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当自救

46杨意民
2020-04-25 看过

无知当自救

过腰的长发遮住三毛半边脸庞只露出开怀大笑的眼睛和嘴巴,割肤的风沙划过三毛身上的一席长裙显出条条涟漪,双手叉腰的她对着远方回家的小圆点荷西热情难以表示她的激动,这副画面是我对三毛洒脱 敢爱敢恨性格的定格,我们不仅羡慕“想你一次 天下掉下一粒沙”的三毛爱情,沙漠之花驰骋沙漠纵观世间百态发出生命沉思的样子也让我心动。

撒哈拉的环境被众人谈及也会望而止步吧,荷西,却为了一腔热血的三毛提前跟撒哈拉打招呼,镇外坟区的平房 矿产中汗流浃背的背影 房间里逐渐添置的日用品无不都站好了礼仪队的姿势等待女主人来增添活气,初来乍到的三毛就被撒哈拉来了个全身浸湿行走几十公里的下马威,初见沙漠,就被三毛认作久违的家乡,沙粒本是最无情的事物,无依无靠的奔走,却成了漂泊异国三毛的心理寄托,有过阳春白雪也要尝尝青菜豆腐,不枉此生行走江湖,三毛在荒芜的沙漠里寻找着快乐,撒哈威人丢弃的塑料瓶转移进了家里做植物的朋友,木料店丢弃的棺材板改造的木桌,省吃俭用的粉墙钱,抢夺沙漠老人石雕的艺术疯子,隔三岔五伤害偷东西的邻居的骄傲,伟大的工程往往是取之自然用之自然,贫民窟的艺术殿堂就建成啦,朋友 记者隔三岔五的光临证明了它的伟大,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是三毛的灵魂,夫妻共同的第一个家时常演奏爱的交响曲,快乐都是自找的,有什么你值得不开心的事呢,插一束绿植就算知道它会枯萎,煮几个鸡蛋放进丈夫的兜里,余热的鸡蛋传递着三毛的关心,目送荷西的离去扬起的沙,安心的拴门补一个回笼觉,枕着丈夫的味道。

撒哈拉本是一片遥望无际,思想本应该自由随风沙飘荡,无形的制度思想却比水更加制约了它们的疆域,思想的典狱长自来都是各自的父母,当罕地11岁的女儿第一次染红了白布,就被宣告了第二个男人控制的开始,女儿出嫁了,当少女哭着被鞭打的结亲后,当少女众耳之下的初夜喊叫,粗鲁的男人循着不文明的习俗的架子随意妄为,少女那个晚上告别了纯真却是以这一种痛苦证明,人民总是打着风俗的幌子去为所欲为,而监护人看着自己的心爱人的受伤害却以为理所当然;当然在非洲也少不了奴隶,三毛遇见了哑奴,给他带来了酷热中的一丝微凉,人们心安理得的让奴隶赚钱养自己却高眼相见,被别人看不起的撒哈威人啊有什么资格去贬低黑奴呢,三毛的挺身而出,本地人的漠然,大家都不喜欢不合群,为了表示相同,每个人都没有理由的学习别人怎么吃饭睡觉说话,他们内心肯定无数次被灵魂拷问,随波逐流是他们的答案,可最可笑的是奴隶也认为这是应该的,可怕的人心可怕的制度可怕的风俗可怕的无知,大家都扮演自己迫害与被迫害的角色活着;其实这也是情有可原的,他们没有完整的文明体系,镜子被成为摄魂的妖器,伊斯兰教之外的天主教就是排斥的异教徒,与男人交流颇多的沙伊达被人嚼舌根的议论纷纷,有人醒过来了嘛?

答案肯定有,哑奴的心如鸟却身锢,他为了200元知恩图报的回馈植物,他默默的整理三毛的衣物和杂物,他更是礼貌的担心污染三毛家中的环境,这些与所谓的上等的占尽便宜的本地撒哈威人来说,思想是由身份地位决定的嘛?其实思想监狱都是我们自己设定的,小人往往借着君子的道德 风度来绑架真正的君子,而有些被称为下人的人其实不在意外界的纷扰,逃离身份的束缚任思想在天空遨游,阿里巴也醒了,明知没有希望的自救运动,他们为信仰活着,可以被毁灭但不可以被打败的信念环绕着他们,可是呢,最终撒哈威人的失败源自自斗,思想的建立往往都取决于社会安定的秩序和教育环境。

西班牙政府拱手回礼的撤退,摩纳哥政府的兵变,萨哈威人在暴动中失去了方向,无论哪个政府来都解决不了他们自己的矛盾,人当自救,三毛也就不了他们,三毛曾反抗,她在汹涌的人群中呐喊沙伊达的冤枉又被挤到异族人的荒芜里面,裸露酮体的沙伊达不在拥有大地母亲的美丽,绝望与失望书写在这个曾企图救民族的身上,三毛只是个过客,也发出了帮助的信号,可是当民族自救口号的疯喊却只是自争自强的内斗,三毛也留下了骆驼的眼睛。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撒哈拉的故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撒哈拉的故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