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训与惩罚》读书笔记

Ronny
2020-04-26 看过

1 作品简介

“权力”是法国哲学家、社会学家米歇尔·福柯漫长的学术生涯中最关键的研究命题,自70年代起直至去世,他一直致力于钻研权力问题,在许多文章、讲演和访谈中都阐述了他对权力的基本看法。1975年出版的《规训与惩罚》一书是福柯权力分析理论体系中最精彩的一本著作,也被他本人称作“我的第一部著作”。该作品沿袭了福柯富有洞察力的历史分析方法,同时结合了精准的理论创见和深邃的哲学思想,通过追溯西方刑罚体系的变迁挖掘其中权力机制的演变,为之后的权力研究提供了全新的范式。

2 内容归纳

《规训与惩罚》一书分为四个板块:酷刑、惩罚、规训、监狱。作品论述层层推进,分析了监禁如何作为一种全新的惩罚手段出现,被冠以“人道”之名取代了旧制度下的酷刑,而纪律又如何成为微观权力运行的利刃,刺穿社会肌体的各个角落。

在本书开篇部分,福柯就以他一贯的文学手法生动地描绘了试图谋杀君主的达米安接受残酷刑罚的场景。他详述了酷刑的政治意味,即作为君主权力的报复,以一种公共景观的方式对肉体进行惩罚,并使旁观的民众感到震慑。然而,民众在行刑的恐怖场面中可能表现出对惩罚权力的拒斥,罪犯的痛苦及忏悔或使其带有英雄主义色彩,君主权力与民众权力在公开处决的仪式上呈现对抗的状态,这一惩罚手段也就因此而消退了。

那么所谓“人道”为尺度的刑罚制度是如何被用来反对传统的酷刑呢?福柯随即展开对扑朔迷离的“人道”的起源的描述。18世纪开始的“司法改革”试图重新分配惩罚权力及其效果,但其出发点并不是减轻惩罚的严酷性,而在于增强惩罚的有效性和普遍性,使对民间活跃的非法活动的惩罚和镇压变成有规则的功能,持续而深入地运行于社会网络之中。“人道”实际上是对调控权力效果的锱铢计算的一个体面名称。改革者梦想以经济而有效的方式发展惩罚的符号技术,通过制造效果以惩罚的表象和符号将权力运用于思想,对没有犯罪的人造成最强烈的效果。但最终,监狱这种隐秘的惩罚权力模式取代了旧体制下公开的酷刑,也取代了“惩罚符号的社会游戏”,规训这种权力技术逐渐占据了关键地位。

在本书第三部分,福柯讲述了纪律如何作为一种微观的权力形式施展权力并扩散到现代社会各领域,如医院、学校、军队和工厂。纪律融合了空间分配艺术和持续的操练技术,以严格规定的细节来提供权力所要获取的支点,在支配肉体的过程中使政治上的驯顺转变为经济上的效用。纪律的特性典型地体现在英国功利主义哲学家边沁设计的全景敞视监狱中,福柯对这一监狱设计进行了深刻的内部权力关系解剖,指出其中蕴含的一套隐秘而强大的规训体制——无所不在的监视造就的自我规训。最终,福柯认为全景敞视监狱代表的规训权力将脱离司法场域,渗透进社会机体的方方面面,形成权力的毛细血管网络,现代社会将是一个无限的监视社会。

3 个人思考

3.1 瘟疫与规训

本书第三部分第三章“全景敞视主义”的开篇部分,福柯首先描述了瘟疫时期城市应当采取的极端措施,包括严格的空间隔离、不间断无死角的监督、细致精密的登记体制和由此延展出的完整的层级网络等。他将用以对抗瘟疫的力量描述为“一种广延性权力”,是通过“规训机制的一种微缩模式”来清理混乱、反对超常的灾难。随后,福柯描述了另一种规训方案,即边沁设计的全景敞视监狱,展示了“一种残酷而精巧的铁笼”,通过融入政治技术的建筑学和光学的精巧设计,使观看与被观看分割开来,囚禁者处于永恒的被隔绝和被观察的孤独状态,而监管者则可以观看一切甚至离开,在虚构的关系中权力将自动施展。福柯将两者进行了对比,指出前者限于“非生即死的二元关系”,因冻结了时间、切断了运动而注定自生自灭;后者则“一通百通”,能被纳入任何职能增强社会力量,将传遍整个社会机体。

