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姑娘们

ofeilia
2007-11-25 看过
在“穿裙子的马尔克斯”的伊莎贝尔·阿连德所写的“幽灵之家”开篇就提到了一位俏姑娘罗莎。所有的年轻男人都迷恋她,但几乎没有人敢于追求她,“罗莎的姣容把人吓住了,大家只能从远处投来爱慕的眼光,而不敢凑上前来”,更别说向她示爱了,埃斯特万没有费什么九牛二虎之力,就成了她的未婚夫,之所以不费力,是因为罗莎谁也不爱,连自己的未婚夫的模样都不记得。在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中也有一位俏姑娘,她的名字叫雷麦黛丝,马尔克斯同样不吝笔墨来描写她的美貌。
    有一种女人是幻想中的女人,例如俏姑娘罗莎,例如俏姑娘雷麦黛丝。俏姑娘是美的象征,他人偷窥到她们的肉体时,往往会喘不过气来,这让雷麦黛丝的祖母乌苏娜不寒而栗,因为美常带来毁灭。俏姑娘身上有一种恍恍惚惚的气质,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她们总是与众不同,外界丝毫不能影响到她们,在马孔多陷入瘟疫之时,“雷麦黛丝是唯一没有染上“香蕉热”的人。与男人们对她们的迷恋相比,她们对自身的美完全是无动于衷的。雷麦黛丝甚至剃了光头,披着一件大麻袋般的衣服,外界之物也无损于她的美。俏姑娘们无所谓长大,也无所谓长不大,她仿佛停留在美妙的青春期,越来越讨厌各种陈规,越来越不在乎别人的嫌厌和怀疑,因为她们其实只是幻影,所以她们被人所爱,但不会爱人。
    这些俏姑娘们的共同点是不能久存于人世,她们和另一种类型的女性象征,长命百岁的乌苏娜与克拉腊完全不同,乌苏娜与克拉腊是大地之上的女人,永恒的时间中的女性,肉身沉重,承担生育之责,让故事的延续下去,而俏姑娘们本是用没药、合欢、迷迭香和鲜花的露水制造出来的,是产生于黑夜的幻想的精灵,是瞬间的女性,她们是幻想的宠儿,是但不仅仅是肉欲的幻想,而是轻盈的幻想所产生的女人,男人们也幻想她的身体,请注意,罗莎有一头不可思议澄碧色的长发——澄碧色,多么美,多么不切实际!“她仪表好似仙女,走起路来好像鸟儿在飞翔”……在小说中,俏姑娘们是卡尔维诺所谓之“轻逸”,从现实世界斜逸入想象世界的花枝,自然而然地,漫不经心地。她们减少故事的沉重感,不是重中之轻而是轻中之轻,《幽灵之家》与《百年孤独》色彩斑斓,花纹反复,然而并非那种沉重的小说。尽管伊莎贝尔·阿连德说俏姑娘是她的姨姥姥,外祖父的第一个未婚妻,正如书中所说,她是中毒身亡的,而加西亚·马尔克斯坚持“在我的小说里,没有任何一行字不是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的”,一切的魔幻故事,包括俏姑娘雷麦黛丝,黄蝴蝶缠着毛里西亚·巴比洛尼亚打转转,在拉美都有现实依据。让俏姑娘的肉体和精神飞上天的事实依据是,一天早上,一位老太太发现自己的孙女跑了,为了掩盖真相,她逢人便说自己的孙女飞到天上去了。实际上,马尔克斯自己也不是很确定该如何安排俏姑娘的命运,她们不可能嫁人,生孩子,和所有的普通女人一样,他靠着突发的奇想,以床单为唯一的现实依据,将她打发到天上去了。
    终有一天,这些现实之外的女人们在狂风中被床单裹着飞上天,或是像罗莎那样吃了不知来历的毒药身亡,这下毒者正是作者自己——怎样离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应该远离尘嚣,而不是长久住世。
30 有用
0 没用
幽灵之家 幽灵之家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幽灵之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幽灵之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