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海之滨看千秋“工业”:关于国家意志、生产体系与商业秩序的杂想

林狩
2020-04-12 看过

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许多中国企业纷纷前往越南等国建厂,一时间国内外均兴起“中国制造业转移”的议论。作者以其在越南调研的结果为基础,对该问题进行了一系列论述。本书虽然只是以越南举例,但实际上却也指向印度、印尼等被媒体偏爱的中国“潜在替代国”。这些国家的情形与越南未必完全一致,但其面临的主要困难是相近的,甚至考虑到政府的治理能力和社会的发展程度,越南还实为这些后发国家中的翘楚呢。

关于越南制造业的探讨,更像是一个引子。作者以此展开,回顾了后发国家工业化的发展逻辑,展望了商业社会秩序的演变进程。虽然其中也有一些值得商议之处,但文章整体立意高远又贴近时事,加之行文流畅,确实值得一读。

现就文章中几个主要观点谈谈自己的感想:

一、制造业的转移或溢出

越南国土狭小,人口聚集程度高,因此在土地成本上与中国差别不大;而其基础设施发展落后,水电与运输费用还较中国为高。相比中国,其生产制造环境有唯有两点较明显的优势:一是人力成本较低 ;二是较为友好的外贸环境。而中国制造正面临成本上升和高关税环境的多重压力,越南的这两点优势更显得珍贵了,这也是不少企业将产能转入越南的重要原因。

作者指出,转移至越南的制造业并不是整个产业,而往往是产业生产流程中的组装环节。组装环节的特点是对供应链的需求较低、人工成本较高,因此越南制造业更像是中国零部件厂商的组装车间。这些环节转移到越南越多,越南反而会对中国的全产业链体系越依赖,形成一种嵌合关系。可以说,整个生产环节中的核心部分被留在中国,而其外围部分则“溢出”到越南。

在我看来,越南对于这些外围部分的吸引可能都是无法长期持续的。因为越南的两大优势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第一点来说,越南人的工作效率和工作纪律实与国内有较大差距,而近年来其工资水平增长迅速,性价比将逐渐降低。第二点来说,越南有利的外贸环境更可能是一个阶段性的现象,而其重要性可能也被高估了。目前,中国厂商虽然可以通过在越南生产和出口来规避关税,但随着越南出口增加到一定规模后,美国势必不会允许这种“监管套利”行为。甚至以越南的国力来讲,有能力对其进行经济制裁的国家更多,国家抗风险能力更差。目前敢经济制裁中国的,几乎只有川皇这种混不吝,而敢制裁的越南的国家确是不计其数。只不过目前越南制造还未触及他国利益,将来若真是怀璧其罪,外贸环境恶化也只是旦夕之间——印度制裁大马和日韩小贸易战殷鉴不远。

二、工业体系的建立或嵌入

越南的发展面临两条道路:一条路是死磕产业链,建设轻重兼备的工业体系;另一条路是选择融入一个更为完备的生产体系,发挥比较优势成为更大生产体系的一部分。这两条路对越南都是困难的。

建立工业体系的基础是发展重化工业,然而重化工业属于资本密集型行业,缺乏资本积累的后发国家很难依靠自由市场予以发展。就成功完成工业化的后发国家经验来看,日韩是依靠扭曲分配培育财阀,通过资本雄厚的财阀完成工业体系,之后再对财阀予以限制;而中国则通过特殊的政治体制,依靠计划经济下长期的工农业剪刀差,完成了基本工业体系的搭建。目前的社会思潮已经不允许越南重走中国的老路,而似乎在走财阀路线的越南又将面临极多问题,首先是培育国内财阀先天伴随的社会问题,其次还有外国财阀对于国民经济的安全问题。目前三星在越南的产值已经占到了其GDP和出口额的25%,一家外国企业拥有如此之大的影响力,显然是一个巨大的潜在风险。还有一个畸形产物是作者没有提到的“军队经商”:近几十年,越南军队经商愈演愈烈,政府几次对军商的遏制都以失败告终。目前,越南军队控制了电信、银行、基建等诸多行业的核心企业,据信其产值已占到GDP的9%,财阀军阀一体化的危害无需多言。(越南当年也是效仿我朝搞此邪招,但最后我朝壮士断腕,南朝尾大不掉)

如果选择融入外部体系,当今只有中国和美国(及其盟国)两套生产体系可供选择。拥有几乎全门类产业的近邻的中国理应是越南的最佳选择,然而越南对于北方强邻始终怀有深深的戒心,担心如与中国走的过近,未来存在无法作为独立自主民族国家的风险。如果选择美国,则必须接受一系列自由贸易协定对产业扶持的限制,越南集中力量发展核心产业的能力再次受到限制。因此,越南与美国体系靠的越近,其发展产业的能力就越弱,依赖中国产业链的程度就越深。这就形成了“贸易嵌入美国体系,生产嵌入中国体系”的奇怪组合。

三、政治秩序或商业秩序

这部分理应算是本书的核心,但其实写的反而最是薄弱。作者对于经济社会与政治秩序的论断,本质上还是遵循“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传统表述。全球化背景下,民间经济和政府政策的确实出现分离,国际组织和跨国公司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这一点几乎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作者对于东亚的商人群体和商业秩序将形成“新汉萨同盟”的论断,缺乏对内外部环境的全面审视,零星的几个调研论据也有一叶障目之感,更像是热情洋溢的一厢情愿。

这里顺便再谈一下本书的调研。调研大概可以分成“新闻式调研”和“统计式调研”(这两个名称都是我随口编的,意会为主):新闻式调研立足典型的当事人,这种调研更为生动,给读者以较深的印象,但往往角度狭窄,不能透视问题的实质;统计式调研立足对社会现象的整体观察,依靠广泛的统计数据,但这种形式虽然忽视个体的观感,读者难以产生共鸣,但统计数据可以在更整体、更客观的角度审视问题。本书作者对越南的调研,大概更像是“新闻式调研”。对于调查者的采访确实很有趣,但难以支撑作者形成如此宏伟的结论。作者可以再对本书打磨一下,将“新闻”与“统计”结合起来。


总体上瑕不掩瑜,4-4.5星。

18 有用
0 没用
溢出 溢出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溢出的更多书评

推荐溢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