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几个角色的看法

想养一只猫
2020-04-25 看过

读小说,我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概括小说主干。这就像是在吃烤鸭,无视那些鲜嫩的皮肉,而专注那些无味的鸭架。

曾经总是看完小说,然后默默地在网上翻看这相关的评论,遇到认同的观念就点个赞,或内心中踊跃出同道中人的喜悦,遇到不同的观念,也只是感慨一声有眼无珠。对一本书,也仅止步于此,从未发出过自己的看法,总是在避免陷入争论。

后来看开了,对于一本小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没有标准答案,任何人都有资格说出自己的看法。况且世上没有两个相同经历的人,更不可能有两个看法完全相同的人,并不能总想着有别人说出自己的想法。应该为自己的想法负责,也为可能具有相同看法,却羞于出口的同道中人负责。

借此就斗胆说上几句。

佐山道夫

从书中直接和间接的叙述中,我们可以还原出他的成长轨迹。出生在九州的一个村庄里,父亲是一个略有才华的木匠,但酒赌双全,母亲早逝。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然后应该是在父亲的要求下成为一名木匠学徒,表现平平。忍受不了这种生活,也感受到自己的才华受限,就逃离老家,进入佐贺县,学习彩绘,随后成为一名保险人员,也就在此时认识了第一个受害人。初始应该只是单纯的谈恋爱,后面发现智子不愿其离开,遂杀害。然后出现了一段空白,随后就是故事的正式开始了。

毫无疑问,道夫是一个于连式的人物,女人和性对他来说只是向上攀登的阶梯。他的原则是“对方的地位不能与他相等,必须高过于他,如非大人物,无法提升他的地位”。对现实,对感情,以及性都有着坚定的信念,那就是,无论什么都只是他向上攀爬的阶梯,也因此当原来是助力的这些,一旦成为障碍,就费劲心思除掉。幸子就是没有看到这点,金钱和嫉妒蒙住了她的眼睛,让她勒紧道夫的脖子,也将自己处于危险境地。自私,狠毒,这些都不足以形容其的可怕,即使是于连,也只是以分手来解决,而他却用一条又一条的生命来为铺路。

但是,如果认为道夫只是如上所述的一个人,而对其一味谴责,也就太显得幼稚了。

其对社会有自己的一套观念,而这套观念正式当下社会对金钱无限追求的真是写照。

这世上没有因同情且为他人感伤,甘愿自毁前程的白痴。

冷漠,却又道出了事实。

真要说起来,冈野长吁短叹,全得归因于他对现实过于乐观。没有希望却寄予厚望,好高骛远而空留叹息。
人有如井底之蛙,各自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倘若冈野不是隔壁住户,而是身处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他也不会拿自己的幸运对比他人的困境。最好是一无所知,知则烦闷,纵使不知,这世上存在的事物也不会因此消逝。

对现实也看的相当清楚,也让读者感同身受。

枝村幸子

这个人物我从头至尾都不喜欢。

自私,自大,狂妄,控制欲极强,被杂志主编的光环笼罩着,认不清自己。从最初的交往,就带着不平等的想法,认为自己高人一等,给予道夫的帮助也是对下层人的恩惠。

枝村幸子与佐山道夫在不同领域的职场工作。 她深信自己从事的职业地位崇高,并因此心满意足,即使 有时会抱怨,但也是一种虚荣心的展现。为了满足她的虚荣,她提供无名男发型师一个成名的机会,让他得以窥探自己的世界,并为此惊叹,在美容院里侍奉自己比侍奉其他人更加殷勤,带给她相对优越的 感受。

随着交往越深,其善妒,极强的控制欲的特点也表现出来。因为嫉妒,一路跟随到九州,为了让道夫证明自己的爱,不惜使计阻挠他的工作。然而,二者又从未公开表明过情侣身份,各取所取,本无资格如此干涉各自生活的,她却以施惠者的姿态控制着道夫。

等到幸子因为自己的狂妄自大辞去工作,却发现现实如此残酷之后,其变的更加可怖。这时,失去稳定收入,并且一直因为钱而小心翼翼虚荣的她,想要控制的不仅是道夫的肉体了,还有他的财产和未来。在发现道夫谋杀的事实之后,认为这是绝妙的机会,迫不及待地把这个绳索套在道夫身上,想要他也变成一匹”死马“,像她曾经见过的画家那样。

幸子心想,这下总算掐紧了道夫的命脉。

却还是太过单纯,不想想,因为钱杀害雅子的道夫会任由她把自己套牢,成为他上升的阻碍吗?更何况,她的控制欲也变得越来越强,想要掌握一切。甚至为此逼死一人,逼走一人。

最终还是让悲剧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我想,无论地位上怎么样,感情上的两人在人格上应是平等的。大家各取所需,若因此就将对方视为低下,想要控制住,终不能长久。

不能再说太多,以免有为罪犯洗白,将过错怪在受害者身上的嫌疑。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夜光的阶梯的更多书评

推荐夜光的阶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