近几个月来流行的新冠肺炎疫情给我们提供了完美的案例,来考察福柯所说的规训权力在具体的政治实践中如何开展。疫情爆发初期自武汉起各地都迅速采取了封锁策略,封城、封路、封社区,人们(无论健康与否)行动的空间大大压缩,被限制在割裂的空间和静止的时间里。同时,地方官僚系统加足马力,层级分配并细化任务,开展严格的“网格化”管理,包括细密到无孔不入的监督、登记和宣传教育。这样切断流动网络和传染链条的举措如福柯所描述的瘟疫时期的举措极其相似,都是通过隔离和管控来维护城市乌托邦的秩序,确保毛细血管式的权力渗透到完整的秩序网络中。但也正如福柯指出的,割裂的社会是“反城市”的。一方面,隔绝在私人空间里的弱势群体失去了社会网络的支持,艰难地面对疾病、经济等多重危机;另一方面,社会现存的生产系统依靠大量流动,而切断一切网络和联系的封锁措施使社会的生产能力下降到零点,生产停滞不前,这样反流动的规训技术也无法持续。

但同时,我们能够注意到疫情防控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全景敞视模式的应用。最为显著的是健康码的推广。通过数据平台的联结实现无法被时空中断的数据和信息监控,同时运用细致的分类技术进行高效率的管理,即“流动中的治理“,在控制流动消除危险的消极功能上增添了维持生产能力的积极功能。此外,疫情中对规训机制的国家控制还鲜明地体现在被积极调动的警察体系上。警察承担起巡逻治安、隔离封控、输送物资、帮扶群众等全方位的任务,同时也加强了打击违法犯罪的力度,作为上层权力与底层群众之间的连接点,扩展出一个维持纪律的中间网络,确保了权力关系细致入微的散布。警察现身于细如尘埃般的事件、活动、行为、言论里,作为国家权力的世俗代表渗透进公民的日常生活中。互联网更是加剧了这种权力的扩散,无数双网络警察的眼睛盯着屏幕后的个体,形成一个无限的监督世界,并最终导致个体的自我规训,实现全景敞视模式的闭环。

3.2 权力与政治

《规训与惩罚》一书的主线是西方刑罚体系的变迁,福柯从17世纪旧体制下的司法实践谈起,谈到18世纪漫长的司法改革蓝图,再到现代社会普遍的监禁和纪律体系。但潜藏在这条主线之下的,是一条权力的形态和运行模式不断演变发展的脉络,而这也是福柯在“政治解剖学”的分析中力图揭示的。权力是政治的核心,刑罚体系正是狭义的政治场域中的核心领域;而从更广义的“政治”内涵来看,即孙中山先生意义上的“管理众人之事”,权力也可以体现在比国家狭小的公共场域中,如福柯在书中强调的军营、学校和工厂。福柯的权力分析是在更宽广的社会意义上展开的,摆脱了司法模式和国家中心的限制,而是深入到具体而多变的场所中进行考察,以权力的“微观物理学”的形态呈现。

这其实反映了福柯所欲描述的权力的第一个特点,即权力的弥散性。纪律在司法系统之外得到推广,随运行机构的不同而灵活地呈现多种形态,但都无一例外地暗含权力关系,由此构建起蔓延于社会机体的权力的毛细血管网络。此外,笔者认为在福柯庞杂的权力分析理论中,他还强调了权力的另外两个特性,即操作性和生产性,而这两点也将福柯在权力命题上的洞察力体现得淋漓尽致。

首先,福柯指出传统权力理论的一个重要缺陷在于将权力视做一种所有物,一种由权力主体所占有的所有物。他强调权力是一种策略,是在动态的互动过程中不断配置、运作、调整的战术,是同时涉及权力方的施加和接受方的内化的关系。也正因此,他将克劳塞维茨的著名格言“战争是政治的继续”颠倒过来,即政治是战争的延续,政治中权力的施展与运作需要的正是军事上审时度势的眼光与谋略,此即权力的操作性。

从权力涉及的互动关系延伸来看,内化的自我规训使权力运行相当顺畅,顺从的肉体将会自觉地接受权力的施加,积极发挥权力框架下的社会效能。因此,权力也是生产性的实践,而不仅仅是压制性的外在控制。权力的生产性在其运行的各个场所都可见一斑。例如在纪律严明的工厂,精准到分秒的时间表从肉体中榨取时间,进行高效率的生产;而在学校这个更广义上的知识生产体系中,学生因“遵守纪律”受到嘉奖,被培养(或者说规训)出专注、高效、有条不紊等品性。正是因为权力具有一定的积极功能,生产性网络得以不断扩展,创造出社会成员之间的崭新联系,从而进一步强化权力的弥散性。

福柯的“政治解剖学”为我们提供了一种解构社会权力关系网络的微观视角,他强调的权力的毛细血管网络悲观地指出个体被统摄在结构化的力量当中,那么个体是否仍有反抗的可能与空间?这是福柯在《规训与惩罚》这本书中没有为我们指明的。但或许,试图理解并解构复杂交织的权力网络本身便是一种化解与反抗。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规训与惩罚的更多书评

推荐规训与惩罚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