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以上

在路上
2020-04-25 看过

隔了这么多年又读起胡塞尼的作品,之前读《追风筝的人》的时候曾十分震撼与阿富汗这个国家,经历了战争和宗教民族之争,依然展现独特的生命力。

这本书则是专注于阿富汗女人的命运,一个是赫拉特扎里勒家族的私生女玛利亚姆,她从小在被人冠以私生女哈拉米的贬称中长大,她母亲时常教导她“向你和我这样的女人,一辈子只需要学会一种本领就好了,就是这个:忍耐。”玛利亚姆从小学会的就是忍耐,当她鼓起勇气去寻找她的亲生父亲,却得到她生父的拒绝。父亲扎里勒将她嫁给喀布尔的五十多岁的老鞋匠,嫁给拉希德以后,即使被拉希德的冷言冷语攻击,被他的拳打脚踢,被他歇斯底里的怒气迁责,她也咬牙忍耐。自己辛苦烹饪的菜肴在拉希德心中也成了口中的垃圾,仿佛她就只值得这样的对待,她也开始慢慢习以为常,成为生活的常态。

而另一个和玛利亚姆不同的女主人公莱拉则是在父亲的呵护下长大,她聪明,漂亮,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虽然不受母亲的爱护,母亲在失去两个儿子的深生痛苦中,无法顾及对女儿的照顾。父亲却给与了她非常多的启迪和帮助,他教给她“婚姻可以等待,教育却不行,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如愿以偿。”“所有这些诸如我是塔吉克人。你是普什图人,他是哈扎拉人,她是乌兹别克人之类的话,我们都是阿富汗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就是我们国家的历史啦,络绎不绝的侵略者,马其顿人,萨珊人,阿拉伯人,蒙古人,现在是苏联人,不过我们就像那边耸立的城墙,伤痕累累,看上去一点都不漂亮,但依然耸立着”。

阿富汗这个饱受战争摧残的国家,这个坐落在广袤中亚大陆上的国家,民族,宗教混杂,问题重重,1978年,苏联入侵阿富汗,阿富汗人民在动荡中苟且生存了十年,十年的时间,死去的阿富汗人民以百万计,难以胜数的家庭支离破碎。

莱拉也在战争失去了双亲和年幼时的爱情伙伴——塔里克,而她此时无依无靠,原本打算去巴基斯坦避难,却意外发现自己怀有塔里克的孩子,她必须为孩子找到一个父亲,找到一个庇护所,她不希望孩子在难民营中死去,于是莱拉决定嫁给拉希德,成为了拉希德的第二个妻子,相差二十岁的莱拉和玛利亚姆生活在了一个家庭当中。莱拉受到拉希德的爱护,而被冷落的玛利亚姆更是变得无足轻重。两个女人的矛盾开始悄然产生,婚后莱拉生下女孩,一向重男轻女的拉希德开始变了一副模样,对莱拉开始渐渐厌恶。一次吵架中,拉希德对莱拉同样拳打脚踢起来,玛利亚姆也未能幸免,莱拉却为玛利亚姆求情,,而拉希德的狞笑更加猖狂,拉紧手上的皮带,双眼露出凶光,把皮带扯得啪啪响,两个在此刻成为了命运相似的可怜人儿。似乎感到命运的残酷,两个女人因为这个新生的孩子竟然能平静的坐下来喝一杯茶了。书中写,“莱拉和玛利亚姆交换了一个眼神,坦诚的,会意的眼神,在和玛利亚姆的这次匆匆的无声交流中,莱拉知道她们不再是敌人了”读到这儿的时候,心底似乎有一股暖流涌过,同是受苦受难的人,同是被这个黑暗世界所鄙夷的人,同是被男权暴力欺压,难以喘气的人,仿佛镜中的自己一般,为什么自己都不爱惜镜中的自己呢?这个小女孩的诞生唤起了玛利亚姆心中的母爱,消除了心中一点嫉妒之心。两个人最终成为了挚友,共同守护阿兹莎。在拉希德日益加重的迫害中,家暴愈演愈烈,当拉希德掏出手枪准备杀死莱拉时,玛利亚姆用铁锹杀死了拉希德,她第一次决定了自己的生活轨迹,后来玛利亚姆因此入狱了。

看到这本书的最后真是感动不已,回想起莱拉的遭遇,“她的下巴依旧酸痛,他的后背和脖子也很疼。她的嘴唇发肿。两天前,她牙齿下排的门牙被拉希德打掉了,这是她舌头不断伸进那个缺口。在爸爸和妈妈去世,她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前,莱拉无法相信一个人的身体竟然能承受如此恶毒经常的殴打,还能保持运转。”一个在阿富汗承受了那么多的家庭暴力,承受那么男权专制,同时还承受了那么多战争和苦难,被当地政府限制人身自由,规定女人上街必须男人陪同,被拉希德虐待的女人,却在阿富汗结束战争以后,选择了放弃当下在巴基斯坦安稳的生活,回到阿富汗,回到坦布尔,回到以前那个令她畏惧,令她伤心,令她绝望的的地方去。不禁感慨阿富汗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她滋养的女人们遇到许多不公,许多背弃,许多欺诈,许多蔑视,许多伤害,她们仍然是深深地爱着这片土地啊,她们仍然愿意为了这片土地,抛掉昔日的仇恨和伤害,带着希望,活下去。支持她回到阿富汗的理由是什么呢?莱拉也在想,离开安全的穆里,是不是很愚蠢的事情,回到葬送了她父母和两个兄长的土地,回到那个炸弹和烟雾刚刚散去的土地,是不是很愚蠢的事情?这时她心中冒出了两句话:人们数不清她的屋顶有多少皎洁的明月,也数不清她的墙壁之后那一千个灿烂的太阳。多么理想化的愿望,它也许是愚蠢的,但却是不得不去做的。也许,人吧总是这样,带着希望活下去的吧。

当最后莱拉看到那些杀害她父母的人住着带围墙的花园洋房时,看到战车经过坦布尔的街道时,莱拉双手紧紧抓住两个孩子的手,试图喘过气来。她告诉自己,她只能活下去,带着希望。是选择还是无奈呢?莱拉和塔里克在政府帮助下建立了恤孤院,收养教育这片土地上被战争伤害的孩子。在这残酷的战争下生活着坚强的人们。她们是这样坚韧的民族。她们是阿富汗真正存在的体现,是阿富汗以上的一些东西。我时常想,假如我生活在战争年代,生活在一个动乱的社会,我会像她们一样坚韧,我会向她们一样心存希望么?

0 有用
0 没用
灿烂千阳 灿烂千阳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灿烂千阳的更多书评

推荐灿烂千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