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是这个星球最要不得的事

吴了了
2007-11-29 看过
    我承认一开始是这本书的书名吸引了我——《亲爱的坏品味》——好像粉红色的公主杯里浓浓的黑咖啡。翻开后,别致的版面设计肩负起继续吸引我的使命,wallpaper式的简洁风格,利落的冷色调,厚实的胶版纸,字体、间距、留白,恰到好处。相比于内页的精致,本书的封面并不打眼,甚至有点惹人讨厌。
    是的,讨厌。对于不理解David Bowie的人来说,封面上这个姿态妖娆的男人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尽管仔细打量时,你还是会情不自禁的陷入他充满暧昧的复杂表情。书中关于他的章节这样开始:“David Bowie,这个摇滚变色龙,Glam Rock大名鼎鼎的领路者,你无法看清他的真面目。他有千张幻化的脸,时而温文尔雅,时而狂野放荡。对于他的千变万化,是淋漓尽致的突破还是无休无止的堕落,各有说法。不理解的人永远不理解,理解的人永远都痴恋。”
    这世上的一切异端都如同这段评说,作品和作者都散逸着宿命的味道——就像汽油或阴沟,需要天生对它偏爱的鼻子。而大多数人,是一闻到这种味道就想呕吐的。你大可以把用任何另类艺术家的名字去替换David Bowie,现代艺术的魅力就在于此。别在乎观众的反应。因为无论你在生产上帝还是垃圾,总会有人喜欢,就像总会有人不喜欢。你只需负责在人群中间与众不同,因为在这些被酒精、毒品、暴力、色情包裹的艺术家看来,“平庸,是这个星球上最要不得的事”。
    与一个世纪以前宣扬道德或表达修养的艺术所不同的是,观众对于当代艺术的态度注定是无法被培养的。因为那不过是一种对欲望、反抗、逃脱、放纵、暴躁、自怜等情绪的生理回应。使涂鸦登上艺术殿堂的黑人艺术家Michel Basquiat说:“我的作品里80%都是愤怒。”那么剩下的20%是什么呢?早餐时煎焦的鸡蛋,酒杯里剩下的淡绿色液体,或者注射过量的吗啡?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在花了两个小时看完这本对若干西方另类艺术家的生平介绍后,Andy Warhol、 Salvador Dali、草间弥生、荒木经惟、 Vivienne Westwood……这些令顶级奢侈品牌无限疯狂的名字令我得出的唯一结论是:商业价值才是衡量当今艺术的唯一指标。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亲爱的坏品味的更多书评

推荐亲爱的坏品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