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管01《史记会注考证》14

抟扶摇
2020-04-25 看过

读管01《史记会注考证》14

二五 孫子吴起列傳(十三篇;“攻心”)

管锥:全祖望……已謂孫武不知兵,而《十三篇》則出於知兵者之手……陳傅良……:“世多謂書生不知兵,猶言孫武不善屬文耳。”

抟扶摇按:我读顾颉刚日记,记英国人要翻译《孙子兵法》,有些历史问题,于是来北京请见郭沫若。郭函托顾出面接待有关学术问题,顾回函答应,并且说清要讲《十三篇》非孙武著作。钱老也知道,且相信。这是一方面。二方面,人们认为《十三篇》是懂兵人著作,至于他是不是纵横家,我不关心。三方面,我们今天接受“托伪”,一般还是说《孙子兵法》。但是“孙武子”是一个LOGO,也就是《文心雕龍•程器》里说的“习武”人。于是产生一个命题,刘勰(约465-约520)质问“豈以習武而不曉文也!”后来有吕本中(1084-1145)说《十三篇》文章漂亮;接着有陳傅良(1137-1203)说谁认为“書生不知兵”,那就闹了大笑话。钱老写出了这个命题的历史历程,却没有辩论。是一个缺点。现在我来说。

一般,文人不知兵,武人不会文。这是大体分野。但是人们不注意“武人”有两种。一种是项羽主要是厮杀将军,还有一种是韩信,主要是指挥将军。指挥将军多是文人出生,阵列有张良、诸葛亮、司马懿,此三人虽然算文臣,其实堪比总参谋长,若在今天授军衔,必定是上将。此外还有政治家,比如曹操,他算战略兵家。中国现当代最伟大的兵家是毛泽东了。指挥将军、战略统帅,其文才就不可限量了。此外还有教师教军,叫打仗的,今天就是军校里、军科院里的教授将军了。所以《十三篇》是教授将军的著作。所以“习武”人不一定是“武人”,也可以是标准的文人。况且钱老列举的那些人还不过是说《十三篇》的文笔好。

管锥:乃言外交,非言軍事。然理有可通;蓋國之相與,交即攻守之以口舌而不以干戈者,所謂折衝樽俎也。

抟扶摇按:指“攻心爲上”,攻心主要讲外交,而外交就是政治。所以攻心为上反过来,就是“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因此最好不战争而相互攻心。今天之攻心,包括“月饼”、自家“演戏”、联合“宴席”、受聘教练、参加维和等等。攻心就是期望不占而屈人之兵。在我国今天,屈人兵就是断人想。

二六 蘇秦列傳(前倨後恭;)

管锥:事有此勢,人有此情,不必鑿鑿實有其事,一一真有其人。勢所應然,則事將無然。

抟扶摇按:钱老针对苏秦之嫂的“前倨後恭”而发言。我读下来,觉得钱老是说没必要过分或刻意指摘嫂子们的。“事有此勢”即人是有发达不发达、努力还是浪荡的;“人有此情”即对不同事勢,人有不同反应。“勢所應然”即如果对不同事势做不同反应是应该的,那么这就没啥事了。所以何必去指摘嫂子们呢?钱老还指出:“小説院本中嘲詼勢利翻覆,刻板落套(stock situation)。”

此则有两段英文是蛮好的。1)亞理士多德所謂“雖不實然,而或當然”(That is not true. But perhaps it ought to be);2)一英國舊劇寫酒店主偕妻以訟事赴官中,官覩面相識,問曰:“去歲以雙雞餽我者,非子也耶?”店主曰:“小人將歲歲以爲例供也。”官呼堂下人曰:“汝曹觀此夫婦皆朴實不欺,相其面誠篤之氣可掬,吾言然否?”(“See you this honest couple,...have they not/A pair of honest faces?”)對簿者亟曰:“家有二牛,不腆上奉。”官即呼酒店主曰:“無賴子!汝來前!”復謂衆曰:“吾已審視此子,必爲大憝。相貌奸惡,汝曹亦曾覩其偶否?明執法憑此容顔,雖無辜亦判絞耳”(Come near,nearer,rascal. /And now I view him better,did you e’er see/ One look so like an archknave?his very countenance,/Should an understanding judge but look upon him,/Would hang him,though he were innocent。)

管锥:蓋著述之事固出於窮,而亦或出於達,遷説不如桓説之周賅矣。

抟扶摇按:“桓”,桓譚(前40前后-32前后),他说“賈誼不‘失志’則‘文彩不發’,淮南王不富貴則不能‘廣聘駿士’使著書,揚雄不貧則不能‘作玄言’云云”。钱老因此说著作与穷或达没啥关系。因此司马迁看问题不全面。其实这个问题还真是难说。我觉得讨论这个问题有意思吗?这不就是一个“穷然后工”的问题吗?“穷然后工”可以是一个归纳命题。然而这个命题一旦成立了,人们就会尝试着做演绎命题,那就是“欲工先穷”,而这个命题是荒谬的。要讨论这个问题的方法学问题,我可以有很多话说,这里不说了。我只问:以钱老一代人为底,调查一下中科院和全国大学的教授,看他们的出生,看上一代或两代。

二七 樗里子甘茂列傳(“滑稽”)

管锥:“滑稽”二字雙聲,鄒誕望文生義,未必有當於“滑稽”之名稱,然而中肯入扣,殊能有見於滑稽之事理。

抟扶摇按:《史记索隱》引鄒誕解,云:“滑、亂也,稽、同也。……謂能亂同異也。”钱老认为“滑稽”二字不能拆解。所以鄒誕的扣字解释未必贴切“滑稽”一词的本义。但是鄒誕是依滑稽的“事理”来解释“滑稽”一词的,而按他说的“事理”来看,倒是解释得蛮好的。钱老比较欣赏颜师古的解释,颜说:“滑、亂也,稽、礙也,言其變亂無留礙也。”滑稽就是路路通而无障碍,有障碍就打通,于是滑稽之说就是“头头是道”,但是侧重于异中见同。钱老说:“蓋即異見同,以支離歸於易簡,非智力高卓不能,而融會貫通之終事每發自混淆變亂之始事(the power of fusing ideas depends on the power of confusing them)。”我笑了,求打通就是智力高。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管锥编(全六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管锥编(全六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