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神的距离

小飞侠
2020-04-26 看过

“如果说加斐尔犯了什么错”

“他是因为傲慢而犯了渎神的罪”

加斐尔有着太高尚太完美的行为动机,以致附言让我感到错愕。在此之前我把加斐尔的悲剧归于纯粹的善被辜负是良善者的宿命。

如果把加斐尔的悲悯看作善的极致表现,那“善良”究竟意味着什么。

《寄生虫》里穷人妈妈说“如果有钱,我会比他们还善良”。算是能很直白地指出善良的内涵。善良涵盖着取舍和牺牲。

善举包含着时间的牺牲、精力的牺牲、物质的牺牲乃至生命的牺牲。除去生命的牺牲,时间、精力和物质的牺牲,对一部分人可能不值一提,对一部分人可能不堪重负。一部分人会显得更善良,或许是因为他们拥有更富余的可以牺牲的资源。

从牺牲的意义上,善良比之“施予”,更像是一种“选择”。

个体的善,在于他/她选择牺牲掉某些诸如上述的个人利益,去给予另一些人帮助;群体的善,或决策者们的善,在于他们权衡取舍,选择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去实现另一部分人的利益。诸如给予弱势群体的经济福利,源自另一部分人劳动的赋税;战争中一部分人的牺牲换取另一部分人的和平。

这是善的平衡。

或许也是人类社会的平衡。

施予善,而忽视其涵盖的取舍和牺牲,从根本上违背了这一平衡。或许,在宗教意义里,施予而无牺牲,这一能力可能是“非人”的,即神力。而认为自己能实现施予不带去牺牲的人,已然将自己置于超脱人类社会、与神并驾的位置,是谓渎神的傲慢。在更普遍的现实意义里,这样的善漠视了牺牲的价值,轻蔑了苦难的分量,显得不食疾苦又空洞滑稽,是睥睨众生的傲慢。

加斐尔的失误在于,他显然忽视了善举中涵盖的牺牲,他选择拯救一个城邦,注定会导致另一些人走向死亡,而他误以为这种牺牲是可以避免的。

人性与神性的无限距离,大概源于人所需要的精神与物质支撑使其永远无法超脱于人类社会,一旦处于某种临近状态,人类社会会自行消解矛盾以维持整体的平衡,使个体无法抵达极致。

加斐尔在无限接近神时,也永远被人所唾弃沦为非人的“兽”。

他是动机纯粹到堪称极致的英雄,却丧失了作为英雄最基本的名为正义的褒奖。

“完美的英雄没有正义的声名”

ps.这个剧本已经有了完整的结局,却仍然没有最终完成。它本身就处于“接近极致却没有抵达”的状态中。或许它是完美的。冥冥中的奇妙。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被拯救的威尼斯的更多书评

推荐被拯救的威尼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