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之奇

SammyFuer
2020-04-26 看过

民国时期真的很奇幻,也许是乱世出才子,很多历史大事件、人物、文章都在这个时期涌现,很多人认为读张爱玲过于大众化,不稀罕,我却以为每个作家笔法不同,喜欢的人也就不同罢,有人喜欢三毛笔下的洒脱,有人喜欢张爱玲笔下的细腻,各花入各眼。我是喜欢细腻那一挂的,张爱玲的文章极其有画面感,我仿佛能透过她的文字看见那个陈旧的,又展露着新鲜血液的上海,它的色调应是沉郁的,不该是鲜艳的。

如何解读“传奇”这个书名,若说是书中描写的人物传奇,可里面并没有所谓的民族英雄、时代人物,有的只是操心家长里短的普通人而已,书名应叫“大众”才是,可它偏偏被取作传奇,此中深意,唯有读完所有文章才晓得,不是真传奇才能叫传奇,真普通也不一定就普通。

《传奇》中,每篇文章描写的主角有时注重描写一个,有时是两个,有时又是一大家子,当主角是一个时,张爱玲则偏爱把这一个主角推向深渊,让读者眼见着他/她一步步下沉,却也不觉得可怜,曹七巧是这样,她的日子是苦的,这其中有被别人迫害的苦,也有她自己平白给自己增添的苦,她不仅拯救不了自己,还迫死了自己的儿媳,让自己的女儿跟她过一样的人生。聂传庆也是这样,他像是鲁迅《狂人日记》中的人物,永远在自说自话,内心世界极其丰富,却没有朋友倾诉,有着严重的被害妄想症,自己把自己推向深渊,身边能救他的人也被他一个个推开,让人看了不得说一句自作自受。

当主角是一大家子时,则围绕“面子”的问题展开,姚先生一家是这样,生的全是女儿不要紧,嫁得好才是最最要紧的,为了面子,他特意在女儿出嫁时多刊一份告示,同样的,他的大女儿为了面子也不要她公家给她父亲升职,眼见着姚先生错失了机会,读者也不为他可惜。鸿鸾喜中娄先生一家也是这样,娄太太为了不让他人觉得娄先生娶错了她,当着外人的面总是吃不得娄先生的亏的,总要让别人知道娄先生是多么尊敬她,娄家新娶的媳妇玉清,为了不让别人觉得自己是待嫁的老处女,置办婚礼用的东西时总要蹙着眉头,生怕露出欣喜的样子,为了不让公家看轻自己的家世,生生把五万大洋撒花似的花了出去。读者看了后,难免觉得这又何必呢,可回到现实中不由的发现,原来被“面子”困住的远不止书中的人。

人之初,性善还是性恶的话题的讨论从未间断过,我无从得知张爱玲是认可性善论还是性恶论,我只能从她的文章中看出,她笔下的人物是在真实的自私着,为什么说是“真实的”自私,其实也可以说成是“真实地”因为我想表达的是一种状态,在很多的文学作品、影视作品中有很多无私的奉献的角色,观众和读者很喜欢看,但又清楚的知道,这并不是真实的,什么是真实的自私呢,是像白流苏那样一开始接近范柳原只是想寻求庇护,范柳原追求白流苏也不过是觉得她十分新鲜,希望获得一夜欢愉。哥儿达会疑心阿小是否偷吃了家里的面包,即使他并不缺钱,会故意把衣服放入水里生怕阿小偷懒不给他洗。振保得知自己的情人对丈夫说明了一切后害怕自己的前途受损故而急忙逃走。他们不仅仅是书里的人物,在现实生活中也是“真实的”处处存在。

0 有用
0 没用
传奇 传奇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传奇的更多书评

推荐传奇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