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每次出事了才来关注房思琪

柴柴在db
2020-04-25 看过

因为最近鲍毓明性侵养女的事,这本书再一次进入人们的视野。作者林奕含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写了这样一部老师性侵学生的小说。书中用十分细腻的语言、形象的比喻生动地描绘了加害者和受害者的心理,相比冷冰冰的新闻报道,本书的语言更让人肝肠寸断。但是,比起房思琪的不幸遭遇,更让我难受的是某些人对这本书的评价,他们觉得房思琪之所以会发疯,是因为文学类的书看多了;他们不理解她明明不喜欢为什么不拒绝,就像不理解抑郁症患者为什么不能想开点;更有甚者,觉得这个小女孩拎不清,都被强奸了还满脑子想着爱情。。。如果没有类似的体验,相信很多人是无法理解房思琪的想法和行为的,甚至她自己也未必明白,她只是把客观体验写下来了。事实上这些都是创伤心理的表现形式。因为长期无法应对外界的威胁,身体的防御体统崩溃了,所以发展出了超乎寻常的行为。比如切断面对创伤事件的认知和情感反应,房思琪每一次受李国华侵害时,灵魂好像离开了身体,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自己被侵犯,仿佛那个人并不是自己。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下《信笺故事》这部电影,它也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讲的是一个女性在童年遭受性侵后、认知和行为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她为了让自己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下去又是如何篡改记忆的。影片中的女主在以后的生活中,对性的态度很随意,《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有一个受害者郭晓奇也有类似的行为反应,书中是这样描写她的心理的:“她要糟蹋自己。她不知道她花了大半辈子才接受了一个恶魔而恶魔竟能抛下她。她才知道最肮脏的不是肮脏,是连肮脏都嫌弃她。她被地狱流放了。有什么地方比地狱更卑鄙、更痛苦呢?”如果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没有价值,那自己怎么会觉得自己有价值呢,既然如此,那又何必珍惜自己呢?

这本书有一句评论特别值得人深思:“任何关于性的暴力,都是整个社会一起完成的。”每当出现女性被强奸的事后,大多数人反而去指责受害者,郭晓奇把自己被李国华性侵的事告诉父母后,父亲第一反应是她以后会嫁不出去,母亲则指责她破坏别人的家庭。你看,连父母都这样,更别提其他人了。李国华们正是对这一点心知肚明,所以才肆无忌惮。正如书中写道:“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大众之所以指责受害者,是因为这种恶行会使人们失去对社会的安全感,所以他们觉得一定是受害者犯了什么错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在把女性当性资源这样的观念还很强烈的社会里,部分男性会把女性损失贞操当成是自己的损失。各位男同胞扪心自问,如果你的女朋友或者妻子不幸遭到了性侵,有多少人愿意一如既往地爱她、心中毫无芥蒂呢?如果你知道你喜欢的姑娘曾经遭遇了性侵,你还会继续追求她而不觉得自己在接盘呢?书中饼干(李国华侵害的女生之一)的男朋友就不会,他觉得她脏了,感觉自己像吃到了被污染的食物。男朋友的抛弃使她又回到禽兽老师身边:“饼干没有人喜欢了。如果老师愿意喜欢饼干,饼干就有人喜欢了。老师要饼干做什么都可以。饼干和老师在一起了。”

不少人会庆幸自己生的是男孩,难道你以为男孩就不会被性侵了吗?事实上,全球18岁以下的儿童中,19.7%的女孩和7.9%的男孩都遭到了性虐待。作案者大多为男性,而且是熟人。我个人认为这个数据被低估了,肯定有大量的性侵事件没有暴露出来,很多人甚至都意识不到自己被侵害了。

对于强奸犯的惩罚,有人提出阉割,有些激进的人甚至嚷嚷着死刑。故意杀人就是死刑,但杀人行为消失了吗?如果强奸也是死刑,那只会让强奸犯对被害人施加更多的暴行甚至杀死她;而且,这相当于官方承认贞操比生命更重要,女性好不容易才争取到今天的权利,难道要回到大清吗?至于阉割,无论物理阉割还是化学阉割,个人觉得效果都不好。这两种方法都不是一劳永逸的,而身体的残疾往往会导致心理的残疾,可能会催生其他施暴手段。王尔德说过:一切事物都和性有关,除了性本身。性关乎权力。很多强奸的发生并不是出于性欲,而是权力的体现,是强者可以随意剥削弱者而不会受到惩罚。书中的李国华就是这样一个人。“两百个人一堂的补习班,总是男生在教室的左半边,而女生在右半边。他发现整整有半个世界为他打开双腿。他过去过的是多无知的日子啊!以前在高中教书,熬那么久才炼出一面师铎奖。学生时期他也没打过架。打架惹同学又惹老师,不划算。初恋长跑几年就结婚了,他才知道太太松弛的阴道是多狭隘,而小女学生们逼仄的小穴是多么辽阔!”

既然性暴力是全社会一起完成的,那么阻止性暴力的产生也需要全社会一起努力、指责被害者的人是强奸犯的帮凶,旁观者的沉默也相当于默许了暴力行为的发生。没有人是真正的旁观者,每个人都主动或被动参与了暴力事件。让大众关注恶、直面恶,这是不容易的,因为这个过程会让人体验到共情伤害,由于长期大量关注负面信息,很多人会把自己代入到负面事件中,从而导致愤怒、焦虑、抑郁等负面情绪,人对这种负面的情绪是厌恶的、排斥的,本能地想要逃离。但是,只有了解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些反应,才能有勇气与暴力事件作斗争。只有我们先给予自己勇气,受害者才有勇气讲出她们的故事并相信自己能够得到帮助。我非常认同韩国让强奸犯终身戴电子镣铐的做法,对强奸犯最好的惩罚就是让他们暴露在大众的视线下、让他们去体验大众的指责和异样的眼光,让他们为自己感到羞耻。那么,为了大环境的改善,先从阅读这本书开始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