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恋甜味

_流浪的小黑猫
2020-04-25 看过

这是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第三本书,比起《罪与罚》和《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它令我稍微感到了愉快(终于不再那么穷了)。

故事从梅诗金从瑞士回俄国开始。回到祖国,并且接触陌生的事物,私心以为这就像一个新的开始,梅诗金可以丢掉之前他发病的模样,完美的进入新的社交圈(在叶班钦家晚宴的时候,明明知道不可能,我也抱着这种妄想)。

罗果仁给我的初印象,有一种经济被牢牢掌控的富二代的感觉,单纯也任性,非常活泼,除了不太理智以外,任然是令我喜爱的。可是当他和娜斯塔霞在一起之后,给我的感觉就完全不同了,有时候像个工具人,有时候阴郁……娜斯塔霞不在的时候,罗果仁和梅诗金单独交谈和相处的时候,才像他自己,像一个有灵魂的人。他杀死娜斯塔霞,我并不觉得意外,甚至不觉得遗憾。

那加尼亚也是和罗果仁一样,让我感觉到前后差别很大的,他的转折点也是娜斯塔霞选着和罗果仁一起离开。在加尼亚为公爵探查做报告的时候,我都快要觉得他的头顶出现光环了,可是后面瓦尔瓦拉的设计和加尼亚的心思再次让我不喜,猫猫叹气。

娜斯塔霞是一个,嗯,我不太理解的人物,我确实是不太喜欢她的,我自认为这不是对“失足女人”的歧视,相反,在阅读初期,她还活在别的人物的描述里的时候,她是令我惊奇的。我不喜欢的开始是她选择了罗果仁,却又两次逃婚,去找梅诗金,一边给阿格拉雅写信,反反复复。写信诱导阿格拉雅这里,无疑我感觉她是善良而高尚的,反反复复这一点却让我嗅到了“绿茶”的味道。直到她在与梅诗金的婚礼上选择逃婚。我做了这样一个假设:她是喜欢梅诗金的,因为喜欢所以希望梅诗金能够更好,确信梅诗金有资格找到更好的姑娘,比如阿格拉雅,但是的的确确,她也是贪恋梅诗金的温柔的,既然自己最后不会和梅诗金在一起,那么此刻,逃婚前的此刻,让自己再沉浸在梅诗金的温柔里一次。我猜测,她在决定婚礼的时候,也决定了逃婚。而与罗果仁的婚礼,她一边理性的觉得自己应该认命,一边反抗着想要遵从内心,逃离罗果仁。

我特别喜欢阿格拉雅,从她和梅诗金初次见面开始。我觉得她像一颗明珠,莹莹一闪,出现在了书页上。可能就算说人人平等,不论出身,我私心还是对这种出身清白的人有好感的吧。还有她对加尼亚和叶甫盖尼的态度和做法,我都觉得很棒。我最开心的两个时刻是阿格拉雅嚷着绝不嫁给公爵,梅诗金说着我没有向您求婚。和,阿格拉雅问梅诗金:您到底是不是准备向我求婚?梅诗回答我向您求婚。我真的磕到了,超级甜。虽然只有几页纸,确实是我最开心的时候了。 还有一个令我心动的地方,是阿格拉雅问娜斯塔霞: 您凭什么权利干涉他对我的感情? 放在我身上,我大概也不能容忍吧,我喜欢一个人和别人诱导我喜欢一个人,是两种概念,即使我后来我真的喜欢上这个人,加在我心里的屈辱感也是抹不掉的。另外一层,就爱人而言,那这个人一定只能属于我一个。我太喜欢阿格拉雅和梅诗金了,导致即使是娜斯塔霞和梅诗金要举行婚礼,甚至于娜斯塔霞死亡,我心中还有一点点期待。我真的太过贪念甜甜的故事了,有点忽视了作者本来想要表达的。

因为上一本书是《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我不由得想起了阿辽沙,陀思妥耶夫斯基似乎很喜欢这样的角色,干净单纯善良,但我讨厌阿辽沙,非常喜欢梅诗金。阿辽沙为别人想得少,永远在请求原谅。而梅诗金永远在道歉,永远在原谅别人。

就信仰和道德上,刚刚温习了《乡土中国》,西洋的“团体格局”社会中的道德体系,离不开宗教观念,宗教的虔诚和信赖不但是他们道德观念的来源,而且还是支持行为规范的力量,是团体的象征。每个个人在神前平等,神对每个个人公道。

0 有用
0 没用
白痴 白痴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白痴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