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中的最悲惨人物

水湄物语
2007-12-05 10:22:28 看过
多年后重读,我才发现,原来沙威才是悲惨世界中最悲惨之人物。
冉阿让不是,纵然他有十几年牢狱之灾,在警察的追踪之下到处藏匿,从顶尖富翁沦为超级穷光蛋,但他不是。他是一个不公正世界中被不公正对待的人物,他是第一男主角,但他不断进行自我救赎。他总是给自己一个存在于世上,有意义的理由。他做有意义的事,做他认为有意义的事,无论这事有多蠢(像是自己报告自己是罪犯,救了死对头沙威,以及隐瞒自己是救人英雄的事实)。无论周围的人有多不理解他,他是一个法国大革命时代的许三多(原谅我最近在发疯)。
这种现实中不存在的,有着自我人格修复能力的傻瓜蛋,只是旁人眼中的傻瓜蛋,但在他自己看来,他是有着明确的人生追求的,他所有的自我牺牲都是值得的,他自觉得内心是丰满的。
因此他是个英雄,他是构筑“经典名著”的经典部分,他是那个年代妄图塑造我们完美人格的社会,学校和家庭所树立的标准偶像。 呃,此案例参见雷锋同学,假如人人都像冉阿让一样献出一点爱,我靠,所有讲孔融让梨故事的人,都想让人家做孔融。
柯赛特和马吕斯当然也不是悲惨人物,他们算得上是幸运儿中的幸运儿,马吕斯出身高贵,不但有贵族血统,还有革命烈士的热血,作者虽然让他一度沦落,可是他同学气质仍然高雅,爱情纯真,连吻一下为他而死的女人尸体的额头,都联想到是不是冒犯了未婚妻,更不用说还娶了一个漂亮的富婆。柯赛特幼时受了点苦,但是成长中一路备受呵护,最后求仁得仁,公园里都可以钓到金龟婿,自己还变得腰缠万贯。
芳汀或者算是悲惨,但她那种悲惨,更多是被迫的,是可以得到所有人宽恕和谅解的。那个时代看小说的人,不知多少为她哭。但她的悲惨老实说也是自己笨的缘故,年轻的时候轻易相信一个花花公子,生了孩子轻易托付给不值得的人,还随便为了那不值得信任的托付人,付出最惨烈的代价。而她一生怨恨的,恰恰是给了她最多帮助的人,恰恰是那个一诺千金的人。 我靠,要是人美又人笨,被害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吧?
没有人同情沙威,他是屠杀者,刽子手,貌似是悲惨世界的缔造者。但他做错了什么,他是一个超越了平均水平的优秀警察。他记得每一个罪犯的脸,他有耐心地持久追踪罪犯,他从不动用私人感情,他雷厉风行,追捕罪犯时计谋百出,他牢牢地遵守着警察的天职。
照一个标准的法制社会的观点来看,他是没有错的。无论疑犯有多么的无辜,警察就是要将疑犯缉拿归案的,是否有罪,那是其它法律部门的责任。另外,一个国家机器的受雇者,则必须要十分地四肢发呆却头脑简单,严格地执行上方的命令,最好不要有自己是想法。
你看,如果在我们这个时代,沙威同学怎么也当选个“人民的好警察”,“新长征突击手”“警察标兵”啥的。
本来,沙威活得好好的,本职工作干得不赖,精神生活也很丰满,他也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无论周围人是赞扬,还是唾弃。
结果,好好的一个人被冉阿让给毁了。
冉阿让救了他,放了他,冉阿让还自首归案,沙威坚持了几十年的准则突然受到了冲击(详见许三多杀人后的表现,经典台词是:坚持了三年的规则突然变得一文不值)。书里面没有描写太多,但显而易见的是,沙威对自己过去的信仰产生了怀疑,他甚至采用世人的目光,觉得自己是个大坏蛋。他痛苦,他难过,他彻夜辗转,他终于受不了良心的煎熬,跳河自杀了。
恐怕这才是一个悲惨的世界吧?人人无法在大环境里保持自己小小的愿望,冉阿让平静生活的愿望,沙威恪尽职守的愿望。你不得不怀疑这个世界所强加给你的种种标准,“我是不是个罪犯”“我是不是个坏人”“我是不是个loser”。
沙威的道德感一定很强,不然他不会受此折磨,我做了坏事就从不受折磨,我总是自我安慰说,我又不是天使,我又不是仙女。而且我也总是怀疑大家说对的事情。
如果我是沙威,我会一直当个好警察,做一个头大无脑的好警察,抓点坏人,喝点小酒,耍个小流氓。我会给自己强迫洗脑说,我不做老好人,做老好人没意义。
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如果可以选择,我要一直做最坚强的沙威!




附: 以下纯属私人记忆,与书评无关

好久没看所谓所谓的世界名著了,第一次看这本书我还是小学,寄住在亲戚家里。幼时我顽劣不堪,学校周五下午又全体放假,为了不让我出去闯祸(这种祸包括满头土满头灰回来,跟男同学打架,砸人家玻璃窗被发现等等),在书店工作的大伯伯就会捧回一大堆书回来,这些书就会链接成无形的锁链,把一个一天到晚鸡飞狗跳的我,牢牢栓在家里。
图片书里,印象最深的是,芳汀剪了一头秀发,那画儿不知是谁画的,还是红楼西游时代的线条,虽然没有色彩,但芳汀侧着脸,悲苦而温柔地看着自己的长发- - -让人倍感垂怜。
还有柯赛特得到她人生的第一个洋娃娃。一个衣衫褴褛的可怜孩子,得到了她平生第一个洋娃娃,扑闪着大眼睛,一副不能置信的表情,我那时候不过10岁左右,最是同情心泛滥的年岁,真是恨不得把我自己的玩具一股脑送给这个穷孩子。
还有,当然,凶猛的沙威。图画书里,他的尺寸总是比人家大上几号,满身横肉,一脸凶相,恐怕是那个年龄我能想象的最坏最卑鄙的人了。一直到我成年后,噩梦里追杀我的人,还常常长成沙威样。
所以小时候我不喜欢看悲惨世界,天性光明的我,本能地拒绝所有的阴暗面,可惜名著大多阴暗。
幸亏还有基督山伯爵,有三个火枪手,后来还有西德尼谢尔顿!
可惜现在来看,幼时喜欢的人物,形象全部都得颠覆。全部世界名著中,仍然一如既往得我深爱的,只有林妹妹啊。
269 有用
5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2条

查看全部82条回复·打开App

悲惨世界(上中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悲惨世界(上中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