越多。多少人到最后不仅失了自己,也失了本真。

“伟大诗歌如同精神裂变,释放出巨大的能量,诗歌,让我们醒来。”我想就是这意思吧。诗歌,具有穿过种种有形和无形的藩篱,直抵人心,让人感动的力量。

理解人生的过程也是被社会、生活、环境所侵染的过程。无论孩子还是成年人,写诗需要透过生活的迷雾看见生命。比起成年人的诗,孩子和老人写得诗更接近生命的本质,一种纯净清澈,一种看透世事。

孩子的诗不仅充满了孩子特有的想象力,也常常蕴含深刻的道理,能够直击人心。顾城有一首诗: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我想在大地上画满窗子

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

都习惯光明

顾城独特的童真感在很多诗里都有体现,这首诗顾城直接用孩子的视角和思维方式来思考这个世界,也隐含了这个意思。

姜二嫚不仅会写诗,也懂诗,她笔下的诗看似随意却有深意,如果说这是靠灵性和悟性,那诗歌的结构层次节奏都成体系,这就是后天努力的一面了。姜二嫚的诗既有孩子特有的单纯和美感,读起来充满童趣,也有孩子的幽默感和戏谑感,读起来幽默风趣。《传家宝》这首诗就令人捧腹。

妈妈从旧房子里

拿出一个手链

给我

我正想把它当个传家宝

传下去

就断了

还有一首:

一辆回收旧彩电

旧冰箱

旧洗衣机

旧电脑

的三轮车

车主躺在里面

睡了

好像回收了自己

如果说诗歌是每个人内心隐秘的渴求,那么读诗就是探寻内心的一种方式。读书的时候最讨厌诗歌解析,尤其是过度解读,在文学创作方面,作者表达的不一定被读者全部理解,读者解读的又不一定是作者想要表达的。诗意的美感是靠感受出来的,而不是解读出来的。看孩子的诗更应如此,我们本身就带着成年人眼光和思维方式去读,没必要再做过多的解读,看见是什么就是什么。

孩子眼中有我们看不到的世界,说出了我们想说却说不出来的道理。读一读孩子的诗,或许能看见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想起顾城8岁的时候写过一首诗。

《杨树》

我失去了一只臂膀,

就睁开了一只眼睛。

期待姜二嫚未来有更多更好的诗。

4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姜二嫚的诗的更多书评

推荐姜二嫚的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