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做一只小羊

老探戈
2007-12-04 看过
曾经有三年时间,我与一条英国猎狐犬朝夕相处、相依为命。那狗灵性(其实好像是条狗就灵性),我高兴的时候它撒欢儿,我郁闷的时候它也蔫不叽儿地躲在一旁或是偎在我的身边,耷拉着眼睛,偶尔抬起来看我一眼,眼神里全是忧郁,每当这种时候,我都特想弄明白这家伙的脑袋里究竟在琢磨什么,——那些时候,我很希望自己能够中某种魔咒,可以在人狗之间变来变去。

我们都是听着动物拟人化的故事长大的,从狼外婆到青蛙王子,还有小马过河。这样的教育,让我们从小就以为动物跟我们人类一样,都是有想法的,而且很多想法还不比我们的差。虽然科学已经告诉我们,动物的思维能力与我们相差甚远,但是,面对那条眼神经常忧郁的猎狐犬,我还是觉得他那个脑袋里有太多我所不能了解的东西。跟它四目相对,偶尔会打个激灵,仿佛它已经看穿了我全部的心思。这样的感觉,有时候面对婴儿的眼睛,也会发生。

到了这把年纪,早就知道那些动物拟人化的故事是扯淡,不过是借动物们的口说人的话。对孩子们来说,这招儿可能有用,也算是教化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似乎很有效,起码当年我学完了《小马过河》这课文之后,敢自己提着瓶子去打酱油了。稍微懂点事儿,就知道那小马老马都是忽悠,再看到类似的东西也就一笑置之,虽然偶尔还会去翻翻安徒生或者格林兄弟的童话,但那已经纯属怀旧了。

那天看到德国作家莱奥妮·斯宛的小说《绵羊破案记》,上述的某些感觉突然诱发了我拿来一读的好奇心。买这本书回来完全是属于心血来潮,就想看看这德国丫头是怎么让绵羊变成了侦探的,想看看绵羊的逻辑以及绵羊眼里的世界,——虽然我清楚明白地知道,那只是一个人借羊嘴说话,但人就是这样经常抵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

故事是这样的——牧羊人乔治·格伦在某天清晨突然神秘地死掉了,尸体上还钉着一把铁锹。于是,乔治的绵羊们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问题:谁杀死了乔治?这群绵羊里有只叫马普尔小姐的(注意,这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说里那个女侦探的名字),她带领羊群开始调查这场命案。但绵羊毕竟不是人,它们的调查不能像福尔摩斯或者波洛那样进行,它们只能依靠自己的观察,于是,马普尔小姐和其他的绵羊冒险进行了不少侦查,它们用绵羊的眼睛观察着这个世界以及这个世界上活动着的人们,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解开了牧羊人之死的谜底。当然,我这里要卖个关子,不告诉你乔治究竟是怎么死的。

老实说,这小说没有我想象中的好,这种感觉的产生,似乎不单单是翻译的问题,而且还有故事本身的问题。按理说,那故事的角度很有意思,其中所反映的爱尔兰社会的变化以及人性的复杂也很有看点,但是,可能是由于视点的选择导致故事结构出现了一些问题,这部小说让我紧张不起来。

最有意思的,其实就是作者所采取的绵羊的视点,但是,这个视点又刚好限制了作者的发挥,——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是也。说实话,翻开这本书之前,我的期待是看到一部妙趣横生、充满幽默感的侦探小说,但读完掩卷,这种感觉却并未发生。再返回头去想想,大致明白了一点,可能作者本来就没想把这小说当成侦探小说来写,不过是借绵羊破案玩了一把玄虚,绵羊之意不在破案,而在借绵羊的眼睛说事儿。据说,作者创作本书的想法始于巴黎——“她在巴黎时,有时会渴望乡村生活,渴望与她在一次游览爱尔兰时所结识的绵羊相会”,——书的后勒口上这么说。

这样一想,其实倒是我这个读者先入为主了。放下读侦探小说的想法,返回头去再翻翻,作者的聪明和小说的好玩立刻就显现了出来,——那些绵羊眼睛里所看到的世界和人类,其实又何尝不是作者自己所看到的世界和人类?用不同的视角、不同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和形形色色的人类,真的会得出与习惯性思维完全不同的结论。就是这样。于是,我不由得怀念起那条英国猎狐犬来,而且真想像歌里唱的那样,——我愿做一只小羊。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绵羊破案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绵羊破案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