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你没回去

三狗
2020-04-17 看过

唉……先让我长长叹一口气。感慨万千。

有一点值得我们借鉴:

作者有个哥哥肖恩,她这个哥哥和她爸爸一样,不说精神性的疾病吧,但情绪问题非常严重,更别提什么亲密关系中的沟通能力了。作者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她的一个女同学喜欢上了她哥,她哥就用我们现在看来完全就是pua的方法去折磨那个女孩,让这个女孩带某样东西来找自己,女孩带来了,他会说他要的不是这个,要女孩再去找另一样东西带来。就算女孩依然找来了,她哥又会接着要她去找更难找的东西。他尝到这种掌控的滋味后也这样对自己的小妹,就是作者,但是小妹可不吃这一套,她哥就动不动把她的头摁在马桶里,并且还会挑父亲和其他兄弟出门干活的时候下手,因为这样没人可以叫自己停手。

当时还有个和作者同龄的男孩查尔斯也喜欢了这个女同学,她哥未必是喜欢那个女孩的,但是仍然怒不可遏,扬言要把查尔斯杀死。只要看到那个女孩和查尔斯说话了,他就会冷暴力她,直到她哭着认错的。如果是自己的小妹和查尔斯说话了,他就会骂她是妓女,说她人前一面人后一面,不知说了多少谎每天在这儿扮纯情……然后把她的头摁到马桶里……几次差点掰断了小妹的手腕。作者后来长大一些后,发现不仅自己被哥哥对待,自己的姐姐也被哥哥这样对待过。而他们的妈妈当时就在隔壁,充耳不闻。作者试图对峙,她哥把一把带着血的刀片放在她手里,当着爸妈的面。到后来,她哥打电话给她,问她,你说我是亲自去杀掉你呢还是找个杀手杀掉你?

你说这样有问题的人,在他情绪上来的时候怎么跟他沟通啊?怎么安抚他的情绪呢?没人想着下一次他再这样的时候要怎样让他情绪稳定的吧?我们只会觉得,逃远一点,不要把自己搭进去。

这个哥哥并不是只有坏,甚至都不能定义为坏。在我看来,他做这些事的时候其实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也享受过和小妹在一起的时光,比如他带小妹跑长途货运,借着这个机会到处走走。他也会在他们的爸爸要求小妹做很危险的工作时挺身而出,说不可以,说你非要她做的话那我也来做,迫使父亲妥协。他也会教小妹防身术。我觉得他是不知道怎么处理自己的很多情绪。比如他嫉妒了、害怕了、感受到威胁了……他唯一会的方式就是用愤怒来表达情绪,又用暴力来表达愤怒。只是就算我们把他的问题看得清楚,我们也不会有办法去沟通,或是帮助他。唯一正确的做法就是躲开这样的人,而不是什么努力沟通。 但是我想说的是,这种根本无法沟通的无力感,其实根本不用到他哥这个状况,看看自己周围的人,我们的父母,我们认识的一些人,我们分道扬镳的人,等等,根本没法沟通的人非常多的,无法沟通的情况是很常见的。即便大家用同一种语言,即便花费几天几个月甚至好几年来沟通,失败的经历怕是运气好时也只是和沟通成功的案例持平。

我曾经是非常鼓励沟通的人,也身体力行这样做了,但是有了长期深刻的经验后,我想加上一条,就是与你想沟通的人要努力沟通,但如果沟通多次以后发现还是无法沟通,就要及时停下来。沟通是要敞开心扉的,而敞开心扉是会耗精力的。把这份宝贵的精力留给能够沟通的人,你会发现你的精神会得到滋养而不是被沟通耗得干涸。

有一点值得我们警惕:

这本书讲的是一个人如何脱离黑洞一样的家庭的过程。也许用黑洞这个词都无法描述这个家庭的那种窒息感。我观察过那些在不健康的家庭里长大的人,在成年后如何与自己的父母从精神上脱钩。经过很多接触的经验,我得出的结论是,这真是一门玄学。你看这本书里的故事也是,虽然它是在讲述作者如何脱离,但别忘了这本书里还有更多的人是没有脱离的。都是在这种窒息的、极其不健康的家庭氛围里,都受够了苦头,有些人就会觉醒,会随着直觉往外走,去受教育,有些人就还是一生都泡在这个池子里,哪怕这样的痛苦会持续一生。所以这本书啊……它鼓励了我,但是在看这本书之前,我也从我那不好的家庭里出来了,和父权制的父母们从精神上脱钩了。这本书让我更加确定,我的选择没错,我为此付出的代价值得。也就是说,会从黑洞家庭里脱离的人不看这本书也会脱离,而不会脱离的人,看了这本书也不会脱离。文艺作品这么多,书籍、电影、言论,资讯这么发达,你以为不会和不健康的原生家庭脱离的人,是看的书影音少吗?不,是因为他们看过的东西、学到的价值观不会在他们身上显现作用。他们有两套分离的观念,知和行能够不合一,但奇怪地自洽,能同时运行。不过,说公平话,这也是他们长久以来保护自我不被窒息的家庭氛围吞没的保护机制。这其实是叫人难过的事,怒其不争,也哀其不幸。希望这本书能让人的内心更有力量,但不要有错觉,觉得谁都能逃脱。

有一点最叫人难过:

和朋友因为这本书聊了一会儿,聊人们对于自己不健康的家庭的脱离。朋友因为爸妈反对自己和对象在一起的事而和父母断绝过一段关系,后来爸妈妥协了。但是你说父母对于孩子的婚姻有反对或赞同的权力吗?我觉得没有。父母只可以给出参考意见,究竟孩子做出什么选择,那都是已经成人的孩子的事情。我也有差不多的经历。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直觉,开始挑战父权制和家长制。像自残自杀、离家出走到省外、骂老师、打亲戚、被亲戚打、纹身等等这些事我都做过。我运气好的地方在于,我的生命被我这样一次次作践,我也没死成,也没被强奸。在这样一次次混合着血泪的拉扯中,父母对我不切实际的期待逐渐变成,只要我健康活着就好,父母对于家长权威的向往变成,只要别吵到断绝关系就好。我得说,我争取自由和尊重的方式不是健康的,但我那时还是孩子,没人教我怎么用不伤害彼此的方式获得尊重和自由,也没人教我怎么用温柔的方式向本来就忽略了我的父母索讨爱。渐渐在他们眼里我变成一个脾气不好的人,我仍然没有得到父母对孩子的那种宝贝的爱,但我得到了一些平等和尊重,以及相应而来的自由。比如我后来出柜的时候,对同性恋仍抱着病态认知的他们没有当场和我决裂,而在事后默默消化接受。这是他们开明,但这个开明是我这么多年用自残自伤换来的。

哪有一开始就开明的父母,一开始就不向往家长权威的家长。

但最叫人难过的是,我们想从父母那儿讨要的爱、尊重、自由,这些东西在健康开明的家庭里本来都不是问题。而在不那么健康的家庭里,你就是必须得用伤痛、决裂、歇斯底里、自残自伤这些方式来得到你本该就有的东西。甚至有时候你抗争了太久,你本来要的东西是美好温暖向上的,你本可能借助这些东西让你成为更好的人,可你对抗了太久,你已经面目狰狞,离你最初想要成为的那个自己越来越远了。

而这一切,本来不应该成为问题的。

3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的更多书评

推荐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