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美人草

āáǎà
2020-04-26 看过

目前读过的夏目漱石作品最不喜欢的一本。

小野的转变和藤尾的死都特别地突兀,仿佛只是为了服务于剧情,小野在委托浅井当说客时还未有对所行之事有悔悟的念头,仍在心中已做好两手打算,怎么能被自己暗里的对手一番说教味浓厚的言辞,就轻易把自我标榜文学家诗人的聪明人小野给说服呢?而夏目漱石对藤尾的偏见从一开始就显露无疑,在注释中更加明确的点出,最后给藤尾安排的这个结局(让其公开受辱并遽然死去),更让人觉得这是作者为了满足自己的价值观体现而给人物强行安排的设置,既不交代死亡原因也不描写过程,前文也未有铺垫藤尾有何身体上的隐疾,这种极度自尊心强烈的女子比起自决反而更加让人相信她会力行报复。难道是译本有疏漏还是我看得不够仔细么?没有获得一个良好收尾的体验。

另提一句,这种“场景素描”般细致入微的描写现在是真的欣赏不来,第一次见到这种叙述方式是村上春树的小说,初读觉得云里雾里倒像如误入奇境,越读越没有耐心,总感觉不出它的必要性来,既不像心理描写那样对人物理解有帮助,又无法推动剧情,除去几样可能在后续情节中会起到作用的符号,更多的片段臃肿累赘,看过立即就忘了,实无必要。除去这些本书可能可以缩短为一半。

重新回想下,除去小野和藤尾,其他角色貌似并未发生什么事,心理也没有多大的变化。

喜欢的篇章:无;

节选:

这世界是个色相[4]的世界。只要品尝把玩了这色相,你也就品尝把玩了这世界了。

大部分的言不由衷的诳人话,便都是这渡口的船。正因为有船,他才会乘上去的。

小说乃是对自然加以雕琢的产物。自然本身是不会变成小说的。

真要是那样,当初还不如放弃古琴,改学钢琴的好。英文也还是从前学过的那点儿英文,如今差不多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父亲本来就规劝说,女孩子家的,没必要学这种劳什子。自己就是因为听从了这种生活在往昔世界里的老人的话,这才让小野给落下了的,如今更是赤了脚都难以追赶得上了。生活在往昔世界里的人,他们的世道早已奄奄一息。一旦老辈人先行离去,而新人们又将自己抛在了身后,那接下来的日子,一天天地由今天变成了明天,到了那一天,自己遥不可测的命运还不得岌岌可危?

一个人活在世上,即便活得很卑微,也会去寻求自己活在世上的证据

人有时候让世俗社会给腌制久了,咸得就连看一眼都会让人觉得头晕目眩的,你要不这样,那你就还无法在世俗社会上混,人家都还不认可你。就算有人出来反驳,说:“没那么回事儿!”“都是瞎编!”他也绝不会认可你的说法。依然还是到处主张着他对腌制物的嗜好。

0 有用
0 没用
虞美人草 虞美人草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虞美人草的更多书评

推荐虞美人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