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麦粉”应该会在22岁以后转投“Glass家族系列故事”粉丝阵营

阿饼的秋天
2007-11-30 看过
    《Franny》和《Zooey》两篇小说分别是在1955和1957年发表在《纽约客》杂志上的,中间竟相隔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Franny》只是《Zooey》一篇的铺垫,篇幅大约只有后者的三分之一左右。作为单独的一篇小说来看,《Franny》确实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女孩儿与男友吃饭,不明所以地扭捏、精神崩溃,最终晕倒。我猜即使是当时塞林格最忠实的粉丝也会和我一样摸不着头脑,不同的是他们要等到1957年才找到这些扭捏和精神崩溃的答案,而我们现在却可以紧接着翻开《Zooey》那一篇。

    如果你想象一下当年的情景,你就会觉得在1961年这两篇小说结集出版时,塞林格在扉页上写给他那位“低产作家的庇护神”——《纽约客》编辑威廉•肖恩的那段冻青豆之类的话是如此的合情合理又让人忍俊不禁。

    说说小说本身,这本小说是塞林格“Glass家族系列故事”(Glass家族成员曾在如下塞林格作品中出现:《Nine Stories》、《Franny and Zooey》、《Raise High the Roof Beam, Carpenters and Seymour: An Introduction》)中的一篇。我猜测中国的塞林格粉丝有一类,其偏爱“Glass家族系列故事”的程度远远超过《麦田里的守望者》。而本人正是此类粉丝中的一员,并感觉有义务为其他类型的塞林格粉丝(或称之为纯麦粉)普及Glass家族知识如下:

    Glass家族成员:

    父母:Les和Bessie,曾为歌舞剧演员,分别为犹太人和爱尔兰人。

    Glass家族的7个子女都有早慧的现象,在年幼时参加了一档名为“智慧之童”的电台节目、接受早慧儿童研究者的实验,并无一例外呈现出自我、敏感的性格,对浅薄、造作事物的厌恶,以及对审美的挑剔和强烈宗教倾向(以本人愚见,可归纳为“时间过长的青春期综合症”)

    Glass家族7个子女按出生时间顺序如下:

    Seymour:在《A Perfect Day for Bananafish》、《Franny and Zooey》、《Raise High the Roof Beam, Carpenters, Seymour: An Introduction》、《Hapworth 16, 1924》(以上作品按出版或发表先后顺序)出现。Seymour1917年生,在1942年与Muriel结婚,并在1948年与妻子度假时自杀。虽然在其出现过的几篇小说中,Seymour给读者的感受是神志不清和胡言乱语,但他无疑是Glass家族中智商最高的孩子(“在别人还在读高中的年纪就博士毕业了”),而更重要的是,他是其他6位子女最崇敬的一位。

    Buddy:1919年生,几乎整个“Glass家族系列故事”的叙述者,一个没有取得本科学位,教书为生的“文学娼妓”,并且也是塞林格本人在这个系列故事中所扮演的角色。由于年龄的相近,Buddy与Seymour的感情更为亲近,并且在他们的青春期向他们的弟弟妹妹布置了过多的“课外阅读”——主要是宗教类。而在我看来,当他们感到自己早年行为的错误时,已经为时已晚。

    Boo Boo:Glass家族的长女,在《Nine Stories》中的《Down at the Dinghy》出现。嫁人以后该姓Tannenbaum,并有三个孩子。

    双胞胎Walt和Waker:这对双胞胎于1921年出生。Walt比Waker年长12分钟,二战结束不久在日本意外身亡,在《Nine Stories》中的《Uncle Wiggily in Connecticut》出现。Waker则是一个天主教僧侣,在整个家族故事中篇幅不多。

    Zooey:Glass家族最漂亮的男孩,演员,1930年生。在儿童时代和Franny一起,被Seymour和Buddy灌输了过多的“东方神秘主义”,以至于“作为一个演员负担过重”。

    Franny:Glass家族最漂亮的女孩,1935年生。Franny是Glass家族参加“智慧之童”时间最短的一个,但也有2-3年之久。《Franny and Zooey》中,Franny大约20岁,她随身携带的一本书是《朝圣者之路》。顺便说一句,Franny的这种行为让我联想起很多在青春期的时候无论走到哪里都必须随身携带一本——比如说《在路上》或者《嚎叫》之类的——的傻×青年。我无比的厌恶他们,但又时常会想念他们。

    回到《Franny and Zooey》,小说的结尾Zooey在电话里带领着Franny一起回忆了Seymour以及Seymour的“胖女士”,最终终于使得Franny和这个世界——这个浅薄、造作和缺乏审美的世界——和解。我已经忘记我所认识的那些傻×青年是什么时候和这个世界和解的,他们和解得如此平凡庸俗和悄无声息,这让我遗憾又欣慰。

=========
    其他:

    1,1995年的时候,一个伊朗导演曾未经授权的将塞林格的《Franny and Zooey》翻拍成电影,《Pari》。1998年的时候,塞林格的律师找到了导演,并阻止了这部电影在一个伊朗电影节上的放映。了解更多信息请点击:http://www.imdb.com/title/tt0114092/

    2,2001年的电影《特伦鲍姆的一家》(The Royal Tenenbaums)里讲的也是一个奇怪的家族故事,其中一些角色据称来源于塞林格笔下的Glass家族成员。有趣的是,在塞林格的书中,Boo Boo嫁的人正是姓Tenenbaum。BTW,我在大学的时候看过并挺喜欢这部电影,还买电影原声打口CD一张,我记得这张OST里有Nick Drake和Nico的歌,OST的mp3还躺在700公里之外家里的老电脑里,只是每次我回家想找那张打口CD的时候,我只能找到一本被钻了眼的CD小册子。如果我的哪位大学同学跟我借了这张碟,并且有幸看到这里的话,请把我的那张CD还给我。谢谢。

    最后说一句,以上内容大部分翻译自维基百科及其他网上资料,本人一直坚信这样的信条,那就是:事实,值得陈述的有且仅有事实,而酸不拉叽以及小布尔乔亚情绪永远都是值得时时警醒并加以克制的。本人在这条“克制之路”上任重而道远。
132 有用
1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6条

查看更多回应(36)

弗兰妮与祖伊的更多书评

推荐弗兰妮与祖伊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