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眉冷对千夫指

xtlt002
2020-04-25 看过

鲁迅对国民性的批判是中国近现代文学史上出类拔萃的,在《狂人日记》中,读者与狂人、阿Q、孔乙己、祥林嫂、高老夫子、赵太爷、康大叔、夏瑜等一众角色擦肩而过,感受二十世纪前叶脚下这片土地的回响。读者在文字中寻求的不仅仅是阅读的快感,更是反思和觉醒的力量。作为新文学的杰出代表,鲁迅对向往权力、愚昧落后、迷信保守、看客心理、欺软怕硬等国民劣根性有了深刻的认知。 《狂人日记》结尾部分的句子“四千年来时时吃人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对包括自己在内的民众进行了体无完肤的批判,鲁迅小说多采取病态社会的不幸的人们中,以期揭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 《风波》中被人剪了辩子的七斤,最担忧的就是皇帝再坐龙庭,惶惶不可终日,而七斤这么说的唯一依据就是“咸亨酒店的人都这么说,同时七斤嫂也如神灵附体,顿感事情不妙了,可见咸亨酒店的“人言可畏”。全部小说取自于张勋复辟的荒唐剧,但是现实中却影射了集体无意识,这是中国传统文化超稳定结构的一个重要支撑。 《药》展示了革命者夏瑜与民众的关系,一针见血地道出了后者的麻木,从人物的对话中可见一斑,且听“这大清的天下是我们大家的,你想,这是人话么”“阿义可怜——疯话,简直是发了疯了” “义哥是一手好拳棒,这两下,一定够他受用了。” 《阿Q正传》描述着阿Q躺在土谷祠的“梦想”,即“我要什么就是什么,我喜欢谁就是谁”,他的动机显然是与权利、钱财与女人相关,同时他还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萌发了对敌人的制裁,特别耐人寻味——“阿Q,饶命!”“谁听他!第一个该死的是小D和赵太爷,还有秀才,还有假洋鬼子,留几条么?……王胡本来还可留,但也不要了……” 《祝福》中的看客心态,虽然不至于让人有了吃死苍蝇的呕吐感,但也把无聊与冷漠入木三分地写出来了,鲁镇人们对于祥林嫂不断讲述自己悲惨经历,开始时是兴趣盎然,或者有些幸灾乐祸,但很快大家就觉得厌烦了,甚至于冷漠。毕竟,对于一个封闭的社会,任何人都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它的生、死、老、病,其实与旁人无关,大家只关心自己的事情,关心自己的前途。 深究起来,祥林嫂所有的反抗与挣扎,都不曾越过男权社会设置的障碍,她逃出婚姻,却仍然没有走出以政权、族权、夫权、神权所编织的网络,她自始至终没有独立的人格,于是只能走回头路,甚至她不具备作为“人”的意识,只有一种刻到骨子里的动物性。哪怕“他们一不小心,一松手,一头撞在香案角上,头上碰了一个大窟窿,鲜血直流”,也无法点燃祥林嫂的自我解放之火。 《离婚》中的爱姑较之祥林嫂是一个不同的女性形象,她大胆、倔强,嫁给施家之后,由于丈夫移情别恋,她不堪屈辱,一气之下回到了娘家,却不料当时的人都以“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去搪塞她、取笑她,以至她在愤怒之中走向了反抗的道路,但是无形的势力太强大,以至于她还是成为了失败的“革命者”。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鲁迅小说全集:狂人日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鲁迅小说全集:狂人日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