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四

查禾生
2007-12-03 看过
  我叫蔡学民,别人都叫我老四。我喜欢听别人说那么一句话:喔,原来你就是老四啊!尽管老四背负的是打架的恶名,我还是止不住的得意。我爱老四,正如爱自己。你如果认为我和老四是同一个人,我当然爽快的表示同意,但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这种对号入坐会出现问题,比如会出现我觉得老四另有其人,我配不上那个叫做老四的家伙,甚至讨厌起老四来。听上去有点莫名其妙,却是天大的事实,只不过老四这两个掷地有声的字眼所包含的东西不断在变化罢了,可能是在你的眼里变,更可能在我的心里变。我感觉老四有时候是我的衣服,遮盖住身上的伤疤,我指的是不想被别人看到的伤疤,那些能增加男人味的伤疤恰巧在老四这件窟窿服上若隐若现的更好的凸显;有时候老四是我的灵魂,我被老四附体,仿佛得到了某种召唤和力量赐予,陡然增加了许多勇气,我那内心深处的怯懦暂时被丢到一边去了,我获得了老四被赋予的又赋予我的超能力。得意的时候我赞扬老四给我的得意,伤心的时候我咒骂老四给我的压力,孤独寂寞的时候,我在深夜里与老四耳鬓厮磨、窃窃私语,说着不着边际的真心话语,获取看似不着边际却实实在在的抚慰。于是,我又能当着众人大声呼喊:我老四……!
  
  叶兆言在这本并不重要的小说《我们的心多么顽固》里,绝大多数时间采用的是第一人称的视角,“我”的叙述很容易获得叙述的速度感,也因此成就了这部叶称写作最快的“急就章”。少数的时候,作者跳出了“我”的躯壳,换上“老四”的外衣,视角也随之悄然而变,产生的距离使叙述带上反思的意味,既包括作者从中获取的评论的角度,也包括“我”的自我反思。我和老四的差别很难用简单的话语概括清楚,但这种差别的存在勿庸置疑,其普遍性更是如此。老五不想用本我自我超我和人格分裂来套用概括,我不知如此揣测老五的心思到底对不对。与老四他们一样,我和老五对望着,彼此存在着一切情愫,彼此阳体附着、彼此阴魂不散。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我们的心多么顽固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的心多么顽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