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

NB
2007-11-20 看过
  对于有清一代的腐儒们,一直都不太在意。
  一则,我一直都以为满人占中国,应当属于外族入侵(满人的祖先就去金人),所以在清朝当官的腐儒们就是失节,按照现在的青年人的常用说法就是"汉奸",这些腐儒们张嘴孔孟,却根本无法实践孟子说的"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人品如此低下,学术上就不要看了。(另外,扯一句,我对于现在对清人的看法实在不敢苟同。本属于外族的清人统治中国二百年,就算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了。满人的服装旗袍就算是国服了。那么按照这样的理论,如果日本人统治中国二百年了,那和服也就算国服了?那就真的是大东亚共荣了?)
  二则,一直对清儒的朴学没有什么兴趣。虽然现在对训诂学改变了些看法,可是一帮最聪明的知识分子整天在故纸堆中翻腾,翻腾尽了又能怎么样呢?八股还不照考?八国联军还不照打进来?
  不过,看完梁启超的《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之后,看法稍微有些转变。
  首先,晚明清初,还是有很多的儒生令人敬佩。清初四大位儒生:黄宗羲(梨洲)、顾炎武(亭林)、王夫之(船山)、朱之余(舜水)都算是爱国志士。满人入关之后,他们或者积极抗击外族,或者隐姓埋名,或者异走他乡,都是有骨气的知识分子。其次,他们对于朱熹的理学或者王阳明的心学都能有自己的见解,不是一味的推崇或者贬低,其学术态度还是正确的。
  这四人,人人都有可敬之处。比如王船山,"当清廷严令剃发,不从者死,他誓死抵抗,转徙苗瑶山洞中,艰苦备尝。到处拾些破纸或烂账簿之类充着稿纸。"王船山不谋功名,其著述极多,却没有门徒,二百年来几乎无人知道。直到道光咸丰间才为世人知晓。船山的哲学思想是宋以来的一条新路,在中国哲学史中要占专门的一章。他的《读通鉴论》非常有名,"在史评一类书里头,可以说是最有价值的"。这本书,我早就听过大名,也早买了,可惜一直没有仔细研读过,惭愧。
  其次,对清儒只能研究故纸堆也有了些理解。满人为固化暴政,对汉人的思想严加禁锢,除强化八股之外,还大兴文字狱,搞得清儒只能削尖脑袋去研究些破帛烂书了。当然清儒的研究还是表现出许多创新和值得学习的地方。
  比如顾祖禹(景范)的《读史方舆纪要》,顾平生著作只此一部,"自29岁做起,一日都不歇息,直到50岁才完成。然而这一部书已足令这个人永远不朽了。 "《读史方舆纪要》其实是一本地理书,专论山川险隘,攻守形势。读古书时,如要知道地理方位,可以对照这本书找寻。景范的精神实在是令人钦佩的,现在那些一年几篇论文甚至一个月几篇论文的专家比起他来实在是太藐小了。
  清儒在经学、史学和音韵学,校注古籍,辩伪书、辑佚书等方面的研究也是卓有成效的。他们的研究奠定了现当代国学研究的基础。
  以前,在我们的印象中梁启超是一位革命家,可是近半年来,我越来越多的了解他的学术著作,才明白,其实他也应当算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国学大师。通读了《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之后,我很清楚要写这样的一本书,需要花费多少的精力,需要多少年的积累。比如说讨论顾炎武,你不把他的著作都看一遍,你写有半句评论吗?而书中涉及近百人,著作近千部,需要的积累,想想都觉得可怕。:(
  真正的学位不好做呀,真正的大师不好当呀。
  此外,可能是因为自己专业方面的原因,我一直都不喜欢推崇权威,我一直都喜欢看见友善的、激烈的学术探讨和竞争。
  以《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为名的书,其实有两部,一是梁公的这部,另外则是钱穆(宾四)的一部。梁公的这部写在前。据说,钱公在大学中要上这门课,他翻开了一下梁公的这本书,以为不当,所以自己就另外写了一本。厉害!我觉得学术研究就是要这样,而不是先写个大字报,然后找帮律师扬言要打官司,赚满吆喝、赚满银子之后,拍屁股走人。
  钱宾四的那本,有机会我也要买来研读一下。对比着看,会更有利于公正的、完整的看待这三百年学术史的。
  还有,前天晚上看胡适哲学文章的选集,其中说到胡适和冯友兰的关于中国哲学史的论战。胡和冯说来都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友,也是北大的同事,可是他二人的关于中国哲学的看法不相融,胡一直都在批评冯的中国哲学史系列,虽然胡适自己只有半部中国古代哲学(思想)史。但是,现在看看这两位大家辩论着老子存不存的问题,觉得实在有趣。反正,哲学研究的问题,都是没有正确答案的,所以无所谓谁对谁错,思想的激荡才是学习哲学的意义所在。
  所以,要大胆地挑战权威、要不带人生攻击的进行学术讨论、要踏踏实实的去研究问题是我们一定要牢记在心的行为准则呀!!!
17 有用
1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