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社会的崩溃

Yige
2020-04-26 看过

1. 一上来头两篇就是活吃人心和女儿杀爹被点天灯,太猛了,啥B级片能跟这比啊。土匪&中央军&日本人,逃难的难民收容所、内战去台湾的乡亲、蝗灾、裹小脚、剪辫子、各种乡村八卦、三年饥荒跑盲流移民去东北。

2. 建国以后的经历写得不如之前精彩鲜活,可能是49年之后生活变得单一,缺乏丰富了,之前的生活有极端的残忍和痛苦,也有极端的善良与互助。老人有一颗善良的心,净写那些人帮助人的事,不写人坑人的事,哪能没有呢。

3. 老人写文章不像知识分子说话掺水,没有废字,叙述逻辑清楚,讲故事条理分明,得一个字一个字读,不能跳。按书里记述,老人父亲当过乡长,母亲是调解邻里纠纷的话事人,乡村凝结核,家里有地有长工,说明老人不是乡村的底层无产阶级,真正的底层农民献忠生活想必要比书里反映的黑暗得多,也是毛着意解放的那批人。

4. 最大的感想是传统社会有极其坚固的价值观和社会规范,抬出来是所有人都能镇得住的。但这些规范和理儿在土改等乡村改造运动的倒反天罡后消失了,乡村的道德观颠倒,整个社会的道德观也颠倒扭曲。书中记述的传统乡村的各种人,给我的感觉是他们都是正常人,是正常的好人和坏人,有正常人的情绪反应,虽然和欧美基督教社会遵循的社会规范名字不同,但内在原理是一致的,都是人类的健全常识和自然反应,高兴了就笑悲伤了就哭,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对我坏我就反抗你。男女不平等但权责对等,父母决定女儿嫁谁,但过门三天后有回门反悔的机会。丈夫可休妻但要是媳妇在婆家上吊自杀丈夫得去岳父母家门前下跪三天赔罪,而且媳妇死后这家儿子估计以后再也讨不到老婆。婆家虐待媳妇名声传出去会受到乡里的一致唾弃,这种健康的共同体柔性规训已伴随社会的原子化消失无踪。儒家社会发展出的一套权利义务对应机制在新社会扫荡殆尽,人们以彼此为寇仇,只剩下了怎么能多占便宜不付出这一种心态。

5. 《二姨的家事》里婆家给媳妇吃两样饭,《王氏大妗子》里婆家管媳妇要钱,涉及的是同一个问题,媳妇受婆家欺负。解决的方法让人印象深刻,前篇里是婆家的姑爷看不下去,见义勇为,以虐待你家女儿为要挟,为二姨争取到了平等待遇。

听说岳母家给媳妇吃两样饭,高家女婿不信。有一回帮岳母家砍高粱,饭送到地里,他先打开篮子。篮子上面有两棵葱,四个黑窝窝;下面是喧腾腾的两合面花卷,蒜薹、鸡蛋、虾米蒸了一大碗。女婿气坏了,把四个黑窝窝拿出来踩到地上,两棵葱扔得很远。他说:“大嫂二嫂,你们吃,我看着。”

花卷蒜薹鸡蛋虾米,有碳水有蔬菜有蛋白质有海鲜,除了没肉,吃得不错啊,比三年饥荒时强。

后篇里是媳妇本人起来反抗,家里六个孩子,作为唯一的女儿,底气足,把家里东西都砸了,人也一顿揍,好好教训了一番。

媳妇到厨房一看,做的菜啥都没有了,锅里就两个驴打滚儿的卷子,拿起干粮帘子看,锅底还有一碗绿豆丸子,不用问,这就是她的饭。她拿起石头蒜窝子先把锅砸了,把和面的瓦盆端起来扔到院子里,咣当,摔个稀碎。摔完盆,她拿个棍子去了婆婆屋,把桌子一抬,哗啦一声响,盘子碗全下去了。
媳妇骂:“吃你娘了个腿!”
面缸、面瓷都是泥烧的,能砸的都砸了,她边砸边骂:“你们这些狗日的,你们想对那个媳妇那样对俺?你们瞎了眼!”
丈夫抓住媳妇想打,让媳妇打得鼻口流血。公公帮儿子打媳妇,叫媳妇一脚蹬过来,他倒退几步坐在地上。三口人都吓跑了。

当然,这两个例子可能是个别现象,但这两次暴力反抗并没有受到乡邻的诟病,理儿站在受欺负的媳妇这,个别现象有时反映普遍原则,传统社会中国人是对无法预料的天灾和无法反抗的皇权压榨逆来顺受,对违反小共同体内部明确是非观的人,可没那么忍气吞声的。就是这种暴力反抗,让我觉得那时的中国人精神是正常的,和现在富裕中国人看不起的非洲、印度、中东、东南亚的传统乡民有同样的精神结构,大家不管拜的是真主圣母还是王母娘娘灶王爷,都有不扭曲的灵魂。无论何时何地都存在坏,令人伤心的不是坏,而是竟然有一个社会把坏说成好,坏得称赞好遭非议,这样的结果只能是全社会的人格集体扭曲。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乱时候,穷时候的更多书评

推荐乱时候,穷时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